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6章 叔叔(七)

    邵大丫脑子从来没有转得这样快过,眼泪跟不要钱一样往下落:“我也是好人家的女儿,现在在你和你家人眼里,我就像是个物件!”

    心上人落泪,陈游自然心疼不已。(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邵大丫又哭闹两声,这群人便被陈游赶回去了。

    陈家做事讲究,虽然已经在邵大丫身上花了许多钱,但这次纳妾又额外出了一笔彩礼银子。

    待陈游离开之后,邵大丫缩在椅子里,坐了足足半个时辰,目光落在前方二十两的纳妾彩礼银子上,她终于下了决心。

    逃跑这种事,会形成习惯的,邵大丫在次面对困境的时候,做出了和之前同样的选择。

    她收拾好行李,钱不多,但却有几样值钱的首饰,全是来自陈游馈赠。

    邵大丫心下算计着,先靠这二十两去下一个地方,钱不够了在把首饰典当了。

    收拾好后,邵大丫背着包裹急匆匆出门,买了些许干粮后,就急匆匆朝着车马行走去。

    她决定了,既然府城容不下她,那她就要去京城,去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地方。

    “客人,去京城路远,我们也要做一番准备,明日一早您在来。”车马行那边并不能立刻出发。

    邵大丫闻言心下一急,改口道:“去京城要准备,那去宁城呢?我现在就要出发。”

    车马行的人又道:“去宁城也要等人齐了,总不能只载您一个人。”

    邵大丫一咬牙,道:“包车,去宁城,现在就出发!”

    车马行的人闻言一喜,说道:“客人稍等片刻,马上就能给您安排。”

    邵大丫只当他去安排车夫,任由他进了内室。

    虽然包车花的钱更多,但邵大丫不敢耽搁下去,付了定金后就上了马车。

    马车启程,邵大丫看着熟悉的街景在往后退,她心里渐渐安定下来,她却没有注意到,车马行外面的招牌上赫然印着一个小小的“陈”字。

    她坐在马车里,憧憬着到京城后如何开启新生活,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

    邵大丫如今最害怕意外,立马掀开马车帘问道:“怎么了?车坏了吗?耽误我的时间我可不结尾款。”

    车夫看了她一眼便跳下马车。

    “雅云,你要去哪里?”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邵大丫眼睛不由瞪大。

    她钻出马车,看到了一旁站着的陈游。

    马车停下来的地方,也不是某条街道,而是一处院落。

    陈游身旁站着的李嬷嬷,此时一双眼睛阴沉沉的看着邵大丫。

    “少爷,这女人您如今打算怎么处理?”

    陈游脸色难看,他从邵大丫的住处离开后本想回家,但李嬷嬷却要求他一起等着。

    原本陈游压根不信邵大丫会逃跑,毕竟两人日常相处,他总觉得邵大丫对自己也是有情的。

    等他看到邵大丫背着包袱出门,他还安慰自己不一定是跑路,待邵大丫进了车马行,而这又是他家的产业,邵大丫和车马行管事的交流,陈游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他无法在否认自己看走眼了,他也不得不正视邵大丫对自己的所谓“感情”。“陈大哥,我不是故意要逃跑的,我只是太害怕了……”邵大丫在次哭得梨花带雨。

    只是经历了这些事后,陈游对她却没有那么宽容了:“先将她关进屋子里。”

    邵大丫想跑,但一旁的健仆们围了上来,直接押着她进了屋里。

    “你们这是非法拘禁,这是犯法的!”邵大丫大声喊道。

    只是任凭她叫得在厉害,都没有任何人来救她,反而还被这群人捆绑起来堵住嘴巴扔在床上。

    待屋里没有外人后,陈游问道:“雅云,我对你难道不好吗?你为什么要跑?”

    邵大丫看着他逐渐靠近,双眼满是惊恐,努力想要后退。

    “为了救你,我家大半家产都献出去了,你是没有心吗?”

    陈游一把扯掉了邵大丫嘴巴上堵着的布条。

    邵大丫终于能说话,几乎不经思考就说道:“我从来就没有说要嫁给你,这些都是你一厢情愿!”

    “一厢情愿?”陈游冷笑一声,说道:“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我献出家财?你是觉得很好玩弄吗?”

    说完,陈游就暴躁的将手边的茶杯,用力砸在地上。

    瓷片四散,邵大丫吓得一个哆嗦。

    看着陈游在没有半点往日温文尔雅的模样,神情越发癫狂,邵大丫头一次觉得,眼前这个陈大哥,很有可能会杀了她。

    “陈大哥,你别这样,我害怕。”邵大丫嘤嘤的哭了起来,说道:“我不是故意要跑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陈游静静的看着她。

    邵大丫一咬牙,说道:“我从小就立志不给人做妾,我就算心悦于你,也该是明媒正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顶小轿抬走……”

    陈游稍微冷静下来:“不说是一厢情愿了?”

    “我刚才实在太害怕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陈大哥,你别跟我计较,从我到府城里,遇到的第一个好心人就是你,要不是你,我早就流落街头了。”

    “陈大哥,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好的人,第一次见你时,我就在想,世上怎么会有这般风度的男人……”

    “我这次逃跑,虽是故意,但说来也觉得难为情,我想跟你赌气,想着我离得远了,你也许就会想我,也许就不会拿妾室这种事来羞辱我。”

    邵大丫给自己造的深情自强人设十分成功,陈游竟然真的被这一套组合拳哄住了。

    外边守着的李嬷嬷等人,也没想到邵大丫本事如此了得。

    陈游本来还想对她做点什么,但邵大丫又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在陈大哥心里,我就只配当外室吗?我对你一片真情,你就是这般看我的?”

    陈游只能无奈离开,离开前带走了不喜欢邵大丫的李嬷嬷,又叮嘱其他人好好照顾邵大丫。

    确定陈游已经离开,邵大丫很是松了一口气,她脑子转得很快,知道能哄得住一时,却哄不了一世,陈游迟早会失去耐心,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的当务之急,自然是要离开这里,只是院子里有人盯着,想要离开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邵瑜不知道大侄女短短数月就十分丰富的人生经历,他此时正在给郑家劈柴。

    他和郑珊的事情虽然没有摆在明面上,但两家已经有了默契,邵瑜也履行自己的承诺帮郑家干活。

    郑老汉大多数时间都在铺子里,郑家劈柴挑水之类的重活邵瑜全包了,街坊邻居们问起来,邵瑜也只说是感激郑珊教侄女识字,因而巷子里的人也不知道两家已经达成默契。

    偶有人要给邵瑜做媒,邵瑜也全都以孝期挡了回去。

    郑家也不是白占邵瑜便宜,无论是钱婶还是郑老汉,对待邵静婉和邵小东的态度和从前都不一样,以前是当邻居家的小孩,现在是当亲孙子孙女来疼。

    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不需要任何人提醒,老两口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两个孩子。

    孩子们自然也能察觉到这种变化,虽然不知道缘由,但两人对着郑家人也都特别亲近,街坊们偶尔见到,还会调侃两个孩子像是郑家的孩子一般。

    薛珃的单子完成后过了大概一个月,又有人登了邵瑜的门。

    邵瑜从来人的衣着打扮,就能知道他和薛珃是一类人。

    “我在薛家见过那尊佛像,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也能见与净空大师不相上下之人。”范承英说话的时候盯着邵瑜,眼中是浓浓的怀疑。

    邵瑜太年轻了,因而他才会产生怀疑。

    邵瑜被他这样盯着也不生气,而是笑着说道:“公子谬赞,您今日上门,就是为了来夸我吗?”

    范承英闻言一哽,但也不好当场发作,只说道:“我得了一块上好的沉香木。”

    身后的仆人很快就将那块木材奉至邵瑜眼前。

    “也是要做佛像吗?交给我的话,要先付两成定金。”邵瑜说道。

    范承英却没有直接将木材给他,而是又让仆人拿了另外一块木材出来。

    两块木材大小差不多,但比起前一块是沉香木,后一块木材就显得寻常许多。

    “我按照大小收费,换了木材,钱也少不了。”邵瑜说道。

    范承英说道:“这是自然,不过想请先生拿这块先练练手。”

    对于范承英这多次一举的动作,邵瑜丝毫不觉得麻烦,反而有种自己一次接了两单的感觉。

    “雕什么?这木材的形状,倒是可以雕一尊观音。”邵瑜观察着那木头说道。

    “先生只擅长雕佛像吗?”范承英问道。

    邵瑜说道:“别的也能雕,你有什么偏好吗?”

    范承英问道:“动物?”

    邵瑜立马一脸严肃,道:“不雕龙。”

    范承英闻言脸色有些怪异,但却没有说什么。

    “你属什么?”邵瑜问道。

    “虎。”

    “那就老虎,如何?”

    范承英点头,又道:“先生,我在郊外有间别院,那里风景甚好,先生不妨搬过去住,也能专心雕刻。”

    邵瑜摇头,说道:“我家在这里,哪也不去。”

    范承英还想在劝,但邵瑜已经直接道:“公子也可以另请高明。”

    范承英只能问:“那我能偶尔过来看看进度吗?”

    “这是自然。”邵瑜雕刻不算私密,因而也不在意他前来查看。

    范承英松了口气,他最怕邵瑜是欺世盗名之辈。

    邵瑜本以为他应该是隔几天来一次,却没想到这人几乎每天都来打卡。

    孩子们平常都在上学,但学堂也有休沐日,偶尔俩孩子看见一身锦衣华服的范承英,便开始拘谨起来。

    范承英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因而故意试图跟两个孩子拉近关系。

    “邵小东,你忘了我跟你怎么说的吗?”

    听到邵瑜这样说,邵小东本来都要接过玩具的手缩了回去。

    范承英立马道:“先生,这些都是小玩意,不值什么,既然小东喜欢,便拿着玩呗。”

    邵瑜看向一旁的邵静婉。

    邵静婉虽然年纪也不大,但她是姐姐,比邵小东要懂事。

    “范公子,您已经送过我们见面礼了,没有特殊的理由,我们不能在收您的礼物。”邵静婉脆生生的解释理由。

    范承英说道:“见面礼是见面礼,我现在送的礼物,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不必对我如此防备。”

    “这不是防备。”邵静婉解释时有些急促:“二叔说了,君子当克己复礼,不能贪一时之欢。”

    范承英闻言看向邵小东,小朋友此时眼睛盯着他手上的玩具,但却往后退了两步,显然在邵瑜出声后,哪怕邵小东在喜欢这玩具,也不敢要了。

    邵静婉又鼓起勇气朝着范承英道:“君子交往,当有来有回。”

    邵静婉递给范承英的,是一条手串。

    “珠子虽然是叔叔磨的,但是我和弟弟一起染色,一起串好的。”邵静婉又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来,道:“上次你送我们的见面礼很喜欢,这是我们送你的礼物。”

    她和小东都很少收到外人的礼物,在收到范承英的见面礼时,两个孩子都很高兴,但邵瑜却告诉他们与人交往,应该有来有回才能长久。

    邵静婉没钱买礼物,本还有些伤心,邵瑜却启发她可以做一份礼物。

    思来想去,邵静婉便决定做一串珠子送给范承英。

    范承英出身富贵,收到的礼物不计其数,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这样不值钱的礼物。

    不值钱的木材做成的珠子,又用天然染料染了色,用一根细线串在一起成了一根手串,无论怎么看,都显得很廉价。

    但范承英看着眼前两个孩子亮晶晶的眼睛,又觉得这串珠子是他们送给朋友的礼物,十分珍贵。

    “谢谢,我很喜欢。”范承英笑着说道,他心里觉得自己有些丑陋,竟然想着通过两个孩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邵静婉见他喜欢,脸上也绽放笑容,又说道:“范叔叔,你功课好不好?叔叔好多都不懂,范叔叔这么厉害,一定都懂的。”

    范承英在两个小朋友濡慕的眼神下,拍着胸脯说要指导他们做功课,最后一整天都对着启蒙书籍,等到太阳下山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没有盯邵瑜的进度。

    等到邵瑜完工的那一日,范承英已经成为小朋友们最喜欢的小范叔叔了,也许是两个孩子太过乖巧,尚未娶妻生子的范承英,竟然还从中找到了些许为人父母的乐趣。

    “这么快就好了?”

    饶是亲眼见着邵瑜干活,范承英依旧惊诧于邵瑜的速度。

    “你要是嫌太快的话,也可以过几天在来取货。”邵瑜说道。范承英:……

    范承英这些天也习惯了邵瑜的说话方式,此时他低头,专注的看着邵瑜交上来的作品。

    一看便爱不释手,都不舍得放下来了。

    待把玩一遍后,又开始嫌弃所用材料不好,可惜了这么好的雕工。

    “那块沉香木,你打算雕什么?”邵瑜主动问道。

    范承英此时有些尴尬。

    邵瑜盯了他三秒,问道:“你难道真想雕龙?”

    范承英扬起笑脸,试图解释。

    邵瑜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范承英立马解释道:“四个月后,便是圣上的万寿节,这是作为礼物奉到御前……”

    邵瑜说道:“口说无凭,这也可能是你代表你的家族想要讨好某位潜龙。”

    范承英赶忙否认。

    虽然邵瑜出身寒微,只是个木雕师,但范承英也不明白为何,这人总是给他一种深不可测之感,让人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邵瑜说道:“我觉得你想岔了。”

    范承英苦笑:“我真的不是献给旁人。”

    邵瑜道:“姑且信你没有二心,但你没有想过,皇帝见惯了各式各样的龙,一块木雕龙就一定能打动他吗?说不得呈上去了,效果还不如造个祥瑞呢。”

    皇帝生活里龙元素随处可见,若这是一个地位不稳的皇帝,可能还会需要处处彰显龙元素。

    但当今皇帝御宇多年,地位坚如磐石,一件龙元素的作品呈给他,反倒显得普通了。

    “与其雕刻龙,倒不如投其所好。”邵瑜说道。

    范承英出身侯府,先前雕龙只是一时想岔了,如今被邵瑜点醒后,脑子立马活跃起来。

    “《千里江山图》!”

    说完,他看着这块木头顿时又为难起来,毕竟万里江山图画卷很长,这块木头怕是不行。

    邵瑜又道:“陛下一生最重要的功绩是什么?”

    “自然是荡平西北。”范承英说道。

    “可有相关画作?”

    范承英点头,说道:“《西北战神图》原作存于内廷,但也有仿作流传民间。”

    邵瑜闻言挑了挑眉,暗道哪怕是皇帝也喜欢“战神”的名头呢。

    确定好了雕刻内容后,剩下的便轻松起来。

    范承英解决了一桩大事,心情极好,甚至朝着邵瑜道:“东郊有一所在,名曰雅韵山庄,听表弟说起,里面有许多有意思的玩意,府城中的达官贵人都很喜欢去。”

    范承英的表弟便是薛珃。

    邵瑜听到“玩意”便微微皱眉,直接道:“范公子见谅,我如今还在孝期,怕是不能于你同乐。”

    范承英立马解释道:“先生误会了,不是那种地方,雅韵山庄里能蹴鞠、能游水,还有特别新奇的桌球,连专为儿童准备的玩乐场所都有。”

    邵瑜听到这里,立马意识到这地方可能跟邵大丫有关系,毕竟这穿越者的气味实在太重了。

    他这段时间并没有怎么努力打听邵大丫,但既然凑巧听到了,怎么也该去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2-04-1100:02:59~2022-04-1121:04: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蚂蚁上树爆葱花、陈息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