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9章 窃国(完)

    吴三娘因为擅长制衣才找到成衣铺的工作,丈夫闹了一通丢了工作,但这篇新闻出来后,倒是有别的成衣铺找上她。(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一开始铺子是看重她的名气,但也许是生活压力太大,也许是一心想要报答铺子的恩情,吴三娘憋着一口气,日夜钻研,还真的做出成绩来。

    她制作的新衣,在旧有的形制上进行更改,将原本宽敞的衣服改得更加利落,倒是符合了如今鼓励女性就业的形势,成了一个爆款。

    武州日报也对吴三娘的后续进行报道,可能是因为全世界都喜欢爽文的缘故,后续故事在扫盲班里引发热议,无数已婚妇人将吴三娘视为偶像。

    伴随着对吴三娘的赞誉,也有这样的声音响起:“我没有一技之长,就算出去找工作估计也没人要吧。”

    扫盲班在完成扫盲工作后,考虑到百姓的现实需求,便立马进入下一个步骤:专业技术培训班。

    培训班教授的技能大多简单易学,学习成本极低,例如编个篮子做双鞋之类的,这些东西就算不能拿去卖,也能给自家人用,因而百姓的学习热情都很高。

    吴三娘的故事,甚至引发了一波离婚潮,虽然许多女人,都在丈夫的求和下放弃了离婚,但也给了她们多一个选择,日后在面对那些不能容忍之事时,也有了想要掀桌子的勇气,哪怕许多根深蒂固的旧观念还是存在,但至少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朝廷除了一直在扩大招工,也在鼓励百姓开荒和自主创业。

    开荒的田地前三年不用交税,自主创业也是如此。

    一时间,前往偏远地方开荒的百姓,和街面上的小商贩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开荒的百姓需要农事工作者的指导,众多的小商贩也需要政府帮忙统筹规划,毕竟扎堆在一起只会因供过于求而导致市场表现不佳。

    三年后。

    句丽国使团与戎羌使团一同进京朝拜。

    朱偿自一进宁州时,便察觉到了不同,沿路走的官道全都是平坦齐整的道路,马车在上面没有半点颠簸。

    经过城区时,见到的百姓精神面貌也与从前大不相同,街上有男有女,每个人都十分专注于自己手中的活计,很少再见到瘦弱得一把骨头的人,街道上也干干净净,沿路都有垃圾桶,原本常年弥漫的奇怪气味也全都不见了。

    等到进入京城的时候,朱偿更是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

    街面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身上全都穿着整齐没有补丁的衣服,许多人的衣服色彩鲜艳、款式繁复甚至超过了他这个前来朝拜的小国国王。

    “武朝人竟然如此富足……”朱偿忍不住跟身旁的丞相感慨。

    他所倚重的丞相,是句丽国的大贵族,也是他王后的哥哥。

    丞相闻言忧心忡忡,说道:“陛下,无缘无故,武朝为何要让我们与戎羌一起朝拜?”

    朱偿听到这话,脸上的惊叹之色逐渐散去,转而便得忧虑起来。

    他自觉句丽国与戎羌不同,戎羌哪怕得了武朝许多扶持,却依旧有一些叛党头目躲在暗处,时不时便要发起一场叛乱。

    句丽国有赵文虎的大军驻守,句丽本国贵族即便有人反抗,但却畏惧于武朝军队赫赫名声,也不敢有半分意动,因而都是武朝的小弟,句丽自觉自己在武朝心中的位置应该和戎羌不一样。

    “不慌,武朝皇帝至今尚未娶妻,我的五妹姿容绝世,没有男人会不心动。”朱偿说这话的时候,只觉得没有多少底气。

    美人虽好,但在政客眼中也只是个符号罢了。

    丞相闻言欲言又止。

    朱偿问道:“相国大人,您在担心什么?”

    丞相说道:“武朝皇帝至今未婚,坊间传言他……好男色……”

    朱偿:……

    “早知如此,我将八弟带过来就好了。”朱偿显然没有什么节操。

    丞相又道:“陛下,您这一路走来也看见了,武朝流入我国的布料,其实都是本国百姓不愿意用的次品。”

    朱偿听到这话,眉头皱起:“国小民弱,无可奈何。”

    那些布料虽然是武朝人不爱穿的粗布,但因为结实耐用又价格便宜,深受句丽国民喜爱。

    这三年来,武朝流入句丽的,不止是廉价的布料,还有洁白的食盐。

    武朝便宜干净的食盐,直接击垮了句丽国的盐商们,这些商人们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但一有军队震慑,二来食盐被武朝垄断,又限量销售,就算闹事,他们也拿不dao货源。

    况且句丽国除了商品的冲击,还有遍地开花的大小工厂,这些工厂全都是武朝人开设的,由**了大量句丽国的普通百姓做工人。

    就连种田,武朝也派了人过来指导。

    许多句丽女孩,自幼便开始学习武朝语言,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要么嫁入武朝,要么能留在武朝打工。

    别说是普通百姓,就算是句丽国的贵族阶级,如今都是以使用武朝商品为荣,他们不断学习钻研武朝的书法、字画、诗词。

    朱偿自然见到了这种默不作声的侵蚀,但却无力阻止。

    句丽国的武装力量,早在五年前开天峡谷那一战打得七零八落,虽然贵族手中还有不少私兵,但却完全不是兵强马壮、几乎武装到牙齿的武朝驻军的对手。

    甚至这几年来,朱偿眼睁睁看着,自从武朝进驻之后,百姓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过,如今朱偿若是敢将武朝人赶出国境,只怕明日百姓就要将他赶下皇位。

    朱偿在武朝国都等了五日,他从前疑惑的,如今都有了解答。

    在武朝接待员的陪同下,朱偿参观了武朝的工厂、学校,他见到了工厂里流水线作业,见到了学校里丰富的课程,这些总算让他明白武朝商品为何那么便宜、武朝的优秀人才为何源源不断。

    和他一起观看这些的,还有戎羌如今的阿竭利可汗。

    进京第六天,两人被带着一起参加阅兵仪式。

    兵卒们整齐划一的动作、昂首挺胸的姿态,已经足够震慑人心。

    但最让两位国主心生寒意的,是武朝的新武器,火/炮、火/枪,这两样曾经在三年前大放异彩的武器,在如今又有了新的突破。

    朱偿回到住处,一想到那打在百米外铁板上的子弹,他那些不与人言的小心思就彻底熄灭。

    又等了两日,朱偿再也忍不住,请求外交司的官员帮他递交奏折。这自然不是一开始的那份奏折,而是他和丞相紧急修改后的版本。

    从前他带着妹妹进京,还是怀着可能嫁给邵瑜为妻的心思,如今却改成了请邵瑜纳皇妹为妾,以示两国邦交。

    刚刚见识过新武器的朱偿,实在害怕自己舔着脸要当大舅哥的行为,会惹得邵瑜送自己脑门一颗子弹。

    他的奏请很快得到了严厉的申斥,随之而来的还有立法司的官员。

    朱偿被迫听了一耳朵的武朝律法科普,如今的武朝早已废除妾室制度,如朱偿这样的行为甚至够得上贩卖人口罪。

    被人训得跟孙子一样,朱偿甚至没有时间愤怒,便找上了丞相。

    “武朝陛下到底是何意?我进京已经近十日了,请求召见依旧没有应允。”朱偿焦头烂额,总感觉有特别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丞相亦是一脸忧色,武朝要求朝拜,但人来了又不见。

    无论是先前的陪同京中游览,还是出席阅兵,都证明武朝知道他们来了,甚至从昨天的武朝日报上看,邵瑜有时间出席京郊的学校剪彩这样无关紧要的活动,却要故意晾着两国国主。

    每多等一日,朱偿便多焦躁一分,他的精神状态也肉眼可见的差了起来。

    虽然一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甚至从不限制他们外出,但朱偿依旧觉得像是有一把剑悬在头顶。

    如此又熬了二十天,朱偿终于见到了邵瑜。

    邵瑜也没有和他说别的,问的是类似“吃的好吗?住的好吗?”之类的废话,朱偿自然不敢说半点不好。

    说了半个小时废话后,邵瑜身边的人就开始提醒朱偿告退。

    朱偿接到暗示的时候还是满头雾水,但也不敢当面有任何不臣之举,乖觉离开。

    回到驿馆后,朱偿立马让丞相写奏折,只道出来日久,思念故乡,请求返回句丽。

    奏折很快有了批复,只道国主远道而来,应尽兴而归。

    朱偿被迫留了下来,但每隔五日便上书一次,只是回复依旧,他和隔壁的戎羌可汗成了一对难兄难弟。

    在京城待了一个月后,句丽国急报送到了他手上,只道武朝人在句丽搞投票。

    愿意归顺武朝的句丽百姓,可以享受和武朝百姓一样的待遇:分配田地、安排工作。

    武朝军队在句丽从不侵扰百姓,武朝人生活也是出了名的富足,句丽上下早就被武朝商品侵蚀,对武朝没有半点抵触心理,这一搞自然从者如云,甚至巴不得一觉醒来自己就能变成武朝句丽族人。

    句丽并入武朝,自然不会再需要一个骑在百姓头上的句丽国王,句丽贵族也会落得和武朝贵族一样的待遇。

    朱偿接到消息脸都白了,句丽国变句丽族他这个国王自然不会有好下场,立马和丞相一起收拾行李,赶在城门落锁之前逃出京城。

    只是他一出城,立马被抓。

    隔日武朝日报上便刊登此事,只道句丽国主朱偿深受武朝恩惠,但不思回报,反倒在未经武朝允许下,窥探武朝机密后,私自离京,并意图谋反。

    谋反证据便是朱偿派人送回句丽国的那些信件,信件中动员句丽贵族用私兵给武朝的投票活动添乱。

    朱偿出事之后,戎羌人倒是更老实了。阿竭利可汗在京城又等了一个月,邵瑜让他签订了一份戎羌国转为戎羌族的国书,阿竭利也从戎羌可汗,变为戎羌族族长。

    戎羌和句丽,邵瑜没有再动用战争,而是用和平政变的方式,将两个国家并入武朝疆域。

    武朝五年,朝廷废除田税。

    压在百姓头上数千年的大山被挪开。

    武朝十年,各项规章制度趋于完善,各个部门、各级政府工作也全都走上正轨后,邵瑜将皇位传给涉政公主邵揽月。

    女皇的出现,导致民间“生儿生女都一样”的口号喊得更响,民间溺婴风俗渐止,毕竟就算不想养了,也可以将孩子送到保育堂,当然代价是终生无法相认。

    邵揽月登基后,效仿邵瑜,既没有举行登基大典,也没有定立国号,而是延续邵瑜“武朝x年”的称呼,甚至没有制定龙袍,穿着依旧入昔。

    没有盛大的祭天仪式,邵玄朗依旧是燕朝的将神,而没有被追封为武朝的皇帝,邵氏兄妹的登基,甚至不像是登基,更像是一场普通的升职。

    邵瑜三十来岁退位,却没有退休,而是进了学校,担任京城理工大学的校长,进行人才培养工作。

    从穿越过来,便忙碌了十二年,邵瑜退位后总算有了些许空闲时光,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邵瑜真正对郑珊展开追求时,是在见到她的十二年后。

    郑珊如今任教育司司长,在邵瑜退位后有了更多接触。

    这些年也曾有不少人追求郑珊,但她醉心工作,因而依旧独身一人。

    郑珊本已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但邵瑜却忽然对她展开追求,这种追求并非显于人前,而是润物无声,没有半点强势,也从不给她添乱,甚至直到郑珊沦陷其中,都没有意识到这是追求。

    她只当邵瑜心善,想要给自己提供帮助,甚至痛恨这样因为对方太有魅力而生出幻想的自己。

    “我无法否认自己内心对您产生的好感,如果您对我没有怀着同样的心情,希望您能允许我的疏远。”

    经历了这么多事,郑珊年岁渐长,对待感情也越发理智。

    邵瑜还以为自己要继续追求一段时间,却没想到她居然会成了先开口的人。

    郑珊等待邵瑜回复时,心下忍不住想着,邵先生这样温柔的人,拒绝可能也会小心翼翼不损伤她的颜面吧。

    “我确实对你心怀好感,郑女士,以结婚为目的,你能否答应与我交往?”

    郑珊忽然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邵瑜,对方望着自己的眼神中似是盛满万千星光,好似自己是他的唯一,是他经年追寻的最终所求。

    武朝十二年,邵瑜与郑珊成婚,婚礼只邀请了相熟之人,办得十分低调。

    武朝十六年,邵揽月正式下令废掉了“皇帝”“公主”“王爷”这些称呼,改称为“国家首席负责人”,简称“首席”,并定下严格的接任程序,且首席至多在位十年。

    原本邵瑜在时,便是只有皇帝之名,没有皇帝之实,因而倒也没有人会跳出来反对邵揽月对于称呼上的改变。

    武朝二十年,邵揽月卸任,同样进入学校教书,接任者首席的是四十岁的顾如意。

    武朝三十年,接任主席的依旧是一位女性,这位新首席是北境人,出身寒微,在扫盲班中学会认字,平日兢兢业业,有数年基层工作经历,也曾作为一地之长官,政绩斐然。

    邵瑜之后接连三任女性首席,近四十多年的努力,女性地位大幅提高,虽然仍旧无法杜绝一些旧习,但至少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承认自己重男轻女。

    武朝四十五年,郑珊寿终正寝,五个小时后,邵瑜也随她而去。

    夫妻二人没有儿女,所有财产全都捐赠给国家。

    邵瑜眼睛再次睁开时,他面前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老太太此时已经是一副气若游丝的模样。

    “二郎,你大哥去了,你大嫂定然是守不住的,日后几个孩子全靠你照顾。”

    老太太说完这些话后,便闭上眼睛,片刻后就没了气息。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爱你们么么哒。

    v章留评发红包~4月9日统一发红包~

    感谢在2022-04-0621:37:28~2022-04-0718:57: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考完啦解放啦8瓶;210673092瓶;蚂蚁上树爆葱花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