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章 叔叔(四)

    大酒楼里的小二眼睛都毒得很,他看着一身洗得发白的粗布衣衫的邵大丫,微微皱眉。(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邵大丫见他不动弹,立马不高兴了,大声说道:“你这伙计是不是狗眼看人低,觉得我付不起钱是吗?”

    因着这一声,店中不少人此时都望了过来。

    这家店接待的都是县里的有钱人,店小二自然不愿意其他客人觉得他是个势利眼,只得对着邵大丫忍了又忍。

    伺候完邵大丫后,店小二直接找上掌柜,说了刚刚发生的事。

    “掌柜的,难道真的要给她招牌菜全上了?她那个样子,可不像是个能付得起钱的,别不是吃霸王餐。”店小二愤愤不平道。

    掌柜的沉思片刻后,说道:“咱们店里招牌菜有五道,不用全部都给她上了,就上最便宜的那两道,她要问起来,就说她只有一个人,点多了浪费。”

    掌柜的在做好了可能被吃霸王餐的准备下,尽量想将损失降到最低,但邵大丫将两盘菜吃光后,左等右等都没见到第三盘菜,立时闹了起来。

    抓住店小二道:“我都说了要全部的招牌菜,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就两道菜打发人?”

    店小二看着那两盘招牌菜如今只剩下些许汤汁,心中忍不住升起一抹鄙夷,但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说道:“客人,另外三道菜食材用光了。”

    邵大丫一指旁边的桌子,此时正好上了一盘她想吃的红烧狮子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他来得比我迟!”

    店小二脸上也没有半分惭愧,只笑着问道:“客人还没吃饱吗?”

    邵大丫其实已经吃饱了,但她还是不高兴的道:“没吃饱,上菜!招牌菜!”

    店小二看向掌柜,掌柜轻轻点头。

    邵大丫最终还是吃到了另外三道招牌菜,只是她这一次,是硬撑着吃下去的,故而盘子里还有不少剩余。

    店小二前来结账时,邵大丫坐在椅子上,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

    “狮子头太腻,肉做得太柴,鱼做得太腥……你们这家店,一无是处!”

    店小二听了,额角忍不住抽抽起来,但还是强忍着怒气,说道:“客人,承惠一两三钱。”

    邵大丫的钱早就花在路费和住宿费上了,哪里有钱结账,当即说道:“你们菜做得这么难吃,也好意思收钱?”

    “您确定不打算给钱吗?”店小二问道。

    邵大丫点头。

    店小二看了掌柜一眼,很快就有四个店小二一起围了出来。

    “不给钱,那就见官去吧。”

    邵大丫听到这话一愣,她预想中的剧本可不是这样的。

    按照穿越小说的逻辑,她的一番点评,不是该引来厨师跟她对线,紧接着她一阵群枪舌战,来自现代的食谱肯定会引来厨师的连连赞叹,紧接着自己就该卖食谱了。

    邵大丫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错,但她肯定是不想去见官的,古代贪官污吏遍地走,她没钱肯定要被剥一层皮。

    “别见官,别见官!我虽然没钱,但有食谱!卖给你们!”邵大丫喊道。

    两个时辰后,邵大丫被几个店小二从店里扔了出来。她没想到报出食谱还不够,还有必须亲自演示一遍才行。

    她厨艺不精,也不爱下厨,当场就漏了陷,还好酒楼里的厨师有几分真功夫,竟靠着她磕磕绊绊的描述,将菜品真的做出来了。

    等确定味道不错后,酒楼里的人就将她扔了出来。

    邵大丫预想中一道菜谱卖几百两银子的场面完全没出现,反倒吃了一肚子“告官警告”。

    酒楼也不是没想过要从她肚子里挖出更多菜谱,但她咬定了家里只传下这一个菜谱,加上她也确实不擅厨艺,不然不可能这般容易放她离开。

    邵大丫朝着酒楼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狗眼看人低。”

    她原本的赚钱计划被打乱,身上银子也花光了,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眼看着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邵大丫的肚子又饿了,无奈之下,她只能拿着包袱进了一家当铺。

    一根银簪子,只换了一钱银子。

    对于偷拿邵老太太遗物卖钱这件事,邵大丫心里没有半点愧疚。

    次日一早,邵大丫在路边摊随便吃了点什么,就又跑到那家酒楼去了。

    这次她还没进去,就已经被人驱赶离去。

    邵大丫也不气馁,她在酒楼外面转了半天,看见自己贡献的那张菜谱,如今已经成了这家酒楼的第六道招牌菜,见到食客们反映不错,她就溜达着去了附近另一家酒楼。

    那家酒楼虽然也很高档,但却只能在城中排第二,人气上也大不如前一家。

    邵大丫进门的时候,照样受到了店小二的阻拦,但她此时却底气足得很,问道:“合安酒楼新的招牌菜,你们店里会做吗?”

    这家酒楼甚至不知道对家上了新招排。

    邵大丫扬起脖子,说道:“那道菜的菜谱,是他们从我这抢的!”

    事关两家竞争,阻拦的人倒是不敢怠慢,很快就跟自家掌柜禀报过。

    掌柜让人将邵大丫请进来,找了个包厢给她上了壶茶水,但却没有见她,而是立马找人伪装成食客,去合安酒楼点菜。

    派出去的人在一个时辰后提着打包好的菜品回来了。

    在与邵大丫互报姓名后,掌柜一脸客气道:“姑娘年纪轻轻,没想到居然还会这样复杂的菜式。”

    对比昨日在合安酒楼遭遇的种种粗暴举动,今日这家酒楼掌柜客气有礼的态度,显然让邵大丫十分满意。

    “明人不说暗话,掌柜的想要水晶肴蹄的菜谱吗?”

    掌柜自然想要,便含蓄点头。

    “那你开个价吧。”

    邵大丫不知道,她这句话一出口便漏了怯。

    掌柜眼珠子转了转,说道:“姑娘,我确实想要菜谱,但这道菜做法似乎不难,说不得我多琢磨一会就能做出来。”

    他这话当然是假话,他和厨子们围着那道菜许久,还是没想明白关节在哪里,但这话显然是不能告诉邵大丫的。

    见邵大丫神情紧张起来,掌柜的笑了笑,说道:“不过招牌菜这种事,抢的就是先机,一步迟就步步迟,姑娘你看这样如何,我出五两银子,买了你的菜谱。”

    这可与邵大丫预想中的几百两银子差了很多倍。

    “这道菜是我家传的菜谱,是能做招牌菜的。”邵大丫强调道。

    掌柜说道:“是别家酒楼的招牌菜,姑娘,您说是觉得钱太少,不如去别家问问,只是若别家不买,再回来我就给不出这个价了。”

    邵大丫见掌柜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心下也忍不住开始升起自我怀疑,暗道自己的菜谱果真这样不值钱吗?

    邵大丫如今已经山穷水尽,她不想待在县城,这里离青山村还是太近了,她想要去府城,因而急需路费。

    掌柜也不着急,在一旁慢悠悠喝茶,欣赏着邵大丫的神色变换。

    许久,邵大丫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我卖。”

    掌柜笑着应了下来,又道:“看姑娘似乎出身不凡,若是手上还有其他菜谱,可以一并卖给我们,价格都好说。”

    花花轿子众人抬,好听的话谁都会说,邵大丫本就自命不凡,听到掌柜如此夸赞自己当然十分开心。

    加上她也确实需要钱,在一番讨价还价后,又另外以七两银子的价格卖了一份菜谱。

    天色暗下来,邵大丫揣着十二两银子的巨款离开酒楼。

    望着邵大丫离开的背影,有人凑到掌柜身边,道:“掌柜的,这姑娘可能还藏了菜谱。”

    掌柜眯起眼睛,说道:“先别动她,查查是什么来头再说。”

    邵大丫丝毫不知道这些算计,只是有钱了后,立马在客栈中将下等房换成了上等房。

    “说什么上等房,连现代的小旅馆都不如。”邵大丫一脸嫌弃。

    邵大丫在烛火下,将手里的银子又数了一遍,她丝毫没有要去当铺将银簪赎回来,反倒满脑子想着:“二叔要是知道我这么有钱了,肯定会追悔莫及。”

    满脑子逆袭打脸,邵大丫愣是激动到大半夜都没睡着。

    熬夜也有熬夜的好处,在她畅想邵瑜如何对着自己痛哭哀求时,听到了房间外的动静声。

    邵大丫立马想到小偷,当即大喝一声:“什么人在外面?”

    脚步声匆忙远离。

    虽然将人赶走了,但邵大丫彻底睡不着了,明明住的是上等房,但她却硬生生熬了一夜都不敢睡。

    次日一早,她先跑去买了一身男装,女扮男装成就达成。

    紧接着她包了一辆马车,前往府城,酒楼的人还没查清楚她的跟脚,就发现人不见了,顿时追悔莫及。

    也许是冥冥之中女主气运的庇护,竟然真的让她在三天后,无灾无难抵达府城。

    两个月后,青山村。

    在帮忙找了一日无果后,村里人便没有再帮忙,只有邵瑜似乎一有空闲就到处找人,这事除了给村里人教育孩子时当反面例子,几乎没有在青山村引起太**澜。

    直到某一天,邵瑜忽然说要卖房子卖地。

    “好好的,怎么能卖地呢?”村长第一个不答应。

    邵瑜苦着一张脸,道:“我娘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几个孩子,一日不找到大丫,我一日就不能安心。”

    村长立马道:“你不能只想着大丫,还有另外两个孩子呢,他们你难道不管了吗?”

    邵瑜叹了口气,说道:“有人说在县里看到她上了马车,似乎是去了府城。”“你还要追去府城?”村长大惊。

    邵瑜点点头:“既然有了这点希望,就不能放弃。”

    村长说道:“总归是一个丫头,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多为小东想想。”

    “都是我大哥的骨血,缺一个我都不安心。”

    村长见他如此坚决,倒是不好再劝。

    很快,邵家卖田卖地的事便放出风声来。

    邵家虽然只有三亩地,但都是好地,因而想买的人不少。

    村里也有很多人家,因为房子不够,一直是一大家子挤在一起,邵家的房子位置不错,里头也还算宽敞,因而倒是有不少人想买。

    村长是个厚道人,没有想着压低价格,而是用类似拍卖的方式,将田地和房子一共卖得了四十五两银子。

    拿了钱后,邵瑜还了之前的欠款,最后带着上路的是四十三两银子。

    “村长,这些年我家在青山村,受您诸多照顾,我也没什么可以拿来感谢的,小小心意,请您千万收下。”

    邵瑜如今也拿不出什么值钱的礼物,此时送给村长的是一块木雕佛牌。

    村长本想拒绝,但一见那佛牌上的佛像慈眉善目好似身带圣光,立马想到家中信佛的亲娘,一时不舍便收了下来,又承诺道:“若是哪一天大丫回村了,我就让人去府城给你报信。”

    因是远行,邵家并没有带太多行李,只需要张家大郎的牛车就能全部装下。

    牛车将他们送到镇子里后,便要改乘马车。

    五天后,一行抵达府城。

    “二叔,姐姐真的在这里吗?”

    长久不见邵大丫,邵二丫已经忘记了和姐姐之间的拿点不愉快,转变为单纯的关心。

    邵瑜说道:“要找了之后,才能知道她在不在这里。”

    邵瑜从来不会因为孩子年纪不大就欺骗他们,邵二丫和邵小东都很乖,因而邵瑜也愿意跟他们讲家里的真实情况。

    进城第一件事便是找住处,孩子还小,他也不敢错开眼,因而只能带着孩子扛着行李找住处。

    他舍得花钱,因而很快就租到了一处不错的房子。

    这是一处带三间房的小院子,位置闹中取静,左右邻居看起来都是面容和善之人。

    邵瑜刚将东西归置好,正打算出门买些吃食,便响起了敲门声,原是邻居上门。

    “你家是刚搬来的?”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大婶,随手递给邵瑜一把青菜。

    邵瑜点头,又喊了两个孩子出来。

    “你一个大男人,带着侄子侄女住?你媳妇呢?”钱婶子随口问道。

    邵瑜面上浮现一抹羞赧之色,道:“我还没娶妻呢。”

    钱婶子一愣,疑惑道:“你侄子侄女跟着你,那你大哥大嫂呢?”

    待听完邵瑜家的情况后,钱婶子倒是唏嘘不已:“难为你年纪轻轻,还能将俩孩子照顾得这么好。”

    钱婶子看得分明,两个孩子虽然瘦弱,但身上的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邵二丫的头发更是扎得整齐,这说明邵瑜养孩子十分用心。

    “我就住在隔壁,有事你就招呼一声,都是街坊,互相也能有个照应。”钱婶子笑着说道。

    邵瑜赶忙道谢。

    “娘,饭好啦,快回来吃饭呀。”

    两人说话间,旁边屋子里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女郎。

    女郎容貌秀美,双眼灵动,待看到邵瑜之后,立马有些不知所措。

    钱婶子拉住女儿,说道:“这是隔壁刚搬进来的租客邵瑜,他一个大男人,带着侄子侄女到府城来找人的。”

    邵瑜面容平静,朝着女郎点点头。

    女郎朝他行了一礼,紧接着拉扯母亲,道:“饭菜都要冷掉了。”

    待母女俩离开后,邵瑜返回院中,拿出追魂针来,指针在转了一圈后,稳稳指向隔壁。

    “这次倒是巧了。”邵瑜说道。

    福福跳出来,道:“那当然,我福福又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系统,答应了帮你带人,当然不会反悔。”

    “谢谢。”邵瑜轻声说道。

    福福满意的哼了一声,继续挂机去了。

    次日一早,邵瑜提了一篮子鸡蛋登了隔壁的门。

    “小邵呀,你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呀,是有什么事要帮忙吗?”钱婶子笑着问道。

    邵瑜有些不好意思道:“婶子,我刚来这里,也不认识旁人,这事便只能求您了。”

    钱婶子是个十分热心之人,立马道:“有什么要帮忙的,只要我能帮,一定不推辞。”

    邵瑜说道:“我的情况您也知道,家里两个孩子在,总不能坐吃山空,只是我出去找活干,又怕两个孩子在家里……”

    钱婶子立马明白了,邵瑜这是想让她帮忙照看孩子。

    “你放心,这一巷子的孩子我没少照顾,鸡蛋拿回去,不需要搞这一套。”

    钱婶子说不要,但邵瑜若是真的将东西拿回去了,那就是他情商低了,又拉扯一番后,钱婶子才一脸为难的收下鸡蛋。

    “小邵你长得周正,找活干肯定很容易的。”拿了鸡蛋后,钱婶子也乐得说几句吉祥话。

    “那我就借您吉言了。”

    在没有邵大丫的情况下,邵瑜已经和俩孩子单独相处了两个月,因而孩子们已经十分信任邵瑜。

    邵瑜让他们待在隔壁,乖乖听隔壁钱婶子的话,他们便一句怨言都没有,一整天都不闹腾。

    若是旁的邻居,邵瑜心里还会观察一段时间,但既然隔壁住的是郑珊一家,邵瑜就没有半点疑虑了。

    安顿好了孩子们,邵瑜便出门了。

    他没有急着去大街小巷的寻找邵大丫,而是向路人询问一番后,去了文人街。

    府城的文人街,顾名思义,一条街上往来的大多都是读书人。

    邵瑜走进了一家卖木雕的铺子,他虽然穿着寒酸,但铺子里的人见他气度不凡,因而也没有驱赶他。

    邵瑜在里面转了一圈后,停在了两个男人身后。

    这俩人虽然穿着都是一身文人长衫,无论是头上的玉冠,还是腰间的玉佩,都显示出两人身家不俗。

    “下月我祖母大寿,本想给她寻一尊好的佛像,但转了几天,无论是玉雕还是木雕,雕刻的佛像都显得过于匠气了。”

    另一人道:“净空师父最擅雕佛像,可惜,他如今去了金陵。”

    “哎,实在不行,便只能在这里买一尊了。”这人口中的凑合,也是这家店里最贵的一尊,价值不菲。

    邵瑜瞅着时机合适,说道:“两位公子见谅,在下凑巧听到你们的对话,倒想向你们荐一个人。”

    邵瑜也没想到自己运气居然这么好,进的第一家店就找到了客户。

    两人闻言一起转过头来。

    邵瑜笑着递了一块佛牌过去。

    做木雕对木头要求很高,邵瑜也买不起大块的好木头,便只能买些边角料。

    虽然很难雕出大摆件,但做一些木牌却很容易。

    不仅是佛像,还有花鸟鱼虫之类的小物件,他雕了一大堆。

    原身是个跟师傅没学到多少本事的木匠学徒,邵瑜为了不崩人设,便只能朝着这个方向使力,虽然木匠和雕刻师不是一回事,但总能沾点边。

    薛珃接过那块佛牌,看了一眼后,微微一顿。

    比起店里那些满是匠气的佛像,这块佛牌虽然用材一般,但雕工和审美都是极好的,完全不逊色于净空大师。

    “不知这位先生正在何处,可否劳烦……劳烦公子代为引荐?”薛珃看着邵瑜一身布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称呼。

    邵瑜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薛珃的友人立时皱起眉,上上下下打量邵瑜。

    倒不是他先敬罗裳后敬人,而是邵瑜实在是太年轻了。

    他们口中推崇的净空大师,本就是佛门弟子,又潜心研究雕刻四十年。

    而邵瑜不过二十多岁,因而很难让人相信他有这样的本事。

    薛珃虽然也和友人一般怀疑,但却没有说出来,而是道:“我欲向先生购买一尊佛像,可否?”

    邵瑜点头。

    薛珃心下一喜。

    邵瑜接着道:“但一来要等,二无材料,三要定金。”

    薛珃:……

    薛珃深吸一口气,道:“这小小佛牌看不出其他细节,先生可有别的作品?”

    邵瑜立马掏出一堆小摆件来,都是婴儿拳头大小,用的也是普通材料,但却全都栩栩如生、意趣横生。

    摆件虽小,但倒也足够证明邵瑜的能力,甚至体积越小,雕刻的难度越大。

    可薛珃还是愣了许久,越发摸不清楚邵瑜的来路,忍不住道:“先生为何不做一些稍大的摆件?”

    邵瑜叹息一声:“人穷志短。”

    薛珃:……

    “这随便蹦出来的一个人说能雕佛像,你还真信呀?”

    出了文人街后,一想到薛珃给出的定金,友人终于忍不住问出来了。

    薛珃说道:“用人不疑。”

    “他这么年轻,万一不是他的作品,而是背后另有高人呢?岂不是便宜了这种欺世盗名之辈?”友人又问道。

    薛珃说道:“就算不是他雕刻的,而是背后另有高人,他也得让高人完成我的佛像,在这片地界上,他跑不掉的。”

    看着薛珃自信满满的样子,友人这才后知后觉想起他的身份来。

    也对,在这片地界,谁敢哄骗知府公子。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