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3章 叔叔(十四)

    邵小东此时站在郑老汉身旁,面上带着几分羞赧之色。(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邵瑜摸了摸他的脑袋,夸道:“做得很好。”

    邵小东脸庞微红。

    邵瑜继续道:“若是你爹知道你这般出息,他也会很开心的。”

    邵大哥去世的时候,邵小东不过五岁,因而他对于父亲的印象远没有一旁的邵静婉那般深刻。

    此时他依偎进邵瑜怀里,问道:“二叔,爹爹是什么样的人?”

    邵瑜笑着说道:“他是个好儿子、好丈夫、好大哥,也是个好爹。”

    邵大哥的一辈子很短,但他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勤劳、踏实、孝顺,待妻子也很体贴,对弟弟十分爱护,面对三个儿女,也在努力一视同仁。

    “等你考中秀才,我们就回乡扫墓祭祖。”邵瑜说道。

    邵小东毕竟才八岁,他学习的时间也太短,考中童生对现阶段的他来说,几乎是极限,因而后面的秀才试,他并没有参加。

    邵小东眼睛亮了起来,问道:“那回去后,是不是就能见到娘了?”

    一旁的邵静婉脸上也露出些许期盼之色。

    小孩想娘是人之常情,邵瑜他也从来没想过要取代他们心中父母的位置,他给自己的定位始终是叔叔,因而并不生气,一口答应下来。

    邵小东神色肉眼可见开心起来。

    邵瑜又将这次从京城带回来的礼物拿了出来。

    给邵小东的是文房四宝,给邵静婉的是两条漂亮的裙子,是由郑珊挑选的。

    邵静婉拿着裙子比划着,紧接着转了两圈,小脸红扑扑的,显然极喜欢这裙子。

    给钱婶的礼物是一根金簪,给郑老汉的是一根烟杆。

    “这镶金戴玉的,肯定不便宜吧。”郑老汉摸着烟杆的手都是小心翼翼的。

    邵瑜笑着说道:“您喜欢就好,多少钱就别管了,反正现在都买回来了,也不能退。”

    钱婶子将金簪在头上比划着,打趣丈夫:“一辈子没享过你的福,如今倒是享女婿福哟。”

    “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也好意思收,阿瑜,这烟杆你还是收起来吧,我就是个粗人,不值当这么好的东西,你日后拿着送人也好,我看送给小东的老师就挺好。”

    郑老汉将烟杆放回盒子里,不愿意接受。

    见丈夫这般,钱婶也将金簪交给郑珊,说道:“我这么大年纪,不爱打扮,你留着,日后给二丫头当嫁妆。”

    邵瑜有孝顺之心,老两口就已经很开心了,虽然很喜欢这些礼物,但还是觉得自己只是岳父母,不是人家亲爹娘,不敢收。

    邵瑜说道:“我将您二老当亲爹娘看待,您二老却不把我当亲儿子,这可真是伤了我的心。”

    郑老汉立马说道:“阿瑜,不是这样,实在是太贵重了……”

    邵瑜摇头:“只要你们开心,花点钱算什么,你们要是不接受,就是不拿我当自家人。”

    邵瑜态度坚决,老两口对视一眼,只能无奈接受了。

    钱婶将金簪戴上后,还是有一种脚步虚浮之感,毕竟她从前唯一的首饰,便是一根银簪和一枚金戒指,这两样全都作为陪嫁交给郑珊。

    巷子里的人不清楚邵瑜的收入,自郑珊结婚后,这些人没少在背后嘀咕郑家嫁女是倒贴,陪钱陪铺子,还要帮女婿养侄子侄女,话语极为难听。

    往日里钱婶就算解释帮邵瑜带孩子,邵瑜给足了银钱,但其他人也不信,只觉得钱婶老两口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钱婶此时眼珠子一转,朝着郑珊道:“我家的剪刀被隔壁王婶借去了,我去要回来。”

    郑珊来不及应答,钱婶就如同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

    没多久,站在院子里的众人,便能听到外面陆陆续续传来的声音。

    “我是来要剪刀的,才不是专门跑来让你看我的金簪。”

    “你一定要问,我也只能告诉你咯。女婿买的,我不要,他偏要给,说拿我当亲娘。”

    钱婶的嗓门极大,半条巷子都能听见。

    众人以为她拿了剪刀就会回来,却没想到她又跑去了下一家。

    “女儿女婿回来了,家里做菜没蒜了,借你家一点蒜,你别老盯着我的簪子看,这多让人不好意思。”钱婶这般说道。

    邵瑜和郑珊一起看着自家院子窗台上,摆放着的一排蒜,陷入沉默。

    钱婶就这般不是借东西,便是催人还东西,将整条巷子的住户都走了个遍,总算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她头上的金簪,也都知道她有一个孝顺女婿。

    郑珊看了郑老汉一眼,说道:“爹,您看娘……”

    她觉得娘这举动实在太直白了,希望亲爹可以劝她收敛一点。

    却没想到郑老汉起身,道:“我忽然想起老李头还欠我钱,我找他要去。”

    说完,他就小心翼翼的拿着新烟杆走了出去,还时不时做出一副吸烟的模样,可实际上新烟杆里压根就没有放烟丝。

    老两口在外面转了半个时辰,方才心满意足的回来。

    “爹,娘,我想着住在隔壁虽然近,但到底比不上两家并一家来得方便,所以我想在墙上打一扇门。”邵瑜指着墙壁说道。

    两家是邻居,本就只有一墙之隔,如今打了扇小门之后,来往更加方便。

    邵瑜住的房子,在一年前就已经被他买了下来,因而如何改动他都可以做主。

    老俩口本就指望着日后依靠邵瑜夫妇,听得这话,开心都来不及,自然不会提出半点反对。

    邵瑜又顺势提出为了方便,日后都在一处吃饭,不必再两处开火,老俩口自然无不应允。

    两家院墙上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巷子里街坊们的注意。

    “老郑,不是我说闲话,只是你们毕竟是岳父岳母,不是亲爹娘,还是要防备些好。”有街坊这般劝郑老汉。

    他们觉得院墙打通,这是邵瑜等不及了,要侵吞郑家房产。

    郑老汉却将人直接推到一旁,说道:“我女婿好着呢,少说闲话。”

    “老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郑老汉认识邵瑜三年,觉得再没有比邵瑜更好的年轻后生,因而听到这话极其不开心,说道:“他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得很,你以为人人都跟你女婿似的?”

    这人的女婿日常酗酒赌博,女儿见天回娘家,整条巷子都知道他家的糟心事。

    “不识好人心,有你吃苦的时候!”

    郑老汉却半点都不在意对方的“劝诫”,而是笑容满面的看着院墙上那扇被打通的门。

    他想了想,这辈子虽然只生了个女儿,但和女婿住一起,就跟养儿子没什么差别,如今唯一的遗憾,便是女儿还没怀孕,没见到亲生的孙子孙女。

    两家一处开火,但还是邵瑜做饭的次数比较多,倒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邵瑜做饭实在好吃。

    “你说你想要学木雕?”

    邵瑜手里拿着工具,看向一旁说完话就低下头的邵静婉。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爱你们么么哒。

    状态不好,手疼,今天就这么多了。

    感谢在2022-04-1423:11:22~2022-04-1523:31: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薄荷糖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向北北20瓶;菜丫丫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