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章 窃国(十五)

    开天峡谷一战,血流成河。(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三万戎羌人几乎全灭,一万句丽人只剩下朱偿和百来个护卫。

    朱偿被带到邵瑜面前时,整个人两眼发直,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显然这位养尊处优的王子,被先前那副人间炼狱的场景吓了个半死。

    倒不是邵瑜杀心重,而是这一战是门户之战,若是不将戎羌和句丽打狠了,日后逐鹿中原时,这两国定然会没完没了的骚扰。

    “王子殿下,久仰大名。”邵瑜笑着说道。

    他不笑还好,一笑起来,朱偿眼前就止不住浮现漫天的箭矢,他身子一软,直接朝着邵瑜跪了下来。

    “殿下倒也不必行如此大礼。”邵瑜说道。

    一旁的护卫赶忙将这位王子扶了起来。

    “殿下在句丽王室行二,上面还有一位据传英姿不凡的大王子,殿下可有想过要做句丽的王?”邵瑜问道。

    朱偿闻言抬起头来,直直的看向邵瑜,他还清晰的记得,就是眼前这人,于万军从中一箭取了乌图尔的命。

    乌图尔在戎羌的地位,虽然比不上从前邵玄朗在燕朝的地位,但也是戎羌“五虎将”之一,绝非等闲之辈。

    身为第二顺位继承人,要说完全没有想过当国王,那当然是假话,朱偿虽然被战场上尸横遍野的场景吓到了,但脑子却没吓坏。

    几乎是一个呼吸间,朱偿便明白邵瑜要扶持自己当句丽的王。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朱偿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负担得起代价。

    但邵瑜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朝着左右道:“既然朱偿王子一心殉国,那便如他所愿。”

    朱偿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当即再也不管内心的那些权衡与挣扎,再度朝着邵瑜跪下:“大人,若我能成为句丽国的王,我愿奉大人为义父,句丽所有,义父皆可取之。”

    邵瑜闻言顿时有些一言难尽,毕竟眼前这位王子,比他大了好几岁,但对方都主动这样说了,他也只能道:“殿下既有此决心,那句丽国,自然是殿下囊中之物。”

    很快,邵瑜便安排朱偿在一份国书上签字盖印,又安排赵文虎率队护送他回句丽。

    邵瑜如今不是没有吃下句丽国的本事,而是没有那么多人手消化句丽,因而扶持一个傀儡,就十分划算,不仅能不时得到句丽的补给,还能以它为门户,保证北地边境无忧。

    与赵文虎部队分别后,邵瑜率领一万武州军朝着宁州营方向进发。

    胡其祥在宁州大营左等右等不见两国联军到来,反倒是等来了自家斥候的回报。

    这斥候是从开天峡谷过来的,本是要观测两国联军的动向,却没想到意外发现了联军被伏击之事。

    开天峡谷内血腥味远飘十里,斥候禀告时苍白着一张脸:“戎羌与句丽军队在开天峡谷遇伏,血流成河,无一生还……”

    胡其祥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还有更糟糕的。

    “埋伏的那支武州军也……也打过来了……”斥候战战兢兢的说道。

    胡其祥没想到自己没等到援军,反倒等到了前后夹击。

    又有属下进营,带来了一个更糟糕的消息:“将军,从昨晚至现在,已有近千兵卒投往武州营,军中如今人心不稳,还清将军早做决断。”

    胡其祥张开嘴巴,刚想说什么,忽然又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密集的锣鼓声。

    “投者赏钱五十!”

    “分田发月俸吃米吃肉!”

    一群人声嘶力竭的这般喊着,几乎要将人的耳朵震聋一般。

    甚至似是为了证明话语的真实性一般,空气中开始飘荡起一股子浓重的肉香。

    此时对于宁州营这边恰好是逆风,因而香味飘得满营帐都是。

    宁州兵卒们回想起自己吃的那些没滋没味的大豆,如今对比着馋的让人走不动道的肉香,又听着那些呼喊声,哪里还能有太多战意。

    行军打仗,能够立功熬出头的兵卒是少数,大部分都是被世俗大流裹挟着前进,已经有人带头投降了,这些兵卒还能坚持的自然就不多了。

    胡其祥在营帐中大骂:“这是把过年的畜生都宰了吗?有一点肉吃就恨不得摆到别人脸上来看吗?”

    一旁的下属说道:“将军,为了稳定人心,要不咱们将猪羊都宰了吧。”

    军营里确实还养着猪羊,那是准备等打了胜仗后犒赏三军的,如今留着无用,但吃了这顿却也没有下一顿。

    片刻后,胡其祥还是下了决心,说道:“杀猪宰羊,犒赏三军,而后列队出击。”

    只是他刚下了这样的决定,但邵瑜却不讲武德,没等宁州营的猪羊被宰杀,就已经朝着天空中发出信号。

    进攻。

    后方邵瑜亲自率一万人,前方是陶风带着的一万人,前后夹击,打了宁州营一个措手不及。

    阵前烹肉与劝降是真,但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动摇军心。

    宁州营士气都没提上来,便匆忙迎战,加之无数人阵前倒戈,自然不是对手。

    两军打了个照面,宁州军的防线很快就被冲乱了。

    一方秣马厉兵,而另一方却连肚子都没填饱,因而哪怕邵瑜这边人数缺了一倍,但战场上依旧呈现一边倒的局势。

    眼见溃败在即,胡其祥试图带着残部逃脱,但他是邵瑜的重点盯防对象,一箭将他射落马下,而后被活捉。

    主将被擒,兵卒们自然投降更快了。

    一场大战,最终以斩首三千级,投降三万人,活捉六千人结束。

    “邵瑜,你这个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进了武州营后,胡其祥也不改其志,依旧对着邵瑜破口大骂。

    邵瑜闻言也不生气,任凭对方辱骂,转而朝着陶风道:“告诉岩楷固,胡其祥冥顽不灵,我欲将其斩首示众。”

    岩楷固自进武州大营后就不再进食,此时被关押在营帐中,嘴唇干涸,一副闭着眼睛等死的模样。

    “岩副将,宁州军大败。”

    岩楷固闻言睁开眼睛,看向陶风。

    陶风继续道:“胡将军被擒后仍对主公口出狂言,主公欲将其斩首示众,以扬军威。”

    岩楷固脸色一白,许久后,他方才说道:“我想见见邵将军。”

    岩楷固很快就见到了邵瑜。

    “岩楷固请降。”他十分爽快的跪了下来。

    邵瑜道:“你愿意投降,应当是有条件的。”

    岩楷固道:“胡将军年迈,口不择言,还请将军宽恕,放其归乡。”

    邵瑜闻言倒不觉得意外,只道:“你这样的副将请降,会有五十两银子奖赏,这笔钱我赠给他作为路费。”

    岩楷固伏在地上,道:“主公思虑周全,楷固感激不尽。”

    待邵瑜再见到胡其祥时,原本已经停下骂声的老将军,立马又一个激灵,张口大骂起来。

    “狼子野心!叛臣逆徒!”

    邵瑜也不生气,而是拿起一旁的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水递到对方的嘴边。

    胡其祥自然不会喝这水,当即一口啐了进去。

    邵瑜将茶杯放在一旁,说道:“胡世伯,我记得您以前还指导过我的箭术。”

    胡其祥立马道:“若早知道你是这样不忠不义之人,当初我就应该一箭射死你。”

    邵瑜轻笑一声,说道:“可惜您当日既想不到我会举事,也想不到朝廷能这般昏招迭出,对吗?”

    胡其祥闻言心下一颤,他自然知道今日这般局面,不仅仅是因为一个邵瑜,更多的原因还在朝廷,还在皇帝身上。

    邵瑜继续道:“您知道赵将军为何愿意降我吗?”

    胡其祥冷哼一声,说道:“乱臣贼子,蛇鼠一窝!”

    邵瑜耐心道:“当日赵叔手握三万精兵,而我不过带着两万流民军,怕是谁也没有想到赵叔会投我。”

    胡其祥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他觉得三万精兵对上两万流民,胜负几乎是明摆着,却没想到最后事情以一种惊掉世人眼球的方式结束。

    “因为相比较朝廷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们,赵叔更在乎的是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可怜人。”邵瑜以一种万分敬重的语气说出了答案。

    在这个时代,忠君其实应该是排在爱民前面的,大多数官员们做事考虑的出发点也不是能救多少百姓,而是能得上位者多少青眼。

    赵文虎无疑是个异类。

    胡其祥却显然不能理解这种异类,他也不能理解因为皇帝不管百姓死活便投向反贼这种事,说道:“荒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简直岂有此理!”

    邵瑜说道:“世伯觉得,这天下,是慕容氏之天下?”

    “自是如此。”胡其祥显然是慕容家死忠。

    邵瑜却道:“我却不觉得。”

    “你个乱臣贼子,自然对朝廷毫无忠心。”胡其祥斥道。

    邵瑜笑着道:“这天下不该是慕容氏的天下,也不是邵氏、王氏或者哪一家之天下,而应是万民之天下。”

    “慕容氏高高在上太久了,久到忘了撑着他的,从来不是朝廷中那些养尊处优的大人们,而是那些在他眼中渺小又卑贱的存在。”

    “他不知道,这些渺小又卑贱的存在,聚在一起,终将能拧成一根绳索,一根绞断他脖颈的绳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