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章 窃国(二十一)

    阿金垂手立在一旁,道:“属下无能,竟然失察至此。(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邵瑜摇摇头,说道:“那么多村子都被他屠了,没留下活口,这如何能怪你。”

    十几个村子被屠,能够如郑珊姐弟这般幸运活下来的又能有几个。

    “打不过戎羌人,只怕他的屠刀会一直面朝自己人。”邵瑜叹息一声,王恩甫的功绩并不只是这三千级,他可能干过很多次这样的事。

    邵瑜忽然有些后悔,当时既是为求稳妥,也是不想被朝廷和戎羌两面夹击,这才没有吞下拙州。

    如今看来,还不如自己辛苦些,至少能保住那些苦难的百姓。

    天气越来越冷,戎羌人粮食紧缺,定然会不断犯边。

    拙州,是戎羌的粮仓,是王恩甫加官进爵的狩猎场。

    邵瑜如今想要取拙州,首先就要面临昶州的兵力。

    朝廷原本在昶州部署二十万大军防范北地,但因着北地安分许久,加之各地叛乱不听,又陆陆续续撤回一半,如今还有十万以做防范。

    若是绕过昶州,从小路去往拙州,那就会面临昶州兵力支援,甚至对方还可能会趁机攻打北地。

    邵瑜靠着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吸纳流民,手中已经有了十五万大军,若非必要,他并不愿意与昶州军为敌,同为燕人,生死相残,他心底总是不愿意的。

    “昶州如今是何情形?”邵瑜问道。

    “昶州如今是老将裴世信主事,上个月刚换了监军,由霍文习换成单致明。”阿金说道。

    裴世信是老将,年逾七十,仔细算算,这位老将军已经有近二十年未曾挂帅。

    裴世信不仅和邵家不是一个路数,甚至和邵玄朗有矛盾,毕竟邵玄朗声名鹊起之时,便是裴世信黯然落寞之时。

    原本还算不错的裴世信,被邵玄朗这个横空出世的将星秒杀,如今若非朝中无人敢正面应对邵瑜,皇帝多半也不会将裴世信请出山。

    至于单致明,邵瑜倒也有些了解他,这人是勋贵出身,也是皇帝的堂舅舅,他此番来到这里,多半是过来混军功的。

    “裴老将军治军尚严,但他年纪毕竟大了,军中之事多由他的副将,也就是长孙裴俊杰处置。”

    “单致明也想穴手军务,自然看不惯裴俊杰,两人之间矛盾不断,已经几次冲突,靠着裴世信从中斡旋,才勉强维持表面关系。”

    “说起来,昶州还有一个熟人。”

    “谁?”邵瑜问道。

    “陈修远。”

    陈修远是赵文虎的副将,从前曾经为了上位而背叛赵文虎,赵文虎没有计较放过了他,却没想到他居然又兜兜转转去了昶州大营。

    “他在的话,那昶州大营的水就要越来越浑了。”邵瑜笑着道。

    阿金说道:“陈修远行伍多年,自觉资历足够,但却被裴氏祖孙打压,心中多有不忿。”

    邵瑜心里立马有了计划,问道:“裴俊杰风评如何?”

    之所以不问单致明,是因为邵瑜了解单致明是什么人,这些勋贵都烂到骨子里去了,积德行善的事没他们,欺男霸女的事却总少不了他们。

    “裴俊杰甚好钱财美色。”阿金顿了顿,又道:“主公可记得陈峦?”

    邵瑜点头,陈峦半个月前从昶州过来投军的流民,和其他流民不同,陈峦写得一手好字,还曾经有过秀才功名,聪敏机变,邵瑜对他印象深刻。

    “陈家原本有三个铺子,三百亩田地,但得罪了裴俊杰,被他找了个由头将陈家人打入大牢,陈家老两口身体不好死在狱中,陈家女儿被裴俊杰凌虐致死,只有陈峦一人因为外出访友躲过一劫。”阿金说道。

    邵瑜闻言,想到那个一身文弱气,但却从不懈怠每一次操练的青年。

    “既如此,那他也不算冤枉。”邵瑜很快便对着阿金耳语几句。

    次日清晨,阿金带着五十个兵卒出发,行了数天后,抵达昶州城附近后,五十人化整为零,或伪装成流民,或伪装成行商,进入昶州城。

    这五十个人就像是水汇入江河一般,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三天后,离开大营进城寻欢的裴俊杰,死在了距离花楼不远的街道上。

    一支箭矢从远处射来,直直面中他的面门,当场便没了气息。

    事后,经过探查,发现那支箭矢做工精良,乃是单致明日常所用。

    裴世信虽骤然之下白发人送黑发人,但他却并未糊涂,一边命人关押单致明及其亲信,一边又命心腹详查长孙之死。

    只是阿金对昶州大营的渗透也很深。

    “二爷,虽然我们都不知道裴俊杰并不是您动的手,但如今裴世信如此对待我等,多半是来者不善。”亲信甲忧心忡忡的对单致明说道。

    单致明皱眉,刚想开口,忽然听见外面的动静,立马闭上嘴巴。

    有兵卒提着食盒走了进来,待他离开后,单致明的亲信乙打开盒子,道:“二爷,有肉有菜还有酒呢,裴世信哪怕关了您,也不敢对您做什么,毕竟您可是陛下的舅舅。”

    单致明脸上也微微开怀,恰好肚子也饿了,刚想动筷子,却被亲信甲拦下。

    “二爷,小心无大错。”说完,亲信甲便从怀中拿出一枚银针来。

    银针穴/入饭菜中全都无毒,只是落入酒杯里,片刻便开始发黑。

    “裴老贼,欺人太甚!”单致明重重一拍桌子。

    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

    “二爷,如今我们全都落入裴世信手中,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还是尽早突围为妙。”

    “就是,与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不如奋力一击,杀将出去!”

    “二爷,陈副将被裴氏打压许久,他不是向您投诚吗?如今不正是最好的机会吗?”

    单致明心里其实很清楚,他虽是皇帝的堂舅舅,但单家人多,皇帝亲舅舅只有一个,堂舅舅却有几十个,压根不值钱。

    他甚至不敢想,若自己真死在这里了,皇帝会不会为了稳住裴世信,而当什么都没发生。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必客气,告诉陈修远,事成之后,单家会在陛下面前保举他做昶州主帅。”单致明下定决心。

    裴世信忙于处理长孙被害之事,大多数军务全都交给陈修远处理,因而他压根不知道,一场哗变已经在悄悄酝酿。

    陈修远抓住机会,笼络那些多裴氏祖孙不满的军官们,加上单致明从旁协助,很快便万事俱备。

    三天后的夜晚,月黑风高,陈修远直接派人围住裴世信的营帐。

    营帐外的亲信很快便血溅当场,陈修远提着长刀,进入裴世信的营帐。

    年迈的将军刚刚披上战甲,他转头看向眼前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副将:“这个时候闹事,你不怕邵瑜率队突袭吗?”

    陈修远说道:“我们来昶州多久了,北境连一只蚊子都没出来过,邵瑜忙着稳定北境,哪里顾得上昶州。”

    他动手之前,斥候也告诉他北境没有异动,因而他才会这么着急行动。

    “若是你的判断出错,邵瑜大军压境,昶州军一败涂地,这责任你负担得起吗?”裴世信沉声问道。

    军中哗变,遇上敌人趁虚而入,那昶州危矣。

    陈修远却只当裴世信是在怕死,说道:“裴俊杰被武州叛杀,老将军年迈骤闻噩耗,急火攻心而死,军中一应事务,皆由我与监军负责,您觉得这样如何?”

    裴世信听到这样野心勃勃的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孙儿,难道是被你所杀?你才是一切的幕后主使?”

    这话一出,一旁的单致明也忍不住看向陈修远。

    “单二爷,你可不要被这奸贼蒙蔽,他今日能杀我,明日就能杀你!他能背叛赵文虎和我,日后也能背叛你!”裴世信抓住机会说道。

    陈修远直接一刀朝着裴世信攻去:“将军死到临头还在挑拨离间吗?”

    裴世信到底年纪大了,挡了几刀便力竭,一旁的兵卒们一拥而上。

    裴世信刚死,陈修远还来不及说什么,单致明便是一副防备模样。

    外间却忽然传来一声炸响。

    天空中亮起一点红色的光点。

    这是军中有人在对外发出信号。

    陈修远很快便意识到了不对劲,若是给他一两个时辰,他的人定然能够将裴世信的亲信收拢。

    只是他没有时间了,大营中各处忽然传来很大的声音:“陈修远犯上作乱,已杀裴世信。”

    裴氏祖孙掌控昶州大营数月,自然不止营帐外面那么点亲信,多的是受他们恩惠的军官兵卒,又或者说是想要浑水摸鱼的野心家。

    军中已然乱成了一锅粥,偏偏祸不单行。

    大营外忽然传来冲杀之声,其势恍若万马奔腾。

    邵瑜一骑绝尘,身后跟着三百人的骑兵团,策马扬弓,几箭直接将塔楼上的哨兵射落。

    又有卧底在内里应外合,三百骑兵进入大营内一阵冲杀,如入无人之境。

    “你不是说,北境没有异动吗?”匆忙逃窜间,单致明质问陈修远。

    陈修远的脸色此时也很难看,他只能硬着头皮道:“邵瑜定然只带了这三百人,不怕……”

    话音刚落,黑暗中又有无数步兵跟在后面冲了进来。

    昶州大营本就在经历哗变人心惶惶,加上大多数兵卒都毫无准备,因而当邵瑜带着三百骑兵,三万步兵到来的时候,昶州军当即一溃千里。

    等到天亮时,昶州大营换上了“邵”旗。

    昶州城中官员、士绅早已架着马车朝着京城方向逃去。

    与统治阶级避之不及的态度相反,昶州本地百姓却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城中甚至还有不少人买了爆竹庆祝武州军拿下昶州。

    “陈副将,又见面了。”邵瑜笑着看向被绑得结结实实的陈修远。

    陈修远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而一旁的单致明就比较真实,邵瑜只是看他一眼,他就吓得瑟瑟发抖。

    “单二爷,许久未见,您倒是风采依旧。”

    邵瑜越是笑,单致明就是越是怕,吓得直往角落里缩,哪有平常在背后对邵瑜破口大骂的气势,只恨不得邵瑜看不见他。

    “主公,这些人要如何处理?”

    邵瑜摆了摆手,说道:“普通兵卒,以劝降为主,实在不愿意留下来的,就分批放他们离开。”

    “这两位大人物送去挖矿,并派人送信给京里,看看有没有人舍得赎买。”

    对于俘虏过来的普通兵卒,愿意归降的邵瑜都很乐于接收,实在不愿意留下的,邵瑜也不强求。

    但兵卒也都是普通出身,大多是被强制征召入伍的,就算他们回到家乡了,可能还要面对朝廷的再次征召。

    留下来能获得和武州军一样有俸禄奖赏的待遇,因而往往只有极少数兵卒选择返回家乡,大部分都转化为邵瑜的兵。

    单致明和陈修远都算不得什么人才,就只能废物利用,有人愿意赎买那邵瑜就赚一笔,若是没有赎买那就只能一辈子做苦力。

    陈修远忽然抬起头来,似是终于意识到邵瑜不是当初那个邵瑜,朝廷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朝廷了,说道:“我愿意归降大人。”

    陈修远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小人,觉得朝廷赢面大时,他敢怒斥赵文虎叛国,当邵瑜这边天平更重时,他又能拉下脸来投降。

    他不是单致明,和皇帝不是亲戚,朝廷和家人都不会舍得出银子赎买。

    单致明听到队友投降,脸上闪过犹豫之色,但还是觉得单家会救自己,也就闭紧嘴巴。

    “你于我有何用?”邵瑜问得直白。

    陈修远道:“大人杀了裴俊杰,挑拨单致明与裴世信,又让人暗中挑唆我出头,如此几乎是兵不血刃就拿下了昶州大营,下官佩服。”

    单致明闻言立马看向邵瑜。

    见邵瑜不说话,陈修远继续道:“我知大人瞧不上我,但我自问并不比岩楷固差。”

    都是副将,都是多年行伍之人,但如今岩楷固镇守宁州何等风光,而他却沦为阶下囚,他觉得邵瑜可以接受岩楷固,多半也能接受自己。

    邵瑜摇头,道:“岩将军忠贞秉直,是坚固可托之人,而陈副将已然背弃两位旧主,我不敢用。”

    陈修远顿时满脸颓然。

    昶州失守,拙州立时便岌岌可危起来。

    邵瑜只让大军在昶州修整一日,便启程前往拙州,为的就是防止王恩甫弃城逃跑。

    昶州大营被攻破的消息传到拙州时,拙州军一时人心浮动,王恩甫几次想要振作士气,但却收效甚微。

    拙州兵卒早就听闻武州军的事迹,因而他们甚至比百姓都更盼着武州军早些到来。

    等到大军压境时,拙州百姓夹道欢迎,拙州兵卒阵前投降。

    攻打昶州大营时,尚且还需要用挑拨离间之法,到了拙州,却变成了简单模式。

    邵瑜夺取拙州后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去查被王恩甫“杀良冒功”的那些村子。

    一个月后,邵瑜命人起草讨伐辰兴帝的檄文,其内列举十大罪状。

    谋夺臣妻都是小事,其中最大的三宗罪,一为纵容王恩甫杀良冒功,于拙州境内先后杀死良民近万人;二为倒卖赈灾粮食谋取私利,致使北境饿殍遍地,易子而食。

    第三条,便是有着从前亲信汪太监签字画押的证词,辰兴帝自两年前病后性情大变,似被鬼怪附体,行事荒唐无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