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章 窃国(二十六)

    “邵四哥,宫人杀了我的孩子……”

    柳轻雪不想和皇帝一起沉船,她打算靠着往日的情谊赖上邵瑜,因而便不能还养着前朝皇帝之子。(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哪怕这个儿子是她十月怀胎,千辛万苦生下来的。

    柳轻雪想得很清楚,邵瑜从前就对她很好,她在宫廷里多年养尊处优,依旧是花容月貌,且听闻邵瑜至今没有娶妻,她放弃了逃跑,就是为了再搏一个人上人的机会。

    听着柳轻雪这样说,皇帝当即就想说出真相,但是他一张就是哇哇大叫。

    邵瑜看着满嘴血的皇帝,惊讶道:“多大仇,连舌头都拔掉了。”

    柳轻雪闻言呜呜呜哭起来,说道:“陛下平日多行□□,待宫人们多有苛责,此番城破,宫人们便冲进来将他的舌头拔掉了。”

    邵瑜闻言轻笑一声,说道:“宫人们能杀死小太子,怎么只拔掉陛下的舌头呢?”

    柳轻雪听了这话,心下一顿,一时不知道邵瑜这是什么意思,只能继续诉苦:“邵四哥,这些年我被强迫进宫,无一日曾得欢颜……”

    “既然咱们这位陛下,让轻雪你如此伤心,那该如何处置他呢?”邵瑜笑着问道。

    柳轻雪看了皇帝一眼后,道:“一日夫妻百日恩,陛下虽待我不好,但也曾夫妻一场,他如今也没了舌头不能开口,请邵四哥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他的性命。”

    皇帝听了这话,倒很是感动,只是他却不知道这是柳轻雪以退为进,展现善良的方式罢了。

    邵瑜点点头,道:“当真是夫妻情深,本想着看在过往情谊上,将你荣养宫中。”

    “如今既然你们夫妻一体,那就一起处置,送到刑部大牢,等候审讯。”

    柳轻雪听到这话,顿时大骇,她只想展现自己的善良,可没想跟随皇帝共存亡,当即道:“邵四哥,是我错了,不该以往日情谊相裹挟,慕容宗残暴不仁,当以极刑处之。”

    邵瑜闻言挑了挑眉,问道:“什么极刑?凌迟吗?让京中百姓都来吃口肉?”

    皇帝听了吓得浑身一抖,双眼死死的盯着柳轻雪。

    柳轻雪犹豫片刻后,说道:“慕容宗罪大恶极,当诛之而后快。”

    邵瑜看向皇帝,道:“伉俪情深呀。”

    皇帝双眼赤红,若非被人押着,此时恨不得冲上去将柳轻雪咬死。

    邵瑜说道:“这就是你费尽心思,不惜坑害国家柱石,也要娶的老婆。”

    柳轻雪听着邵瑜话锋不对,当即惨白了一张脸,明白自己是在白折腾,如今的邵瑜,也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对她千依百顺的邵四哥,现在不过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看笑话的人。

    她整个人瘫软在地,看向一旁的皇帝。

    邵瑜说道:“若你真的要和他同甘共苦,我倒是敬你敢为这份情拼一把,稚子无辜,你也当真下得了手。”

    邵瑜挥了挥手,这对国家最尊贵的夫妻,被手下人拖了下去。

    按照皇帝的罪行多半就真的要凌迟,至于柳轻雪,如今摆在明面上的罪行就只有杀子一条,但她在后宫多年,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犯下别的罪孽。

    邵瑜又看了一眼那位倒戈相向的禁卫军统领,这人此时还跪在地上,额头已经开始冒出冷汗来。

    邵瑜自然能看出来他和柳轻雪是一路人,但口中还是说道:“你今日抓住了前朝皇帝,该赏。”

    统领刚想松口气,但听到邵瑜下一句话,立时只觉得脊背森寒。

    “城郊赵家五十亩地,通州李家公子杀人案,这些听着可耳熟?”

    统领立马趴伏在地上,想要狡辩,但也知邵瑜既然能说出这话来,显然已经掌握了证据,只能哀求道:“此事臣也略有所闻,臣管束不力,请您责罚。”

    邵瑜点点头,道:“既然你自己都认罪了,那就行了。”

    统领:?

    他本想以退为进表忠心,万没想到邵瑜直接就接了这个话茬,压根不给人台阶下。

    等到被人捂住嘴拖出去的时候,统领整个人都是懵的。

    朝廷那些官员们,见邵瑜入主京师,原本慌乱的,见一夜过去,邵瑜虽将人下了大狱,但也未曾大开杀戒,渐渐的都放下心来。

    毕竟这么大的国家,归根结底还是需要士大夫帮忙治理,他们觉得自己还是被邵瑜需要的。

    甚至还有脑子不清楚的,凑到一起商量着联合上书。

    “张统领抓住前朝慕容宗,是大功臣,这样的功臣本该封赏,如何能处罚?”

    打着这样的理由,一群人凑在一起写折子。

    这些折子还真的凑到了邵瑜跟前。

    邵瑜只是看了一眼,就扔给妹妹。

    “书生造反,三年不得。”邵瑜不甚在意的说道。

    邵揽月也笑了起来,道:“折子上可都威胁了,若是不放人,他们全部辞官,拒绝为新朝出力。”

    “一群尸位素餐之人,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重要角色了。”邵瑜嗤笑。

    这群人要求释放杨统领是假,想要在新朝寻找存在感是真,这不过是对邵瑜的一次试探,想要知道他的底线在那里。

    邵瑜没有容忍他们的这种试探,当即将阿金喊了过来。

    “按照折子抓人。”

    反正燕朝朝廷都烂透了,照着这折子抓,绝对没有一点错。

    京城其他官员们本来还在观望,眼见着有人打头阵被下大狱,他们也不敢造次,一个比一个乖觉。

    邵瑜手中有兵,因而丝毫不惧这些官员的闹腾,他自己也带了在北地精心培养的政治班底,因而丝毫不怕国家机器的运转问题。

    甚至因为他的班底规章制度更全、人员行事更加熟练,反而提升了行政效率。

    邵瑜在进入京城之前,便已经做好京中官员全部弃之不用的准备,而最后的结果,也真的是如此。

    阿金这边审讯还没结束,京城已经开始招工了。

    都是在各地做惯的工作,到京城也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他们其实并不关心皇宫里谁做主,他们关心的永远是自家的柴米油盐。

    武州政权进京后第一件事,便是招工。

    京兆府衙门外摆了许多张桌子,每张桌子前都排了长长的队伍。

    “五十岁以上的老人排这边!”

    这是安排环卫工的。

    “十五岁以下的小孩排这边!”

    这一队排的孩子们,会问清楚家庭情况,有家有父母的会安排读书认字,并根据情况安排短工。

    没有父母的孩子会送进保育堂,在那里接受教育,进行统一安排。

    人群熙熙攘攘,但因着有持器械的兵卒在一旁维持秩序,倒是没有人敢闹事。

    这些负责招工的政府官员,也会耐心的跟他们解释各项政策,并不遗余力的推广扫盲学校。

    “婶子,你现在的条件是可以进纺织厂,但是您每天都要去扫盲班学习一个时辰,如果一个月后您不能通过扫盲考试,您可能会被纺织厂辞退……”

    听着招工官员的话,大婶愣住了,道:“我进去纺布,一定要认字干什么?”

    “认字的人脑子更灵活,大家都想进纺织厂,纺织厂也更想要聪明人嘛。”官员又道:“你要是在扫盲班进步得快,在纺织厂也能成高级工人,那工钱还要涨的。”

    大婶听了再没有任何犹豫,说道:“认认认,不就是认字嘛,你们这个扫盲班,我闺女能不能去呀?”

    “能去,只要想上进,都可以去学习的。”官员笑着回答道。

    因为提供了工作岗位这颗甜枣吊着,对于扫盲这件事,所有人都接收良好。

    所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偌大的一个国家,加上戎羌和句丽两个附庸,想要治理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邵瑜思考良久后,还是选择了称帝,因着被人喊了许久武州军的缘故,故而国号定为“武”。

    邵揽月被封为摄政公主,总理大小事务,虽无常务副皇帝之名,却已然有了常务副皇帝之实。

    邵瑜废除了六部,而是将部门进行更加详细的划分,最后分成了十二个部门。

    方先生在北境时就是大管家,如今到了京城,她成了全国财务司司长,要负责统筹规划全国的财政支出,又另建了一税务司,负责管理全国税务。

    阿金所在的情报部门也进行改革,拆分成了两个部门,一个部门负责监察官员,主管风纪,另一个部门继续负责对外情报工作,也算是不忘初心。

    这样不停的新建工厂,政府又不停的**官员,军队一直在吃钱,兵卒和政府官员的工资年年都在涨,这些都需要非常雄厚的财力支持。

    从前邵瑜靠着四处抄家养活众人,如今已经夺取江山了,便不能再这样粗暴行事,在京中最后一次强行平均财产后,邵瑜便开始进行制度改革。

    邵瑜一方面效仿后世的“摊丁入亩、火耗归公”等政策敛财,另一方面制定了更加详细的商税政策,给商人们头上增加了一把枷锁。

    为了增加收入,邵瑜还招募大量工匠建造海船,从事海贸。

    如今盐铁还是管制项目,邵瑜也没有将铁放开的意思,但是他去海边建了很多晒盐场,既解决了一部分渔民的就业,也从根源上降低盐价,降低了底层百姓的生活成本。

    开春,经过农事院培养的农事官们,被派遣到全国各地指导春耕,各地朝廷又向百姓们兜售价格低廉的鸡崽鸭崽,鼓励家庭养殖。

    “难道真让这个粗鲁的莽夫得了江山不成?”王三郎愤愤不平说道。

    此时与他聚在一起的,全是出身簪缨世家之人。

    他们这些人,在前朝时靠着家族余荫,一出生便在终点线上,从来不愁前程。

    他们背后的家族本来也以为,无论谁当皇帝,都要礼遇他们这些世家。

    却没想到,等了许久,没有等到礼遇,反而等到了抄家,他们祖上积攒数百年的财富,强行被平均分了出去,他们这些读书子弟,竟然和往日里最瞧不起的泥腿子们得了同样大小的田地。

    王三郎也曾试过去参加官员选拔,他幼读诗书,才学自然没有半点问题,笔试成绩名列前茅,但在面试时,直接被问懵了。

    他的同伴中也有通过面试的,但却在后续的思想侧试中,却被认定为思想不正确而被刷掉。

    “我不服!”王三郎企图挑起其他人的反抗情绪,联合起来反抗武朝□□。

    吴六郎看了他一眼后,叹了口气,道:“你们先聊,我要去扫盲班上课了。”

    和在场其他人不一样,吴六郎是为数不多通过选拔开始的人,如今他成了一名老师。

    其他人想到不久前刚在京郊听到的那一声试验新武器的巨响,随即就找了个理由离开。

    留下来的人不多,但却和王三郎一样,都是武朝的反对分子。

    “王三,我记得以前你家还养着私兵,能不能联系到他们?就算咱们不能做出什么大事,至少反出这京城,我实在不想过每日种田挖地的日子了。”

    王三心思一动,几个反对派凑在一起,算起自家从前的私兵,加上自家的子弟,能凑够数千人,如今京城守卫不过两万人,这数千人足以突围。

    这么大的事,并非王三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他将这主意告诉亲爹之后,王家主立马沉下脸来,喊了长子进屋。

    王三喜提吊在树上一顿打。

    第二天他刚从树上下来,王家主就扔给他一个钱袋:“分家。”

    王三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开口道:“爹,您到底在怕什么?咱们王家世代簪缨,书香穿家,您看看您现在在做什么?下地、种田、养鸡?您不心疼自己,我还心疼呢!”

    王家主低头看着自己一双原本保养得宜的手,此时已经开始生出老茧来,但他还是命令长子将小儿子赶出家门。

    长子回来后,脸上也带着些许不解。

    王家主说道:“武朝已定,邵氏手握重兵,又尽得民心,慕容宗都已经被凌迟了,我们这些人再反抗,也不过是自取灭亡,你弟弟不懂事,不能让他连累了你们。”

    长子迟疑道:“父亲,邵瑜对着我们这些人赶尽杀绝……”

    “住嘴,不许直呼皇帝大名。”王家主训斥道。

    长子说道:“陛下轻慢世家,如弟弟所说,大家联合起来……”

    王家主摇头,说道:“你若一直在上面,旁人自然会敬着你,可若你一朝跌落,哪怕往日的忠仆都要踩你一脚。”

    听着父亲话中之意,长子有些不敢置信。

    但两天后,王三连同他那些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被抓了。

    举报他们叛乱的,正是他们心心念念想要联络举事的家臣私兵。

    作者有话要说:白天写出来了就加更。

    v章留评发红包,从25章发到30章~

    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2-04-0517:50:33~2022-04-0523:21: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十一睿26瓶;小米10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