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章 窃国(十四)

    宁州大营中,胡其祥此时的状态并不好。(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句丽人离开后,他还是皱眉坐在原地许久。

    一直以来十分倚重的副将岩楷固身陷敌营,如今皇帝又发了离谱的指令。

    他宁州驻守几年,主要防范的就是句丽人和可能借道句丽国进攻的戎羌,却没想到居然会有跟这两个异族协同合作的一天。

    一想到一直以来被戎羌和句丽侵犯骚扰的边境,胡其祥就觉得这事怎么做怎么憋屈,特别是要对付的人也是本国子民。

    他对邵家之事深表同情,甚至升起兔死狐悲之感,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会因为同情,而丢掉自己一直以来的忠孝理念。

    不过如今朝廷的这条指令,却让他内心坚定的某些东西开始摇摇欲坠。

    哪怕他心里再不能接受,但指令上那明晃晃的印鉴却做不得假,他也不能拒绝。

    胡其祥不是赵文虎,自泰安仓陷落后,宁州大营就再没有收到过粮食补给,胡其祥本想等着赵文虎夺回泰安仓后再行补给。

    但他等着等着,赵文虎投敌了,眼睁睁看着邵瑜从无到有拿下武州。

    如今他想要主动出击攻打武州,朝廷又让他等戎羌和句丽的联军。

    皇帝虽然跟这两国合作,但他也不是傻子,绝不会做出让自家军队当先锋的蠢事。

    只是那两国不可能给胡其祥做先锋,胡其祥也不会同意两国绕道至武州军后面,因为那样等同于让两*军队深入北境。

    最后商量一番后,就只能是联合出击。

    胡其祥沉沉的叹了口气,哪怕知道皇帝的全盘计划,他也半点都不看好,因为他深知,越是复杂的计划变数就越多,一旦某一环脱节可能就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今日武州军大营那边可有动向?”胡其祥询问部将。

    部将脸色不太好看,自家派出去的斥候一波接一波被抓,等同于变成了聋子瞎子,压根无法摸清楚武州军的情况。

    “斥候只能远远的看一眼,似乎日日操练不止,倒没什么特别之处。”部将说道。

    胡其祥自然知道邵瑜为何这般按兵不动,武州军粮草充足,而宁州军这边已经接近断粮,只要耗下去就能赢,何必多添损伤。

    若不是为了等两国联军,胡其祥早就破釜沉舟前去袭击了。

    胡其祥算算两国联军的脚程,道:“多警醒些,防止他们偷袭,我们今日依旧以防守为主,明日应该就能出击了。”

    胡其祥还在想着如何将宁州营打造成铁乌龟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家大营外面已经多出了许多奇怪的声音。

    “武州军真的有月俸?以后真能分田?顿顿管饱?”穿着宁州营兵卒服侍的人小声询问一个流民打扮的人。

    那“流民”是先前投降的某个斥候,闻言用力点头,说道:“我们是姑表亲,就算骗别人也不可能骗你,你去投降还能领赏呢。”

    “真的?”

    流民说道:“我听大人解释过,说去投降就等于抓了个俘虏,所以会按照抓了俘虏来给赏钱。”

    宁州兵卒:???

    “流民”说道:“我投降就给了五十文。”

    宁州兵卒听到这话瞠目结舌,道:“这居然不是开玩笑?我抓我自己?”

    “流民”摸着下巴点点头,又将破钱袋子拿出来,晃了一下:“你看,这是我领的。”

    自家这个表兄身上有没有钱,那宁州兵卒心里最清楚,此时看到他钱袋子里的钱,立马眼睛都绿了。

    “流民”又说道:“你要是多带几个人去,还能挣更多。”

    宁州兵卒立马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说道:“那你在这等着,等天黑了,我多带几个人出来。”

    如这样类似传销拉人头的方式,在宁州大营好几处同时上演着。

    这些底层兵卒大多是被征调入伍的百姓,他们虽然接触不到上层军官,但同乡、同队的底层兵卒却认识不少,这般一传十、十传百的,底层兵卒中动了心思的人当真不少。

    邵瑜背靠泰安仓,又洗劫了武州上下官员士绅,因而钱粮充足,分田之事如今还有些遥远,但吃到嘴里的米肉和拿到手里的钱币都是实打实的。

    次日一早,句丽国和戎羌的联军,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浩浩荡荡在宁州山间行走。

    “过了开天峡谷,要不了两个时辰就能抵达宁州大营。”句丽国的二王子朱偿带着一抹谄笑说道。

    戎羌的将军乌图尔听到这话,也只是随意的点点头。

    句丽国一向依附戎羌,因而哪怕是对方的王子,乌图尔也并不放在心上。

    朱偿却似是习惯了对方的态度一般,恭恭敬敬的骑着马跟在他身后,只吩咐身后的句丽军队经过开天峡谷的时候警醒些。

    “二王子也太过小心了,那些燕朝人还等着我们去帮忙,怎么有胆子在开天峡谷设伏?”乌图尔嘲笑道。

    “将军见谅,我担心的不是盟友,而是那支流民军,听闻他们的将领,是邵玄朗的儿子。”朱偿显然对邵玄朗十分忌惮。

    乌图尔笑得更大声了,说道:“十五年前那一战,你们被邵玄朗打怕了,到现在一听到邵字就吓破了胆,我们戎羌人不一样,邵玄朗的首级,至今还挂在我们的王帐上!”

    身旁的戎羌军官们也全都是一脸嘲笑,似乎都觉得句丽人全是鼠辈一般。

    朱偿闻言面上讪讪,说道:“戎羌人勇武善战,天下皆知,这一次有将军带领,定能凯旋而归。”

    乌图尔显然喜欢马屁,闻言道:“就知道你们这些句丽人胆子小,连区区一道峡谷都害怕,儿郎们,跟着我打头阵!”

    说着乌图尔骑马越众而出,带着身后的戎羌军官们率先朝着开天峡谷进发。

    开天峡谷长约五公里,道路狭窄,两边还高约二十米的矮崖。

    待两国大军完全开天峡谷后,两边矮崖上忽然开始从上往下掉落滚石,联军们顿时被砸得东倒西歪。

    乌图尔想要往前离开峡谷,但前方路口,忽然冒出无数批甲执锐的兵卒。

    想要往后撤离峡谷,但后面依旧被人围住。

    乌图尔抬头望去,只见两旁矮崖上也有无数兵卒。

    矮崖最高处那一点,一人穿着一身明光铠甲,手中拿着一把长弓,瞄准,箭出。

    乌图尔人生中最后一眼,看见的便是携带着呼啸之势,朝着他面门直直飞来的箭光。

    “邵瑜……”他认出了这个曾经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