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5章 叔叔(十六)

    邵静婉想学木雕很久,她也不仅仅停顿在想的地步,她其实已经偷师许久。(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如今和邵瑜正式定下师徒名分之后,邵静婉的进度可谓一日千里,邵瑜很少带徒弟,但带她却觉得异常省心。

    并不需要邵瑜时时盯着,也不需要他的催促或者激励,邵静婉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始终对木雕之事保持着极大的热忱。

    “真的这么喜欢?”就连邵瑜都忍不住询问。

    邵瑜觉得自己都没有她这样的热忱,他再漫长的快穿任务中,不断学会新的技能,这种学习对他来说就像是本能,而非来自内心的热闹。

    因而,在这个瞬间,他其实很羡慕邵静婉。

    邵静婉用力点头,说道:“看着自己一点一点雕琢出来的作品,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它不是一件死物,而是和我有着紧密的联系。”

    邵瑜闻言微愣。

    “如果真的喜欢,那就保持这种喜欢,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邵瑜说道。

    “目标?”邵静婉如今还看不到那么长远,她还仅仅停留在想学木雕的阶段。

    “对,目标,或者说理想。”邵瑜说道。

    “理想?”邵静婉歪了歪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以后成婚了,和婶婶一样,不必日日担心柴米油盐,只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郑珊婚前婚后,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她依旧不是操心家中进项的人,也没有大量积压的家务等着她去处理,有着大把时间去看书作画。

    邵静婉所期待的婚姻生活,便是如此。

    “那为了这样的理想,你要做什么?”邵瑜问道。

    邵静婉脸上浮现出一缕疑惑来,说道:“这不该是您要努力做的吗?”

    邵瑜:?

    “婚姻大事,自该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婚事不该是由您来做主吗?”邵静婉说道。

    她父死母改嫁,如今归邵瑜抚养,自然觉得婚事也是由邵瑜做主。

    邵瑜:……

    邵瑜想到原剧情里那个私奔的邵二丫,和眼前这个完全一副认同盲婚哑嫁婚俗的邵静婉,一时很难将两人联系到一起。

    “但父母之命,也可能会生出怨偶来,即便是我,也并不是完全确定不会看走眼。”邵瑜说道。

    邵静婉闻言顿时有些难过:“若是这般,我都不想结婚嫁人了。”

    一个不确定是什么样的夫婿,和住在家里安稳的生活,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要怎么选。

    “二叔,wo日后出师了,做得木雕卖出去的钱,都给你。”邵静婉怕邵瑜以后会赶她出门,这才如此说道。

    “没有必要因噎废食。”邵瑜劝道:“你成婚也好,不成婚也罢,全凭你自己的心意,如今你还小,没必要将话说得过于绝对。”

    “你既然提到了钱,那说明你也知道,钱很重要。”

    邵静婉用力点头。

    “日后就算嫁人了没有遇到良人,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你若是有了一技之长,能靠着自己的本事吃饭,有没有男人养,都不重要。”

    这便是邵瑜要告诉邵静婉的。

    古代女子生存不易,除了世道降下的种种束缚,还有一重原因便是她们不好找到合适的工作,她们很难为家庭带来收入,这才造成了男尊女卑的状况。

    邵静婉盯着她手上的那块木头,她如今想不到那么长远,更想不到自己撑起一个家的场景。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难道还能超越您?”邵静婉这般说道。

    “为什么不能超越?”邵瑜反问。

    邵静婉神情一怔,这些年里邵瑜站在那里,她和弟弟就觉得安全,因而从未想过自己也能超越他。

    “你可以做得比我更好。”

    邵瑜眼神温柔的落在她身上,目中的信任让邵静婉一时说不出话来,嘴唇张张合合数次,最终还是归于沉默。

    若说之前邵静婉只是拿木雕当**好,在邵瑜和她长谈一番后,她的状态变得更好,自己跟自己卷了起来,她似乎真的将这件事当做自己未来的事业去经营。

    对于她的这种变化,邵瑜自然乐见其成。

    五年时光匆匆流逝。

    邵瑜这几年都待在府城,没有进京,但偶尔却能接收到来自京城的信件。

    范承英考中进士后,在翰林院里待了两年便外放做官,如今已经在江南某个府城做同知。

    薛珃比他迟一届,如今还在翰林院中熬日子。

    邵瑜从薛珃的信中得知,三皇子如今倒越发像个孤臣,从不结党,却又是个十足的实干派,对于皇帝交代下来的任务,三皇子就算拼着将人都得罪死也要办成。

    三皇子这般一根筋,在外人看来似乎显得有些愚蠢,甚至就连皇帝也时不时将人叫过去骂一顿。

    但三皇子却没有不高兴,因为他从皇帝的举动中感受到了关心与重视,毕竟也不是谁做错事被皇帝骂后,还能继续得一堆差事。

    许是事关后宅的缘故,邵瑜从未在他们的信件中得到和邵大丫有关的消息,只是知道她似乎进了王府。

    “笃笃笃——”

    听见外间传来敲门声时,邵瑜并未多想。

    开门后见到一个穿着华丽的老妇人,她身后站着两个低眉顺眼的婢女,再后面是一辆马车。

    马车装饰也十分精致,显然不像是普通人家。

    “请问此处可是邵瑜老爷府上?”老妇人客气中带着三分倨傲。

    邵瑜点头,问道:“不知你是?”

    老妇人没有递名帖,而是说道:“老身姓孙,来自京城魏王府。”

    魏王,便是二皇子。

    老妇人自我介绍完,便想入内。

    但邵瑜丝毫没有要将她请进去的意思,而是说道:“嬷嬷见谅,我是个粗人,不记得和魏王府有什么牵扯。”

    孙嬷嬷听他这么说,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笑着说道:“邵老爷有所不知,魏王府的雅夫人,是您的大侄女。”

    “雅夫人?这是什么称呼?是王妃吗?”邵瑜反问。

    孙嬷嬷差点被噎住,但还是笑着说道:“老爷说笑了,雅夫人是魏王殿下的侍妾,她去年生下了殿下的三子,十分受宠。”

    邵瑜说道:“既然是侍妾,那便算不得正经亲戚,且雅夫人早就决意与我划清界限,我便更加不敢高攀。”

    孙嬷嬷倒没想到这一节。

    但她还记得自己的任务,便道:“邵老爷,老身此番前来,是奉雅夫人之命,接您和少爷小姐们进京享福的,叔侄之间没有隔夜仇,您一个长辈,真要跟小辈计较,那才跌份呢。”

    邵瑜说道:“你替我谢过雅夫人的好意,但我们没有进京的打算,慢走不送。”

    邵瑜直接将门关上,落了孙嬷嬷一身灰。

    “嬷嬷,这人如此难说话,我们回去怎么交差?”一旁的婢女小声问道。

    孙嬷嬷想到离京时雅夫人的叮嘱,只能咬牙道:“再敲!”

    作者有话要说: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2-04-1623:28:33~2022-04-1723:39: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喻意2瓶;蚂蚁上树爆葱花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