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5章 叔叔(六)

    看着已经完工的佛像,薛珃心甘情愿结了尾款。(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做佛像剩余的木材邵瑜拿着做了一些佛牌,也一起交给薛珃。

    本就十分满意的薛珃,见邵瑜如此细心,当心又升起不少好感,说道:“先生这样的本事,待在这里倒是可惜了。”

    邵瑜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说道:“我天生不爱拘束,因而独来独往习惯了。”

    邵瑜没兴趣给哪家店打工,现在这样类似独立工作室也不差。

    薛珃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倒日后得了好木材,一定回来找邵瑜。

    邵瑜亲自将人送到巷子口,一转身就碰到满眼好奇的钱婶子。

    “小邵,你朋友吗?看起来好贵气。”钱婶子没什么坏心思,但和巷子里其他邻居一样,满心八卦。

    邵瑜说道:“是个客人,托我给他做个木雕佛像。”

    钱婶子这还是头一次听邵瑜说起自己的工作,道:“我天天看你在那做木工活,还以为是打家具呢,没想到是做木雕。”

    邵瑜从袖子里拿了一块佛牌出来,这不是薛珃的木材,而是他从前的作品,但钱婶子接过来还是很开心。

    “了不得,雕得可真好。”钱婶子笑着说道。

    邵瑜说道:“我挣钱全看能不能找到客人,不比婶子家开了铺子,财源广进的。”

    钱婶子笑着说道:“都是挣点辛苦钱,不比你哦,这么精细的活,挣得一定特别多吧。”

    邵瑜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也是辛苦钱,这一单做完,接下来几个月的花销有了。”

    钱婶子家中有个没出嫁的女儿,邵瑜又没有娶妻,原本她觉得邵瑜带着两个孩子负担太重,因而没往这方面想。

    她虽然不知道邵瑜挣了多少钱,但看邵瑜送两个孩子读书、平日花销也没怎么节省,显然挣得不是小数,立马觉得邵瑜变成一个金龟婿了。

    也不怪钱婶子势利,想要让女儿生活轻松些,也是为人父母的天性。

    晚上等郑老汉回家后,钱婶子就忍不住跟丈夫念叨起来:“原本我还觉得小邵负担重,没想到人家是个有真本事的。”

    郑老汉十分随意的听着,也不多问,等听完她的八卦分享后,问道:“我好久没吃卤料了,明天晚上能不能买点卤味?”

    钱婶子见自己说了半天,丈夫还是满脑子都是吃,忍不住将抹布往他身上一砸:“我可真是对牛弹琴!”

    郑老汉一头雾水,有些委屈道:“不就是吃点卤味吗?你怎么就不高兴了,大不了我不吃了就是。”

    “吃吃吃,就知道吃,闺女的亲事你是一点都不上心!”钱婶子骂道。

    郑老汉终于后知后觉的听明白了:“你想将姗姗说给隔壁小邵?不成,虽然那俩孩子不是小邵的,但这可跟给人当后娘没差别。”

    钱婶子没好气的道:“你也不看看闺女多大了,她这个年纪,不给人当后娘还能怎么办?何况小邵毕竟只是叔叔,这不比亲爹强。”

    郑老汉还是有些不乐意,心里还觉得自己女儿能找到最好的。

    钱婶子说道:“这也是我一头热,还没问过人家愿不愿意呢。”

    郑珊克夫的名头,在这一片早就出名了,因而找对象早就成了老大难。

    郑老汉听得也头痛,说道:“刚搬来没多久的人,还是再看看吧。”

    “还看?你是没看到今天,邵瑜送出门的客人,那一身行头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少爷,这种人出手肯定不会小气,巷子里没有秘密,要不了多久,大家就会注意到邵瑜,到时候就是许多人家一起抢了。”

    钱婶子的生活智慧,在这些事上总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郑老汉毕竟天天都在铺子里待着,对邵瑜的了解有限,又事关女儿的终生大事,他又细细问了妻子一番。

    钱婶子整天都在家,因而倒也说得清楚。

    “他是为了找离家出走的大侄女来府城的,说是把家里田和房子都卖了,租房子直接租了半年,不仅舍得送侄子读书,连侄女也没落下……”

    郑老汉耐心听完后,终是叹了口气,下了决心:“回头我找他探探口风。”

    钱婶子闻言一喜。

    郑老汉又道:“他要是愿意,我以后铺子也留给他,只要生个孩子跟咱家姓就行。”

    夫妻俩都没提入赘的事,毕竟邵瑜自己有吃饭的手艺,这种人一般都是不乐意入赘的。

    次日一早,邵瑜打开门,先将侄女送到对门,紧接着牵过侄子的手,打算将他送到三条街外的一家蒙学。

    郑老汉似是一直在等着他,等他出门,立马也跟着出门,与邵瑜一起并肩朝着巷子外走去。

    “小邵,每天都接送侄子去蒙学吗?”郑老汉没话找话。

    蒙学里管一顿午饭,邵瑜早晚接送就行。

    “小东年纪太小了,不盯着总是不放心。”邵瑜笑着说道。

    邵小东此时也紧紧的贴着邵瑜,显然对这个叔叔十分依赖。

    “责任心很强,很会照顾孩子。”郑老汉在心里如此评价。

    “小东日后你怎么打算,送他科举吗?供个读书人可不容易。”郑老汉试探着道。

    邵瑜说道:“家里钱够就供着,钱不够就不供了,这种事不能强求。”

    郑老汉松了口气,毕竟科举读书花费实在太厉害,他也不想邵瑜背上太沉重的负担。

    “那你怎么个打算,就一直这样?你年纪也不小了,也得操心娶媳妇的事。”郑老汉说道。

    邵瑜叹了口气,说道:“我娘才走了没多久,按理还要守三年孝,也怕耽误了好姑娘。”

    听到三年孝,郑老汉心里咯/噔一下,他闺女年纪不小,可不敢耽误了。

    邵瑜又道:“我如今没房没地,也想着这两年努努力,挣下一份产业来才好说亲。”

    郑老汉干笑一声,说道:“那你媳妇有福气了。”

    邵瑜也知道未来丈人在打退堂鼓了,只能加把火:“我没爹没娘还有俩孩子,要是真有姑娘不嫌弃,我以后一定将她放在心尖尖,家里钱都交给她管,将她的父母当做亲爹娘一样孝敬。”

    郑老汉闻言,又忍不住心头火热起来。

    他看着邵瑜,模样不错,人品端正,又有本事,虽然有孝在身,但说是三年,实际是二十七个月,算一算其实也只剩两年了。

    “小邵呀,儿女都是债啊,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一提起这事我和你婶子就愁得团团转。”郑老汉试探着提起郑珊。

    邵瑜说道:“郑叔您也别太着急了,也许是缘分还没有到,也别在意外面那些流言蜚语,自来生死有命,我从来不信那些命格之说。”

    郑老汉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都这样传,我和你婶子早就抱上孙子了。”

    邵瑜说道:“好饭不怕晚,郑妹子这条件,什么夫婿配不得,您就等着享女婿福吧。”

    邵瑜也不敢说得太直白,怕郑老汉觉得自己孟浪,也怕会毁了郑珊的名声。

    郑老汉听了心花怒放,但还是左右看了眼,确认没有旁人后,小声问道:“小邵,你也不是外人,叔问你,如果是你,会害怕娶这样的女子吗?”

    邵瑜没有挑破,却没想到未来老丈人勇了一把,将话说开了。

    看着老头紧张得盯着自己,邵瑜也不折磨他,直接说道:“我要是能娶郑妹子这样的媳妇,让我天天去给您家干活我都愿意。”

    郑老汉看着邵瑜,心里虽然开心,但他还是很郑重的问道:“你真的这么想?”

    邵瑜知道眼前老父亲的爱女之心,回应他的是同样的郑重:“若有虚言,人神共弃。”

    郑老汉哪怕内心一直坚定觉得女儿很好,但这些年他也听到太多流言蜚语,这还是头一次从旁人嘴中听到如此坚定的话。

    行到路口,两人便分开了,邵瑜继续朝着蒙学方向走去。

    郑老汉却在走了一段路后,又往回走,也顾不得铺子开门的事,一路小跑回了家。

    “两年而已,前面那么多年都等了,有什么不能等!”钱婶下定了决心。

    郑老汉又说道:“邵瑜也说了,这事还要问问姗姗的想法,他怕姗姗不乐意。”

    钱婶子听着这话,觉得这是邵瑜做事的风格,当即歪了歪脑袋,朝着院子里正在给邵静婉上课的郑珊看去。

    早晨的阳光并不刺眼,因而很轻易就能看见郑珊歪着头,一脸柔和的看向邵静婉。

    邵静婉回头看向郑珊的眼神,也是亲昵中带着敬佩。

    “看她俩相处得多好呀。”钱婶子感慨道。

    郑老汉也跟着点头,末了却又摆起谱来,说道:“邵瑜可说了要帮咱家干活,不干够活,我可不搭理他。”

    钱婶子笑着骂了两句,便催促丈夫快点去铺子里。

    相比较邵家已经走入正轨,已经改名邵雅云的邵大丫如今却遇到了些许麻烦。

    她身为女主,确实有气运在身,一个女子孤身安稳到了府城,钱花得差不多了,她又跑到一家酒楼里。

    这次她没有点霸王餐,而是开门见山的卖菜谱。

    她遇到的这家酒楼,老板是个厚道人,给他开了一个十分厚道的价格后,邵大丫才知道自己在县里被人坑了。

    邵大丫虽然心里骂死了县城两家黑心酒楼,但她现在也不能飞回去要钱,只能在不断记账。

    哪怕两家酒楼坑了她的真金白银,但她记仇名单上排第一位的还是邵瑜。

    靠着卖菜谱拿到本金后,邵大丫便开始筹划着开自己的店,她钱不够做大买卖,因而便跑到繁华地段盘了一间不大的店面,卖麻辣烫。

    这样新奇的食物,又开在最繁华的地段,因而生意很快就火爆起来。

    只是麻辣烫实在是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因而立马就被人抄了去,街头街尾的饭店也增加了这么一个小吃,立马将她的生意分去了许多。

    邵大丫无权无势,自然阻止不了这些人抄袭,无奈她只能一边做着麻辣烫生意一边想法子扭转局势。

    花了几天时间,她研究出了奶茶。

    靠着创新饮品,立马将生意挽回不少。

    麻辣烫好学,奶茶却有些麻烦,其他店铺一时也没能学会。

    但越是繁华地段的铺子,背后的靠/山来头可能就越大。

    既然学不会,那就想别的法子夺了方子。

    很快有人在邵大丫铺子里吃完后直接躺下了。

    做吃食买卖,最怕的就是这种碰瓷,邵大丫甚至还来不及戳穿这人,就被送进大牢里。

    “陈大哥,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来的□□,我做吃食买卖的,为什么要下药毒死人……”邵大丫此时真的被吓到了。

    她没想到只是生意上的事,这些人居然肯用一条人命来陷害。

    被她哀求的“陈大哥”,是府城一位富商的儿子,也是邵大丫来府城后认识的朋友。

    陈游怕她一个小姑娘在大牢里害怕,安慰道:“你先别着急,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牢里的人我也打点好了,他们不会为难你。”

    邵大丫用力点头,哭着道:“陈大哥,我愿意交出配方,你跟他们说,我真的愿意交出配方!”

    陈游闻言心下发苦,事到如今并不是交了配方就能了结的。

    邵大丫得罪的不是一般人,对方不仅要配方,还要斩草除根,为了不让她日后上诉,打定主意要坐实了她的罪名。

    “陈大哥,我在府城无依无靠,除了你,我真的不知道指望谁了。”

    邵大丫养了几个月,如今肤白貌美,这般望着陈游,自然让他心中升起无限的保护欲。

    相比较平常见到的那些大家闺秀,像邵大丫这样有活力的女孩子,陈游还是第一次见,他情窦初开,恨不得将最好的一切都捧到邵大丫面前。

    邵大丫能那么顺利在最繁华的地段拿下那铺子,便是陈游在暗地里帮的忙。

    这件事案情其实十分简单,明眼人都能查得到其中的不对劲,陈游派出去的人很快就查清楚了那个死者的情况。

    死者曾经在医馆看过病,医馆已经认定他活不长了。

    这么一个身患重病的人,他的家人却在近期购置了大量田地,显然是有人收买。

    但就算有了这些证据,还远远不够。

    因为有人想要邵大丫出事,陈游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关节,想要解决这件事,单纯证明清白没有用,还要得到一位大人物的支持,才能翻案。

    “父亲,求您请张大人出面解决此事。”陈游直接回家求自己的父亲。

    陈父是个商人,他投靠的正是府城的某位大人。

    “此事与你无关,休要再提。”陈父自然不肯为了这种事去麻烦自己的靠/山。

    陈游当场跪了下来。

    陈父问道:“那个姓邵的姑娘,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好友,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我实在不忍心她受这种冤屈。”陈游说道。

    “好友?抛头露面做生意,跟男人做朋友,能是什么正经女人?”陈父没好气的说道。

    陈游闻言立马说道:“孩儿心悦于她,您要是不帮忙,我就不起来。”

    陈父气得将手上的书本重重往他脑袋上砸去:“为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你还威胁起我来了!”

    陈游并不躲避,但也不起身,显然是打定了主意。

    陈父气得吹胡子瞪眼,恨恨道:“那你就在这里跪着!”

    陈游在父亲的书房里跪了半日,后宅就接到了消息。

    “咱陈家三代单传,游儿要是真跪坏了身子,那老婆子我就跟你拼了!”陈游的奶奶第一个跳出来护着孙子。

    陈母跟在一旁,拿着帕子小声抽泣。

    陈游这事闹得混账,陈父也不为他遮掩,当即说了出来。

    陈奶奶气得只锤胸口,指着父子俩道:“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

    陈母也不太喜欢邵大丫,闻言便劝儿子:“这样来历不明的女子,你怎么就被她迷了心窍呢,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娶不到,偏偏认准她?”

    陈游对着母亲道:“孩儿喜欢她,非她不娶。”

    陈母好悬气了个仰倒,其他人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陈游为了邵大丫,硬生生从早上跪到晚上,滴水未进,滴米不食。

    陈父看不得独子这般受苦,便撒谎道:“你只知道张大人站得高,却不知就里,他与主管刑狱的王大人关系不睦。”

    陈父企图谎称两位官员关系差来搪塞儿子,但却不知道这儿子可能真的是快叉烧。

    陈游满脑子都是心上人,张口就道:“既然他们关系不好,那可以由张大人出面,请薛知府做主,说不得还能将王大人压下去。”

    “官场之事哪有这么简单,就为了你的事,让张大人去得罪王大人?且薛知府压一压就能将人压下去吗?王大人素来心狠手辣,做事向来不留余地,若非必要,不要招惹于他。”

    陈游低着头,道:“可邵姑娘是被冤枉的。”

    “谁不知道她是冤枉的呢?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招惹了王大人,这事就只能这样了。”

    这世道本就是这样,以官压民,重于泰山。

    陈游思考片刻,说道:“听闻张大人极重钱财……”

    “愚蠢。”陈父呵斥道。

    看着眼前仍然稚嫩的儿子,陈父说道:“他爱钱,难道就要为了钱什么都做吗?官场上冒然树敌,他难道有这么蠢吗?”

    陈游有些慌张,问道:“那……那这可如何是好?”

    陈父眼神一闪,说道:“若是献上陈家家财,说不得他会愿意帮忙。”

    陈游面色一白,但很快,他又说道:“爹,咱家有很多钱,生意全都交出去,但留下一些田地,足够做个富家翁了……”

    陈父顿时满心失望。

    “儿子……儿子真的不能没有她。”陈游低声说道。

    陈父问道:“你当真要为她逼迫于我?”

    陈游轻轻应了一声。

    陈父闭上眼睛,说道:“好。”

    陈游心下一喜。“这事张大人不一定愿意帮忙,如果他真的帮忙了,我也有条件,一是这女子只能进门做妾,日后不再做生意;二是她必须交出配方。”

    陈游刚要拒绝,陈父就道:“若是不愿意,那我还是另外想办法再生一个儿子。”

    陈游只能答应下来,次日便一瘸一拐跑到牢里去,像邵大丫要了奶茶方子。

    “陈大哥,他们答应了吗?交了方子就会放过我?”邵大丫急切问道。

    陈游点头,又觉得自己有趁火打劫的嫌疑,因而也没有提纳妾的事。

    邵大丫也没有注意到陈游腿脚上的毛病,只说道:“他们愿意放过就好,我多久才能出去?”

    陈游答不上来,只能安慰道:“快了,你别担心。”

    一直到陈游离开牢房,他也没等到邵大丫关于他腿脚的一句问询,陈游也不想埋怨心上人,只自我安慰邵大丫可能是太害怕了。

    陈父到底还是遵守诺言去找了张大人,只是他并没有跟儿子说实话,解决这事并非一定要找薛大人出面,陈父找了张大人出面向王大人说情。

    虽然难免会花费许多银钱,但家业却保住了。

    这位王提刑虽然有赶尽杀绝的习惯,但有了张、陈二人做保,他便轻轻抬手放过了邵大丫。

    邵大丫离开大牢是在五天后。

    见到久违的阳光,她忍不住眯起眼睛。

    这么一轮陷害下来,她的铺子、钱财全没了,一切重新归零,她心底也真的升起了一抹恐惧。

    “古代太黑暗了……”邵大丫头一次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主角。

    陈游前来接她出狱,将她送回住处。

    “陈大哥,谢谢你。”邵大丫说出了一句真心实意的感谢。

    陈游又安慰了几句。

    两人温情脉脉时,陈家的下人忽然上门。

    “李嬷嬷,您怎么来了?”陈游见到自己母亲身边的嬷嬷,还有些奇怪。

    李嬷嬷冷着一张脸,说道:“少爷,太太让我来接邵氏进府。”

    娶妻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规矩,纳妾的流程却极其见到。

    陈游立马红了脸。

    邵大丫一脸茫然:“什么进府?要做什么?”

    “邵氏,这次为了救你出狱,我家老爷几乎花费了全部身家,你莫不是要让我们陈家白白扔银子打水漂吧?”李嬷嬷问道。

    邵大丫看向陈游。

    陈游解释道:“父亲答应救你出来的条件,便是你要给我做妾。”

    邵大丫只觉得如晴天霹雳。

    “做妾?给你做妾?我不答应!”

    陈游本以为两人心意互通,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大的反应,立马轻声安慰道:“雅云,我知道做妾委屈了你,但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邵大丫哪里听得进去这样的话,陈游虽然长相不错,但只是有钱无权。

    且刚刚李嬷嬷说了,陈家已经献出家产,这样的人家,邵大丫如何看得上。

    作者有话要说:古代政治生态确实不太好的,一点小事闹得家破人亡。

    新时代真的很了不起啦~

    晚安,么么哒。

    感谢在2022-04-0923:50:21~2022-04-1100:02: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发财树上发财花4个;一十一睿2个;江海汇合、kankankan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鹿眠花70瓶;望遥居士30瓶;crush°20瓶;小鱼晒太阳、暮光、舞流年、逢考必过10瓶;⊙●⊙朱⊙●⊙朱⊙●、蚂蚁上树爆葱花、酸甜可口哒橘子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