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6章 对照组(二)

    柳枚却半点都不在意邵郁珠的愤怒,反而越说越来劲,恨不得立马就能坐实邵郁珠虐待儿童。(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吧。”燕晶站出来打圆场。

    燕晶是当红的一线明星,在圈子里人脉很广,柳枚也不敢惹怒她,便给她面子,识趣闭嘴。

    燕晶也不想过多掺和别人的家事,她将邵瑜交给匆忙敢来的导演,便打算回房间。

    但邵瑜却拉住了她的衣袖。

    燕晶微愣,一低头,便看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晶晶阿姨,今晚我可以和敏之哥哥一起睡吗?”邵瑜怯生生的问道。

    燕晶虽然不想掺和进别人的架势里,但此时看着有着天使面孔的小孩,巴巴的望着自己,也不禁有些心软。

    “不行,我不允许邵郁珠却在燕晶开口之前,便抢先一步拦截下来。

    邵瑜闻言,眼眶里立马蓄起了眼泪,这一副可怜模样,激起了在场大部分女性的母爱之心。

    “两个孩子玩得来,你又何必拦着。”导演不太理解。

    邵郁珠说道:“邵瑜晚上还要学画画,他不能这样傻玩。”

    燕晶听了这话,顿时满脸不可思议,说道:“现在都快十点了,小孩子该睡觉了。”

    在场养孩子的人,都觉得邵郁珠有些离谱。

    邵瑜适时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困困。”

    小孩子肉嘟嘟的小脸,红通通的眼眶,此时一脸犯困的模样,让众人看得心都化了。

    燕晶蹲下身来,问道:“小瑜,你很想跟敏之哥哥一起睡觉?”

    邵瑜用力点头,说道:“敏之哥哥给我饼干吃,我喜欢敏之哥哥。”

    燕晶听到邵瑜这般夸赞她儿子,心下又软了三分。

    “郁珠,小瑜既然想跟我家敏之一起,那不如今晚就让两个小朋友一起休息,也能培养小孩子的友谊。”燕晶朝着邵郁珠说道。

    邵郁珠心说培养个鬼的友谊,但也不知道不能将内心想法暴露出来,又推脱道:“这孩子顽劣得很,我怕他带坏敏之。”

    邵瑜闻言低下头,说道:“妈妈,我会乖乖的,我不是坏孩子。”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邵瑜虽然白天的录制中表现得不够聪明,也没什么才艺,但她被外婆教导得很好,不是那种喜欢捣乱的熊孩子。

    此时邵郁珠一个劲的给儿子泼脏水,自然没什么人信,反而只觉得邵郁珠这个妈妈似乎不太正常。

    邵瑜继续说道:“妈妈别打我,我会努力,成为什么都会的好孩子。”

    说话间,他似是无意一般的露出胳膊来。

    小孩子白嫩嫩如同藕节一般的小胳膊上,赫然有着好几道青紫色的印子。

    这些掐痕十分显眼,且能轻易分辨出来,都是大人的手指留下的痕迹。

    在场几个当妈的,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柳枚这个一直说风凉话的,都忍不住嘀咕道:“对孩子下这样的狠手,真是亲妈吗?”

    燕晶再度将孩子护在身后。

    导演脑子嗡的一声,他只觉得事情大条了。如果不是在自己的节目组里,而是在旁的地方,他都可以当做视而不见,但这是在他的节目中。

    邵郁珠和节目组签了这一季的合约,她虐童的事情要是爆出来,那整个节目组都要倒大霉。

    他本来以为就是当妈的管教不听话的小孩,但现在没看出来孩子有多熊,倒是被当妈的开了眼界。

    导演脑瓜子转的飞快,第一时间将围观的人群疏散,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事后又叮嘱工作人员去跟围观群众打招呼,务必不能将事情传出去。

    毕竟一旦传出来,可能上头的铡刀就砍下来了,这个节目能不能播出去都是两说。

    紧接着,他就拉着邵郁珠进了一旁的小房间。

    “姐姐,咱们这个节目是直播,你明白吗?”导演问道。

    这节目采用**平台直播,后期再剪辑之后在电视台播放,电视台的播放内容还可以控制,但直播的内容就全是不可控了。

    邵郁珠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说道:“我知道,所以给小孩穿的都是长袖。”

    导演听了简直要疯,邵郁珠压根就没有一点为人母的自觉,估计脑子里也没有将小孩当人。

    “这么热的天,小孩子随便抬一抬袖子,摄影师要是不注意拍下来了,观众会看不到吗?”导演反问。

    邵郁珠却依旧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道:“邵瑜乖着呢,我跟他说了不准让人看见掐痕。”

    导演:……

    “你说了不准让人看见,那我们怎么看见的?”

    邵郁珠一僵,但很快又说道:“就算身上有点痕迹又怎么了,小孩子磕磕碰碰多正常。”

    “那是磕磕碰碰吗?手指印那么明显。”导演忍住想骂人的冲动。

    邵郁珠说道:“这崽子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观众还能管我怎么管教小孩?”

    导演听着这些无知无畏的话,额头上青筋都要冒出来了。

    邵瑜才六岁,幼儿园大班的年纪,并不是上初中上高中的叛逆期,他还是要受到绝对保护的年纪,真要被大众知晓,儿童保护组织绝对会找上门。

    “我不管你在家是怎么教小孩的,在我这里,你要是敢继续这样对小孩,那我就只能跟你解约。”导演懒得再继续废话,直接下了最后通牒。

    邵郁珠说道:“你没有正当理由跟我们解约,是要赔违约金的。”

    导演想着与其事后暴雷,还不如现在狠下心来解约,为了节目,说道:“赔,又不是赔不起!”

    相比较一些违约金,邵郁珠更想要名气,她此时见导演铁了心要解约,也不敢再闹下去,只说道:“要我不动手也行,必须多给我们一些镜头。”

    导演见她妥协,也没有继续再说解约的话,表面上答应了剪辑多给她一些镜头,但实际怎么操作,却是许久以后的事了。

    “我去接孩子回来。”邵郁珠跟导演谈完,便打算将孩子从燕晶那接回来。

    导演立马道:“今天就算了,孩子估计都睡着了,别折腾了。”

    燕晶的房间里,她正在给邵瑜涂药,她的儿子郑敏之也在一旁看着。

    “疼吗?”燕晶问道。

    邵瑜点点头。

    燕晶看着小孩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忍不住心下一酸。

    邵瑜却扬起小脸,笑着说道:“阿姨能给我呼呼吗?外婆说呼呼了就不疼了。”

    说着就给燕晶示范怎么呼呼。

    燕晶心下越发酸楚。

    郑敏之凑了过来,学着邵瑜的样子吹气:“呼呼~呼呼~”

    上好药后,燕晶温柔的哄着两个孩子睡觉,确认睡着后,方才熄灯。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么么哒。

    感谢在2022-05-0722:58:02~2022-05-0822:56: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分先后10瓶;蚂蚁上树爆葱花、剁手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