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8章 叔叔(完)

    且不提二皇子是如何的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前一秒还深情款款的恋人,后一秒就抛弃了自己。(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负责圈禁他们的侍卫长,接到这个消息也有些为难。

    一来邵大丫如今身份尴尬,二来他也知道新帝重视民生,也怕耽误了大事。

    侍卫长没有急着上报,而是想要确定邵大丫手中到底有没有真货,因而想要邵大丫先拿出一件来。

    邵大丫却害怕对方会截胡自己的功劳,死活都不愿意开口。

    “你说了你有数件利国利民之物,为何要吝啬一件?”侍卫长不解的问道。

    邵大丫断然拒绝。

    侍卫长便不再管她。

    一连数日,便关在小院中无人搭理,二皇子对她的态度也不好,邵大丫本可以直接离去,但她和其他侍妾们不一样,她没有嫁妆单子,原本的财产也全都充公。

    她此时还可以离开,但却又要从头再来,甚至她还无法带走自己的儿子。

    她的儿子是皇室子孙,哪怕父亲是谋逆之人,他身上也留着皇族的血。

    邵大丫唯一的希望,便是用手中的筹码,换取母子二人未来充裕的生活。

    她身上带着二皇子侍妾的印记,离开这座小院,也很难再找到人帮她上达天听,左思右想之后,她到底还是妥协了,拿出一张图纸。

    侍卫长并不是贪功之人,很快图纸通过层层上报,送到了皇帝手中。

    在经过工部的验证后,这台图纸上画出来的新式织布机确实能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邵大丫被人从那个狭窄的小院子里接了出来。

    二皇子被关进去时妻妾成群,等邵大丫离开的时候,他身边已经只有两个老婆婆,哪怕是生了孩子的侍妾们都不愿意留下陪他。

    邵大丫本以为自己马上就能接到皇帝的召见,但她却被直接送进工部。

    一群工部官员围着她,个个都红着眼睛,想要从她口中获得更多利民之物。

    这与邵大丫预想中完全不同,皇帝虽然给她奖赏了金银,但却并没有允许她带走孩子,只许她偶尔探望孩子。

    她能拿出来的新东西更多,探望的次数越多。

    形势比人强,许多她原本想要等二皇子登基后再拿出来的东西,被她如今一点一点拿了出来。

    邵大丫也曾想过以美色迷惑君王,但她却从未得到过觐见的机会,面临的只有不断逼问。

    邵大丫在工部待了两年,脑子里的东西几乎全都掏了出来。

    皇帝也在这两年时间里,疯狂推广新工具,全国上下都焕然一新。

    邵瑜偶尔出门,看着宽敞整洁的水泥路,都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邵大丫真的太拼了。

    对于水泥,邵大丫只有似是而非的印象,但在工部一群卷王的催促下,她绞尽脑汁的回忆,在日日高压之下,居然真的将水泥制了出来。

    虽然制造工艺十分粗糙,但也是这个古代国家前进的一大步。

    邵大丫在东西掏空后,为了验证她是不是真的没有藏私,又让她在工部里待了三年。

    所有人都想要她脑子里的东西,对她的态度自然不好,她想得起来时一切皆好,想不起来时有的是手段折磨人。

    等到她终于可以脱离工部时,她再照镜子时,发现往日美貌不再,只剩下一个眼神疲惫的中年妇人。

    这五年,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无止尽的工作,无止尽的逼问,她哪怕吃喝不愁,但依旧觉得自己像是一台快要报废的机器。

    她甚至觉得,这比进京时餐风露宿的日子还要难捱百倍,觉得自己不像是在工部待了五年,倒更像是在刑部待了五年,没有一日是安稳的,没有一日不需要提防突然的刑讯。

    “上车吧,”

    邵瑜不知何时已经在工部衙门外面驾车等着。

    邵大丫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乖乖上了马车。

    哪怕她和邵瑜关系不好,但如今孑然一身,一想到还有人在等着自己,她心里也还是高兴的。

    马车沿着道路缓缓前行,邵瑜坐在外面,她坐在里面,叔侄二人一路无话。

    早在她离开刑部之前,她就接到了邵瑜的信,邵瑜信中说了会来接她回家。

    邵大丫也是在这个时刻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叔叔,似乎并不是普通的木雕师,消息竟是意外的灵通。

    两刻钟后,马车停了下来。

    “他们在等着你。”邵瑜说道。

    邵大丫自然知道他们是谁,离家多年,弟弟妹妹在她脑中已经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她是个穿越者,和这具身体的亲人本就没什么感情,此时再相见,她心里没有激动,只是觉得尴尬羞愧。

    邵大丫走得不快,接近院子门口时,她听见了里面的嬉闹声。

    熟悉的小孩子声音。

    邵大丫转头看了邵瑜一眼,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一道身影从里面跑了出来,直直的扑进邵大丫怀里。

    “娘。”*童清脆的喊道。

    “陛下念在你多年功劳的份上,特许这孩子改姓。”邵瑜解释道。

    这是邵大丫和二皇子的孩子,因为身上的皇族血脉,他本该陪着二皇子圈禁一辈子。

    “娘,外面街上好多好玩的,二姨和小舅舅真好。”小孩子一脸天真单纯的模样。

    邵大丫往不远处看去,邵静婉和邵小东并排站着,两人眉宇间隐约还能看出几分小时候的模样。

    邵大丫回想起来,自己对他们其实并不好,她离家时带走了所有的钱,她嫉妒弟弟更得家人看重,又觉得妹妹是个麻烦精跟屁虫。

    这么多年,她似乎没有带给这些人什么好处,但他们如今还是愿意善待她的孩子。

    “我……”邵大丫想说自己做错了。

    在二皇子府你争我夺,在工部面对那些官员时时刻刻的高压审问,她如今疲惫不堪,因而格外珍惜自己得到的善意。

    “无事,日后好好过日子便是。”邵瑜从她的眼神看出来,眼前这个野心勃勃的穿越者,终究还是怕了。

    在工部当牛做马如同地狱一般的生活,让她意识到一个没有根基之人,冒然卷入政治是一件多么凶险之事。

    邵大丫的后半辈子过得并不安稳,在工部的日子实在太过痛苦,让她经常半夜心悸惊醒,偶尔看到窗外的树影都会吓得惊声尖叫。

    哪怕逃离了牢笼,她心头的枷锁还在,总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鞭子就抽到身上了,就这般终日心绪不宁,她离开人世的时候甚至不到五十岁。

    邵小东在科举上天赋很高,二十出头的年纪便已经高中榜眼,而后按部就班的做官,也曾位极人臣,也曾遭遇贬官,但最终还是平稳致仕。

    邵静婉继承邵瑜衣钵之后,倒是青出于蓝,一辈子醉心木雕,并未婚嫁,她的作品流传到后世,件件都是无价之宝,以女子之身在封建王朝里留下这样浓墨重彩的一笔,倒是惹来无数后人推崇。

    邵瑜与郑珊一生无子,夫妻相处五十载,最终在同一天共赴黄泉,也算是白首不分离。

    邵瑜再次睁开眼睛时,头顶是一盏发出昏黄光亮的灯泡。

    “你怎么又将碗摔碎了?”

    穿着粉色衣裙的少女,正在一脸不高兴的指责另一个少女。

    被指责的少女穿着明显不合身的浅绿色长裙,裙子下摆还有缝补过的痕迹,她此时一脸唯唯诺诺,怯生生的看着粉裙少女。

    “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粉裙少女气呼呼说道:“这是你三天里摔掉的第五个盘子了!”

    “灰姑娘?”邵瑜忍不住嘀咕道。

    作者有话要说:想了想,还是狠不下心来虐人。

    感谢在2022-04-1923:53:09~2022-04-2023:56: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开花落5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