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章 叔叔(十七)

    屋外敲门声不断,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屋子里其他人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邵瑜朝着郑老汉耳语几句后,郑老汉便起身,从自家大门走了出去。

    正在敲门的魏王府来人,自然注意到了隔壁的人出行,但他们也没有多想。

    毕竟他们得了地址就直奔此处,压根就没有询问过元宝巷街坊们邵家的情况。

    如此敲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元宝巷的街坊们都知道邵家来了这么一门贵亲。

    有擅长攀附之徒,听到“魏王府”三个字后,便想要上前来套近乎。

    但孙嬷嬷向来自诩出身王府,哪里瞧得起巷子里的这些人,因而压根就不理会他们。

    等到捕快们到来的时候,孙嬷嬷依旧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甚至都没有让小丫头停下拍门声。

    “有人说你们冒充魏王府的下人在元宝巷寻衅滋事,跟我们走一趟吧。”胡捕头这般说道。

    一群捕快立马将孙嬷嬷等人团团围住。

    孙嬷嬷气急说道:“什么冒充?我们本就是魏王府的人!”

    “可有凭证?”胡捕头问道。

    孙嬷嬷看了婢女一眼,很快婢女便拿出腰牌来。

    胡捕头拿着腰牌却微微皱眉,说道:“这上面只有一个‘魏’字,并无其他凭证。”

    魏王府的腰牌,在京中权贵人家或许还算管用,但在这里,山高皇帝远,倒是无人识得。

    孙嬷嬷意外的高姿态,说道:“这就是魏王府的凭证,我们王府行事,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衙门里的胡捕头看她这般说,心里虽有一瞬间疑虑,但终究还是说道:“是与不是,还是去衙门里分说吧。”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让我进衙门!”孙嬷嬷指着胡捕头的鼻子骂道。

    胡捕头脸一沉,当即不再犹豫,命其他捕快们将一行人围住。

    看着对方摆出如此架势,孙嬷嬷忽然意识到他们是来真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胡捕头朝着郑老汉点点头后,这才将人带了回去。

    这些人只有魏王府的腰牌,却没有魏王府的名帖,一时之间证明他们的身份倒成了难题。

    衙门也没有将这些人打入大牢,而是找了个地方好吃好喝的养着,并另外派人送信去往京城,询问他们的身份。

    信件中难免提到了这些人在元宝巷寻衅滋事的行为。

    魏王收到信件的时候,脸都绿了,他确实同意邵大丫派人出去做事,他也确实想将邵瑜这个技艺精湛的木雕师握在手里,但他可不想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本就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行事,不知低调便罢了,如今还闹得地方上满城风雨,当真是丢脸至极。

    邵瑜也通过衙门里的熟人,打探到了这群人来这里的目的。

    邵大丫想接亲妹妹进京固宠,而魏王是想让邵瑜进京为他所用。

    邵瑜很少跟邵静婉提起邵大丫,但这一次,他却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

    “大姐怎会如此?”邵静婉万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

    邵静婉如今十六岁,尚未定亲,但却出落得亭亭玉立。

    邵瑜也没想到,一个出身现代的女性,在古代待了数年后,竟然能干出让亲妹妹和自己共事一夫的荒唐事来。

    “你姐姐觉得那是魏王,是皇帝宠幸的儿子,觉得她这是给了你一场富贵。”邵瑜说道。

    邵静婉立马道:“凭他是皇亲国戚,我也不会做妾!”

    邵瑜点头,道:“好志气,这才是我邵家女儿该有的模样。”

    邵静婉不傻,分得清楚谁好谁坏,说道:“姐姐跟了魏王这么多年,也享了这么多年富贵,她早些时候可从来当做没有我们这门亲,如今贸然认上门来,总不能是她突然念起亲情了。”

    邵静婉这些年偶尔也会想起大姐,若是大姐在外面过着苦日子倒也罢了,偏偏她不是。

    邵静婉又道:“若魏王待她好,她自然不需要我进京,若魏王待她不好,我进京了他也不会改变,可见魏王府不是什么好去处。”

    邵瑜闻言微微挑眉,他没想到邵静婉平日里看起来一派天真纯善,实际上十分清醒。

    邵大丫让邵静婉进京,也不过是觉得亲妹子到底有血脉联系,比其他人更好掌控,更甚至她对于邵家人的印象,也是如邵瑜这般,哪怕她做了再多过分的事,他们也会包容着她。

    “二叔,魏王府到底不好得罪,不如我回乡下躲避一段时日。”邵静婉怕连累邵瑜。

    邵瑜安慰道:“无事,魏王手伸不到这里来,过段时间,那些人就要离开了。”

    魏王不是太子,虽然表面上受皇帝宠爱,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太多实权,靠着漫天撒钱,倒是拉拢了许多人。

    只是这样集结起来的党羽,并不是皇帝想要看到的。

    以邵瑜的眼光来看,如今的天子,按照古代君主的标准,也算得上一声“贤明”,即位之初便轻徭薄税,在位多年也从来没有加重赋税,虽然他仍旧有许多缺点,但仍然能看出来这位天子还是很想当一个圣明之君。

    这样的君王,关于下一任君主的选择,自然会更加谨慎,他所考量的也不会是单纯的喜恶,而是要择一个能够真正担起天下苍生的人。

    邵瑜这几年也不是日日沉溺木雕,他挣了很多钱,便投资了一支船队,与其他人投钱在海上是为了赚取巨额利润不同,邵瑜是为了寻找粮食物种。

    他的努力也没有白费,海外商队带回了他记忆中熟悉的东西。

    京城,皇宫。

    皇帝照例将三皇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三皇子跪在地上,从最初的战战兢兢,到如今已然变得习以为常,迎着父亲骂人时喷出的口水,他心里还在想着没做完的差事。

    皇帝看着他这幅样子,骂着骂着停了下来,忽然有些出神。

    三皇子听到没声音了,忍不住抬头望去,见父亲不说话,轻轻唤了两声。

    皇帝逐渐回神,看着儿子的发顶,说道:“老三,你怎么瞧着比之前老了些。”

    若是换个油嘴滑舌的,此时只怕会说自己是因为用心办差才衰老的。

    三皇子从小没有母亲庇护,也一直以来没有被人仔细教导过,加上这些年和皇帝关系亲近不少,便直接说道:“儿子今晨照镜子,没觉得自己变老,不过父皇您左边的白头发似乎比之前多了不少。”

    皇帝当即黑了脸,他不仅心里骂,嘴巴也骂了出来,又对着三皇子的差事挑了一堆毛病后,转而却交给他更多活干。

    三皇子像头老黄牛似的,再多的活也不喊苦累。

    许是看儿子太老实,皇帝难得起了一丝善心,许诺道:“用心办差,办好了朕把京外的园子赏给你。”

    三皇子却道:“致和园是父皇心头所爱,儿臣不要。”

    皇帝闻言笑了起来,语带试探:“不要园子,你想要什么,只要朕有,都可以给你。”

    三皇子也没啥顾忌,道:“父皇,听闻画师周延年曾经给母妃做过一幅画。”

    周延年是宫廷画师,尤其擅长人物画。

    三皇子不是不记得宸妃的模样,只是觉得普通的画作没有画出她的神韵。

    皇帝定定的瞧着他许久,确定儿子并不是装的后,便吩咐内侍去取。

    三皇子接到画卷,脸上流露出一分喜色来,当即笑着说道:“儿子定然尽心竭力办差,不负父皇所托。”

    皇帝看着哪怕神情疲惫,但还是努力让自己放心的儿子,心下忍不住一软,忘却了先前的不愉快,转而说道:“赵文晖是个人精,你多跟他学着些。”

    三皇子却没有意识到这一句话的重量,只当做这是父亲寻常的一句叮嘱,点头应了下去。

    待赵文晖接到教导三皇子的任务时,他心中一突,几乎是在片刻间就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联想到这几年来,三皇子的种种表现,督造行宫时,行宫上下只喊他是“三阎王”,便是有贪腐的心思,面对着三皇子也只能卸了下去。

    一年前三皇子进献了“土豆”,据说这是从海外寻回来的粮食作物,三皇子拿到后没有急着邀功,而是先在自家的庄子上试种,确认无误后方才上报朝廷。

    半年前三皇子前往甘北赈灾,将甘北官场上下梳理一遍,虽然引得弹劾他的折子如同雪花一样飞往皇帝的按头,但他还是没有半分动摇。

    皇帝已经老了,他哪怕知道这个国家存在的问题,也很难下定决心去革除毒瘤,他也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法,因而只能将期望留待后来者。

    “听说承英那孩子,是你的弟子?”皇帝似是无意一般问道。

    赵文晖立马解释起收徒的前因后果来。

    皇帝并不是第一天知道他们的师徒关系,此时提出来,赵文晖立马意识到,随着三皇子地位确定,皇帝自然要为三皇子准备一套可信的班底。

    赵文晖知道,不需要太久,范承英就要受到重用。

    在完成了今日的伴君任务后,赵文晖如同往常一般恭敬的走出勤德殿。

    回到家后,赵文晖正巧看见自家小儿子从外面回来。

    “你从哪里来?”赵文晖询问道。

    小儿子支支吾吾不敢出声。

    赵文晖目光落在一旁的小厮身上。

    小厮顶不住赵文晖如同利剑一般的盯视,当即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出来。

    待听到小儿子成日和承恩公府的公子一起鬼混后,赵文晖眉头紧皱,说道:“这段时日你都在家里待着,安心备考。”

    承恩公府,是二皇子的母族。

    小儿子想到新交的好朋友,想到在白月楼玩耍的快乐,当即反驳道:“我与子韧他们都约好了明日相聚,不好言而无信。”

    赵文晖问道:“你们日常在一处玩耍,花的是谁的银钱。”

    “子韧出手十分大方。”

    赵文晖叹了口气,说道:“我可曾教过你去占别人的便宜?来而不往,是君子之道吗?”

    小儿子低头不说话,他的零花钱不多,花完了家里决计一分钱都不会给他。

    “你仔细想想,你乐得养一个占自己便宜的朋友吗?他们待你的好里,又有没有掺杂着别的心思,他们可曾跟你打探过我的事?”

    小儿子只是一时被新奇玩意迷晕了眼,又不是真的傻子,他仔细回想起来,思及酒桌上那些“朋友”若有似无的打探,当即惊出一声冷汗来。

    赵文晖见他醒悟,心底也松了口气,相比较事事出色的长子,这个小儿子因为家里人宠溺,显得平庸了些,但到底不是个蠢的。

    待二皇子接到消息,知道自己在赵文晖小儿子身上下的功夫全都白费后,到底还是忍不住摔了个杯子。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爱你们么么哒。感谢在2022-04-1723:39:15~2022-04-1823:15: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蚂蚁上树爆葱花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