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2章 叔叔(三)

    前头的话,邵大丫还只是一脸随意的听着。(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但随着邵瑜这番话说出来,邵大丫脸色都变了。

    偏偏邵瑜此时一直盯着她,似是在观察她的神色。

    邵大丫心下慌乱可想而知,她用指甲死死的抵着掌心,强迫自己收敛慌乱的表情。

    “爹没了,娘也不要我们了,奶奶还离开了,我好难过,好害怕呀……”邵大丫装出一副恐惧的模样。

    邵瑜看着眼前只有十来岁的小姑娘,面容稚嫩,但内里的灵魂却是二十多岁,浅薄、虚荣、自大,是这个灵魂上的标签。

    “奶奶疼你吗?”邵瑜问道。

    邵大丫心里觉得她不疼的,只想着若是老太太真的疼爱自己,就该临死前将钱留给自己,而是将所有家当都给了邵瑜。

    “疼。”

    听着她这样不情不愿的话,邵瑜摇摇头,说道:“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连为她哭一声都不肯,这几天你每次都是低着头假装抹眼泪,实际上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邵大丫听到这话,顿时一脸愕然。

    死的是邵大丫的奶奶,又不是她这一抹异世魂魄的奶奶,她对老太太又没有感情,因而压根哭不出来。

    她得到的邵大丫的全部记忆,于她而言,不过是脑子里的一堆ppt,压根不能转化为她的情感。

    她甚至没想到,看起来在葬礼上悲伤不能自已的邵瑜,居然时时刻刻都在盯着自己。

    “大丫,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变了一个人,还是你这孩子天生就是这样冷血不孝的人。”邵瑜继续说道。

    “二叔,您说笑呢,我怎么会变了个人呢。”邵大丫干巴巴的说道。

    邵瑜却依旧一脸严肃,道:“但愿你没有变了个人,真要是邪祟附体,那就只能请神婆过来烧死附身的怪物。”

    邵大丫听得这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中大骂邵瑜愚昧不堪,但也害怕他真的请人来烧死自己。

    “二叔,我……我就是这些天一时糊涂,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邵大丫说道。

    邵瑜点点头,道:“你真这么想就好,你弟弟妹妹都还小,你是老大,要给他们做个榜样……”

    听到这样的话,邵大丫就忍不住翻白眼,她自动忽略掉了邵瑜话语中的“妹妹”,只觉得邵瑜满脑子都是“弟弟”,和其他长辈一样都是重男轻女。

    邵瑜也不管她怎么想,将该说的都说完了之后,这才起身喊她来帮自己生火。

    邵大丫本想拒绝,但一想到饥肠辘辘的肚子,她只能满脸委屈的跟在邵瑜身后。

    虽然有这具身体从前的记忆,但邵大丫头一次干这样的活,接连好几次,都没能将火升起来。

    邵瑜微微皱眉:“不应该呀,你怎么能不会生火呢?”

    面对这样怀疑的视线,邵大丫脊背一凉,越着急越是不成功。

    邵瑜上前拿过火折子,三下五除二就将火升了起来。

    “明天……不,后天吧,你跟我去一趟神婆家,看看是不是因为家里老了人,害得你丢了魂。”邵瑜随口说道。

    邵大丫说道:“不用……我只是手有点生,马上就好,不必那么麻烦。”

    邵瑜却一脸坚持,说道:“肯定是丢了一魂,不然你现在不可能连这点小活都不会干。”

    邵大丫还想反驳,但外面传来了动静,原是另外两个孩子回来了。

    邵二丫带着邵小东跑了进来,姐弟俩玩了半日,脸上都是红扑扑的。

    “在外面玩了什么?”邵瑜虽然是严肃着一张脸,但跟两个小的说话的语气却很轻柔。

    邵二丫本来还很害怕邵瑜,但许是因为今天早上邵瑜给她梳头了,一上午小伙伴们都夸她头发梳得好看,二丫倒是对邵瑜升起一抹亲近。

    “大头带着我们玩了抓麻雀……”二丫掰着手指数起她一上午玩了什么。

    邵小东也在一旁时不时补充两句,他才五岁,说话断断续续的,说得也都是一些十分幼稚的话,但邵瑜却听得很认真。

    “饿不饿呀?”邵瑜又问道。

    两人一起点头。

    邵瑜便将一把野菜交给邵二丫,说道:“你和弟弟能不能帮叔叔将野菜摘干净?”

    邵二丫以前在家里也会干点活,因而没有拒绝,拉着弟弟在一旁蹲下,耐心的教导弟弟怎么摘菜。

    邵大丫说原身重男轻女,倒也不算错,因为在原身本来的打算中,两个女孩都是要嫁出去的,家业最终要传给邵小东这个家中长孙。

    即便原身更重视邵小东,但他对待两个女孩也是好吃好喝的养着,尽心找了好人家出嫁,虽然没给多少嫁妆,但也没想过卖侄女去供养侄子。

    如果这个时代满分叔叔是一百分,原身也做到了八十分,这样的一个人,实在不该因为“邵大丫”的一些私心,落得那样的下场。

    午饭吃得十分简单,一锅粟米糊糊,一点缺盐少油的炒野菜。

    在这样食物匮乏的年代,能吃饱饭都是一件幸事,但邵大丫显然不会这样想,哪怕她饿得要命,但对于这饭菜十分嫌弃,并且坚信自己未来一定会过人上人的生活。

    她在现代是个普通的打工仔,工作普普通通,业余爱好便是看小说,过马路时意外被车撞了后,就来到了这个时代。

    虽然邵家是典型的贫农家庭,但邵大丫却觉得自己既然大难不死来了这里,显然是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的。

    她也曾跟亲娘说过自己的宏图大志,劝她不要改嫁留下来,自己会给她挣钱养老,但却只得到了嗤笑声和亲娘头也不回的背影。

    她将希望转而寄托在年迈的奶奶身上,却没想到老人家身体太差,很快就没了,等到她只能依靠邵瑜时,也不知怎地,就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她不知道乡下的神婆到底有没有本事,但她既然都能借尸还魂了,因而心中很是相信怪力乱神之说。

    不能去见神婆!

    邵大丫不想面临被人烧死的局面,她心中很快就下了决定。

    吃完饭后,邵大丫起身就打算离开,邵瑜却喊住了她。

    “大丫,一会将碗洗了。”邵瑜说道。

    邵大丫刚想拒绝,邵瑜又说道:“以前都是你洗碗的。”

    邵大丫闻言拳头都握紧了,但还是一脸忍辱负重的返回。

    邵瑜支使完侄女做事后,自己也没有闲着,而是拿起工具,继续做先前没有做完的木工活。

    邵二丫和邵小东很少看邵瑜做木工活,此时搬了小板凳在一旁坐着看。

    “二叔,你这是在做什么呀?”邵二丫问道。

    邵瑜笑着道:“这是做桌子,桌子卖了钱,到时候咱家就有钱买米吃了。”

    邵小东小声说道:“我想吃糖。”

    今天在外面玩的时候,有个小孩子拿了一块饴糖出来,邵小东被允许舔了一口,那滋味便记在他心头。

    邵二丫闻言也傻乎乎道:“我也想吃。”

    邵瑜看着两个孩子一脸渴望的表情,说道:“家里的粮食不多了,挣的钱都要留着买粮食,等明年宽裕些,再给你们买糖吃好不好?”

    邵瑜也没有隐瞒家中的情况,而是老老实实的跟孩子们说了。

    邵小东闻言有些委屈,但邵二丫却隐约听明白了,一脸乖巧的说道:“我都听二叔的,你明年别忘了给我们买糖吃呀。”

    邵瑜笑着点头。

    厨房里洗碗的邵大丫,听着邵瑜这样承诺,心里骂了一句骗小孩,却也忍不住看向邵瑜正在做的手工活。

    邵大丫没见过原身做木工活,因而丝毫不知道邵瑜做的活计,比她原本那位二叔要漂亮许多。

    邵瑜一整天几乎都没有休息,直到傍晚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终于将活干完了。

    这时候隔壁张大郎也带着牛车回来了,送回了邵瑜拖他在镇子里买的粟米。

    邵瑜接过东西时,看了一眼张大郎的牛车,说道:“这里的缺口,我明日有空,可以帮你补一下。”

    张大郎正愁自己动手呢,邵瑜主动提了,他自然很开心,又看向院子里那一套桌椅,问道:“这是村长家要的,真漂亮。”

    普通乡下人家用的桌椅大多桌面磨平了就能用,邵瑜不仅细细打磨了,还在上面雕了些许花纹,显得十分漂亮。

    邵瑜说道:“村长照顾我生意,这是怕我带着三个孩子饿死呢。”

    邵大丫站在一旁,将两人的对话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次日一早,吃过早饭后,邵瑜就找人过来抬桌子,等他回来的时候,邵大丫发现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邵大丫趴在邵瑜卧室的窗户上,小心翼翼的借着缝隙往里面看,就见到邵瑜将一枚银角子塞进床底下。

    放好钱后邵瑜去了隔壁张家帮忙修车,邵大丫又见弟弟妹妹出门玩了,这才轻手轻脚的摸进了邵瑜的房间里,在床底下摸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个破旧的陶罐。

    陶罐里有一枚银角子和一把铜钱。

    邵大丫拿了银角子本想离开,而后忽然想起自己这几日,因为邵瑜而遭受的折磨,当即心一横,将一把铜钱也全部拿走了。

    邵大丫回了房间,拿起自己早就收拾好的行李,打算出门离开。

    她算着时间,现在出发,一个时辰后就能到镇子上,到时候找到马车直接去县城,从此山高水远,邵瑜这个叔叔再也管不了她。

    邵大丫鬼鬼祟祟的走到村子口,一旁忽然有人跳了出来。

    “姐姐,拿着吃。”邵二丫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手上拿着一条小烤鱼。

    鱼是几个孩子在小溪里捉的,没什么肉,不加油盐在野外烤熟了,味道很腥。

    邵大丫看着妹妹脏兮兮的手,她才不乐意吃这样的东西,她直接打掉邵二丫的手,说道:“我不吃。”

    小鱼摔落在地上,邵二丫眼眶也红了起来。

    邵二丫一向是姐姐的跟屁虫,突然被姐姐这样粗暴对待,她只觉得天跟要塌了一样。

    邵大丫此时正忙着逃跑,没有注意妹妹的异常,只说道:“天天在外面鬼混,赶紧回家去。”

    邵二丫躬下身子,打算将小烤鱼捡起来。

    邵大丫想也不想就一脚踩上去,将小烤鱼踩得稀烂,骂道:“掉地上了还吃,脏死你算了!”

    邵二丫蹲在地上,整个人都呆住了。

    邵大丫看着妹妹呆呆傻傻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又怕邵瑜下午就追过来,便说道:“二叔要是问起我来,就说我去外婆家了,中午不在家吃饭,晚上也不一定回来。”

    邵大丫外婆家在隔壁村,离得倒也不远。

    邵二丫眼泪滴答往下落。

    邵大丫见她哭了也不安慰,心下只觉得不耐烦得很,推了她一把,问道:“我说的你到底有没有记住?”

    邵二丫胡乱点点头。

    邵大丫也不管她了,直接朝着村子外跑去,一直到看不见青山村的影子了,邵大丫方才停下来。

    等邵瑜在张家忙完,回自己家接孩子去张家吃饭的时候,便见到坐在院子门槛上玩蚂蚁的邵小东。

    “你姐姐呢?”邵瑜问道。

    邵小东很是乖巧的指了指屋里。

    邵瑜喊了一声,二丫低着头走了出来。

    小姑娘此时脖子还是一抽一抽的,邵瑜自然发现了她的异常。

    将人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邵瑜也找了个小板凳在她身边坐下,尽力与她平视。

    “怎么在掉金豆豆?是别的小孩欺负你了吗?”邵瑜温声问道。

    邵二丫摇了摇头,但还是不说话。

    邵瑜没有手帕,只能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只是因为他衣袖所用布料太粗糙了,将小姑娘一张脸擦得红扑扑的。

    “是想爹娘了吗?”邵瑜又问道。

    邵二丫本来是因为姐姐而委屈,此时听邵瑜提起爹娘,忽然又难过起来了,说道:“我想爹,也想娘!”

    小姑娘扑进邵瑜怀里,哭得超级大声。

    邵瑜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不哭不哭,你没了爹娘还有叔叔、姐姐和弟弟呢。”

    邵瑜不提姐姐还好,一提小姑娘又炸了,说道:“坏姐姐,坏姐姐!”

    邵瑜这才明白,小姑娘是从邵大丫那里受了气,问道:“姐姐欺负你了?”

    小姑娘用力点头。

    “姐姐怎么欺负你了?”邵瑜很是耐心。

    听着邵二丫磕磕绊绊的叙述,邵瑜算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片好心送吃的,邵大丫就算嫌弃,大不了不吃,却不该又扔又踩。

    邵瑜说道:“姐姐做得不对,我让她跟你道歉。”

    只是邵瑜喊了几声,却没有人回应,听邵二丫说,才知道邵大丫去了外婆家。

    邵瑜眉头微皱,进自己房间看了下,果不其然陶罐里的钱全被邵大丫带走了。钱被偷了,邵瑜也像个没事人一样,假装不知道这事,出来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张家。

    乡下帮别人干活,都是要管一顿饭的,张家知道邵瑜的情况,所以劝他带着三个孩子一起过来吃午饭,但见到少了一个孩子时,张大娘不免疑惑。

    “大丫说去她外婆家了。”邵瑜解释道。

    张大娘闻言皱眉,道:“这孩子,现在还跑去她外婆家,她奶奶真是白疼她了。”

    也不怪张大娘这么说,毕竟邵老太太是被邵大嫂气死的,邵大嫂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改嫁,两家的亲戚关系也走到头了。

    邵瑜一脸无奈,道:“她去了只怕还要挨骂,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呢。”

    张大娘见邵瑜此时还惦记着邵大丫,心下只道邵瑜就是气性太好了。

    邵瑜又轻柔的摸了摸邵二丫的头发,道:“等你姐姐从外婆家回来,就让她跟你道歉,二丫也不要计较你姐姐的过失,好不好?”

    邵二丫乖巧的点点头。

    张大娘听着这里面似有官司,便忍不住多问了几句,待听邵瑜解释完后,忍不住又嘀咕了几句不懂事。

    下午邵瑜放下手中的活计,到村口站着张望。

    “邵瑜,你在这干什么?”

    村口来往人多,难免好奇。

    “大丫去她外婆家了,我看看她回来没有。”邵瑜回答道。

    村人早就从小喇叭那里知道了邵家的事,当即说道:“她还去外婆家干什么?找不自在呢,这孩子,一点良心都没有。”

    邵瑜憨憨一笑,解释道:“王大哥别这么说,大丫年纪还小,想她娘是人之常情。”

    村民见他这样,也十分无奈,说道:“一个丫头,你这么上心干什么。”

    邵瑜闻言眼皮往下耷拉,说道:“我大哥就这三个孩子……”

    村民摇摇头,说道:“你别满心想着他们了,也多为自己想想,你还没娶媳妇呢。”

    邵瑜说道:“不急不急,反正老邵家也有后了,我成不成婚不重要。”

    村民顿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第二日,邵瑜继续到村口等,因着昨天在那里等了许久,村里大部分人也知道邵大丫去外婆家了。

    只是邵瑜又白等了一天。

    等到第三天,邵瑜坐不住了,直接去了隔壁村,等他回来的时候,满头满脸的汗,直接冲到村长家。

    “不见了?什么意思?那么大一个姑娘,怎么会不见了?”村长诧异。

    “大丫她外婆说大丫没去过她家,她会去哪?会不会出事了?”邵瑜满脸焦急。

    村长虽然觉得邵大丫一直是个惹是生非的孩子,但也不会期盼着邵大丫出事,当即就把村民们都召集过来询问。

    很快就有人说似乎看到邵大丫往镇子方向去了。

    “不可能,她是去外婆家,怎么会去镇子呢。”邵瑜立马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又道:“大丫那么乖的孩子,她不会撒谎的。”

    村长闻言一默,忍不住多看了邵瑜一眼,想看看邵瑜到底是什么时候瞎的。

    邵大丫都要骑在你头上拉屎了,还乖?

    村长隐约意识到这件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问道:“你把二丫叫过来,问问她姐姐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带什么东西。”

    很快,众人便得知邵大丫离开村子时,带了个大包袱,回去一查才知道带的都是衣服。

    “这孩子,只带了衣服出门,没带钱怕是要饿肚子了。”邵瑜一脸忧心忡忡。

    这话倒是提醒村长了,催促道:“你快去看看家里银子还在不在!”

    邵瑜假装自己不知道钱被偷了,进屋翻找一番后,出来说道:“还好还好,她还知道带钱,不会饿肚子。”

    众人:你的关注点为什么是这个?

    村长轻咳一声,说道:“邵瑜,家里钱都被这孩子拿走了,你们吃饭怎么办?”

    如今秋粮还没收上来,村长都听说邵瑜现在都是买粮吃,故而有此一问。

    邵瑜面上顿时浮现一抹难色来,但很快就说道:“我还有两把子力气,总能找到活干,只是大丫一个女孩子,她在外面怎么过呀。”

    村民们闻言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生怕要陪着邵瑜耗下去。

    还是村长下了决定,说道:“邵瑜,你们家的情况我们也知道,大家伙帮你找一天,这一天要是没找到,我们就不管了,毕竟大家也都有一堆事要做,不能天天陪着你找孩子。”

    邵瑜立马道:“大家愿意帮忙找,不管孩子有没有找到,这份恩情我都记在心里。”

    青山村里的一切,邵大丫倒是丝毫不知,此时她正坐在县城最大的那家酒楼里点菜。

    “你们店里所有招牌菜都上一份。”邵大丫大大咧咧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2-04-0819:37:51~2022-04-0922:32: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果橙20瓶;舞流年、暮光10瓶;霜染6瓶;灵犀3瓶;太子早日登基2瓶;21067309、喻意、洛洛、蚂蚁上树爆葱花、⊙●⊙朱⊙●⊙朱⊙●、wdzwnyip-x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