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0章 叔叔(十一)

    范承英回到侯府的时候,他母亲和大哥全都在等候着他。(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你可问过那匠人了,大概多久能刻好?”范太夫人问道。

    范侯爷在一旁虽然没有出声,但此时也在看着弟弟。

    范承英深吸一口气,说道:“我没有让他按照姑姑的模样去雕刻。”

    范侯爷闻言微微皱眉。

    范太夫人顿时急了,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范家起复,应该靠的是自家的儿郎,而不该想着投机取巧。”范承英说道。

    范太夫人听得这话简直想骂人,范家十多年前,靠着上一代侯爷和宫里的宸妃。

    当时内宫有宠妃,外朝有重臣,范氏风头无两。

    范太夫人和范侯爷都是经历过范家权势滔天的,往昔如同美梦,如何肯轻易清醒过来。

    范承英将邵瑜的一番分析说了出来,又道:“陛下今年四十又二,此时便开始相争,除了招他的忌讳,还能得什么好处?”

    范侯爷却道:“三皇子不争,难道其他皇子也不争了吗?”

    “那就让他们去争。”范承英说道。

    范侯爷闻言一哽。

    范承英继续道:“后院争风吃醋是情趣,儿子们争夺皇位,难道陛下还会眼睁睁看着吗?”

    “彭呈案里牵涉进去几位皇子,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各显神通?”范侯爷问道。

    三皇子吃亏在母妃早亡,后宫里没有人帮忙说话,但其他皇子的母妃都在各显神通,已然让皇帝释放出了和解信号。

    若非这般,范家也不会如此着急。

    “陛下心里真的原谅他们了吗?身为儿子,却与下臣相互勾结,谎报灾情,贪污赈银,这不就是儿子从老子的口袋里偷钱吗?”

    范承英继续反问大哥:“若你的儿子和你的管家勾搭在一起偷府里的钱,你有那么容易原谅吗?”

    范侯爷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本就不是个才敢突出之人,只是占着嫡长子的名分才成为侯爷。

    这种平庸,体现在这样的时刻,他先前觉得用肖似宸妃的观音像缓和父子关系有道理,如今又觉得弟弟说得这些话似乎也很有道理。

    范侯爷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摇摆的钟锤,哪一边都想靠。

    “与其这种时候还要上蹿下跳,不如老实认错,平日里勤勉做事,时间久了,陛下自然会感受到三皇子的孝心。”范承英建议道。

    皇帝身体康健,底下人就开始争权夺利,这种时候,其实是最正确的办法,是不拿自己当皇子,当自己是个纯臣。

    像讨好上司一样,去讨好自己的父皇,支持他的所有决定,忘记自己的利益永远和他站在一边,掩盖自己内心夺嫡的想法,成为皇帝手中的一把刀。

    范承英最终还是说服了母亲和大哥,末了,他又开口道:“母亲,大哥,我想拜赵太傅为师。”

    赵太傅是三朝老臣,因为行事妥帖,在三朝全都简在帝心。

    范承英说这话并非突发奇想,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他出身侯府,自问见识不俗,但对于朝中之事的看法,竟然没有邵瑜一个雕刻师看得清楚。范氏想要走得长远,至少需要一个领军人,这个人不能出自旁支,最合适的人选当然是他大哥。

    但他大哥的性子,委实不适合做这些事。

    范承英决定自己担下这份重任,一个看不清局势的人走不长远,他决定拜师赵太傅,既是为了学习这些弯弯绕绕,也是希望能得到他的一二分帮助。

    赵太傅是人精中的人精,他从不掺和储位之争,虽是天子近臣,但从来不结党营私、不贪污受贿。

    赵太傅收的弟子也大多出身寒门,很少有勋贵出身。

    范承英此时提出来,便是希望得到母亲的支持。

    他母亲范太夫人是家中独女,他的外公在多年前,曾经帮过赵太傅的大忙。

    外公已逝,但这份恩情却落在了范太夫人身上。

    赵太傅可以拒绝掺和三皇子的事情,却很难拒绝收徒这样的要求。

    三天后,三皇子对门人进行了一次筛查,将那些浑水摸鱼的人清理出去。

    五天后,三皇子自掏腰包,补上了先前涉案门人贪污的款项,皇帝并没有说什么。

    又过了三天,皇帝安排三皇子离京督建行宫。

    范承英等到三皇子离京后,由太夫人的堂兄出面牵线拜师之事。

    赵太傅考虑了三天,到底还是收下了这个弟子。

    至于邵瑜,这些天在小院里干活,范承英如今不需要观音像了,但他准备了那么多木材,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全都做出成品。

    范承英如今对邵瑜雕刻作品完全没有要求,全部任他自由发挥,也不做时间限制,甚至每日里还有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限制出行,也没有令人厌烦的人际交往,因而邵瑜夫妻在京中过得十分轻松。

    这日天气晴朗,邵瑜刚好完成一件雕刻的手尾工作,便陪着郑珊一起在城中逛街。

    这些日子邵瑜忙于雕刻时,郑珊也没有出门,只是在屋里作画,夫妻俩互不打扰,但一抬眼就能看到对方。

    “这些日子闷坏你了吧。”邵瑜满是歉意的说道。

    郑珊笑着摇头,说道:“日日有人伺候着,也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里谈得上闷。”

    两人今日出来没有目的地,大多数时候都在随意闲逛,繁华大街也逛,人烟罕至的小巷子也去。

    “阳光真好。”郑珊转头看向邵瑜,笑着说道。

    呼吸着自由自在的空气,身边是满心满眼都只有自己的恋人,不必为生计发愁,不必耽于婆媳之争,没有诸多烦恼,日子轻松无比。

    邵瑜也扬起笑,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成衣铺:“里面人来人往,想来生意不错,进去逛逛?”

    这家铺子有两层,每层分了两边,一边卖男装,一边卖女装,全都是成衣。

    夫妻俩进的第一层,是面相普通消费者的,上去第二层要从另外开的楼梯那边走,只接待达官贵人。

    无论郑珊还是邵瑜,都不是特别注重消费的人,买衣服也不太注重款式形制,更在意是否舒适透气。

    郑珊给邵瑜挑了几件外衣后,才在邵瑜的一再坚持下,也给自己买了两条裙子。

    夫妻俩提着新买的衣服走到铺子门口,忽然听见身旁传来一阵惊呼声。“是雅夫人的车。”

    “哎呀,与二皇子妃的车撞上了。”

    这声音中不乏幸灾乐祸的意味。

    郑珊循着声音忘了过去,只见那两辆马车都华丽无比,一看便知是京中贵人。

    她转头看向丈夫,只见丈夫的脸色并不好看。

    虽然两辆马车相撞,但邵大丫依旧安安稳稳在车上坐着,丝毫没有下车要和二皇子妃赔礼的意思。

    “车子还没有让开吗?”邵大丫不仅不下车,甚至还催促起下人来。

    下人还未答话,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个老嬷嬷的声音。

    “雅夫人,我们王妃娘娘召见你。”

    哪怕隔着马车帘子,没有看到嬷嬷的脸,但邵大丫都能感受到对方那股子盛气凌人的模样。

    “劳烦嬷嬷转告王妃娘娘,我身体不适,怕过了病气给娘娘。”邵大丫自然不愿意去见对方。

    嬷嬷却没有那么好打发,只说道:“王妃有请,夫人还是去一趟吧。”

    邵大丫不回答。

    嬷嬷继续道:“雅夫人不愿意起身,你们帮帮她。”

    说着,嬷嬷身边的人,便将马车车夫拉到一旁按住,又有两个健妇爬上邵大丫的马车,将人硬生生从里面扯出来了,抓人方式及其不体面。

    “大胆!你们好大的胆子……”

    邵大丫还未说完,眼睛就看见了人群中站着的邵瑜。

    作者有话要说: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2-04-1300:03:40~2022-04-1317:40: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杨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等会就睡34瓶;小鱼晒太阳、舞流年10瓶;蚂蚁上树爆葱花、⊙●⊙朱⊙●⊙朱⊙●、菜丫丫、洛洛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