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9章 风起云涌

    结果如愿了,黛玉可以自行回家婚配,而贾家那一边,探春跟老太太梦中世界里的情况一样,太子那边的人动了手脚,让她在复选的时候落选了。(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这个结果让贾家有些人很无奈,这不是她们想要的结果!

    不过在知道林家这边的情况之后,又高兴了起来,她们失手而归,林家那边结果也没好到哪去啊!

    不是选秀,还能有什么贵婿不成?

    探春回来之后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她是想要从这家里挣脱出去的,她的表现也没有问题,但那些人故意找茬,她再怎么退让都于事无补,能好好的回家,已经是她努力的结果了。

    回来之后……探春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在何方。

    以嫡母的性子,不把她“卖”一个好价钱是不可能的。

    林黛玉却是很欢喜,撂牌子好啊!

    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

    她一点都不想和皇家扯上关系,不仅仅是皇宫,就是皇子也是。

    二姐姐在四阿哥的府上,后院已经是人少且清净的了,都有那种脏事发生,去到别的皇子后院,就会没有吗?

    林黛玉不抱有多少希望。

    最主要的是,进了皇家,她受委屈了,还能回家吗?

    但若是许配给其他祖母、父亲给她找的人家,她若是受欺负了,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打上门去,给她撑腰!

    老太太笑的合不拢嘴,拉着黛玉的手不停说话:“好啊、好啊,太好了!”这一关过了,除非圣旨指婚,黛玉的婚事就是他们林家自己做主了。

    她还在,儿子也还在,那贾母已经瘫了,她已经左右不了黛玉的婚事了!

    林老太太回头一看,林家孙辈有琛玉,重孙辈有元哥儿,林家血脉不会断绝,梦中世界不得善终的黛玉眼看着也有了新的人生,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立刻闭眼,都没有遗憾了。

    林如海也高兴,这下子就能放心的给小女儿相看合适的人选了。

    没多久,却又传出来一个消息,雍亲王府上的二阿哥弘昀病了,这本来不算什么特别的事,人吃五谷杂粮,生病是避免不了的,但她病得严重,且越来越严重。

    伺候的人脸上的苦色能滴出水来,眼看着就不好了。

    珞玉为了避嫌,都不让自己几个孩子乱走动,就怕给了某些人机会,让他们能把脏水泼到他们头上。

    李侧福晋日夜守在二阿哥的床前,用自己的血抄写经书,只希望他能恢复健康,只结果并没有什么好转。

    弘昀没留住。

    他今年十岁,已经是一个半大少年了,他这一去,对李侧福晋的打击无与伦比。

    她的儿子性子温柔,又对她这个额娘十分体贴,是她最看重的孩子,含辛茹苦养到这么大,结果一场病下来就没了!

    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不仅仅是李侧福晋病了,就是四阿哥,都喝了药汤。

    就是四福晋也不想看到这一幕,若是她的弘晖还在,弘昀没了就没了,但现在情况不同,在李氏的两个儿子中,她跟弘昀的感情更为深厚一些。

    弘时……他更执拗一些,资质也比不上弘昀。

    他能争的过林氏所出的儿子吗?

    珞玉也提起了心,养儿忧到九十九这话没错,她的几个孩子现在才这么点大,离他们长大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不到闭眼的时候都无法安心。

    这对于雍亲王府来说无疑是一场地震,但放到整个大清朝来说无足轻重,最起码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时

    间一晃而过,就来到了康熙五十一年。

    这是一个特别的年份。

    雍亲王府的二格格雅慧被册封为郡主,出门了,这是雍亲王府儿女辈的第一场喜事。

    办的很隆重。

    珞玉身为侧福晋,也为了这场婚事忙里忙外,忙完了,都瘦了两斤。

    本来四福晋和李侧福晋是不想让她帮忙的,但这权她为什么不要?

    她有三个儿女,虽然早了些,也是能积累经验的。

    这一年是风起波涛的一年,太子那边不知道是因为皇上的忌惮,还是大势力,最终还是引起了康熙的雷霆出手。

    从户部尚书沈天生索银开始,牵扯出了一大串。

    贪污的金额说起来真不算什么,**党重要人物刑部尚书齐世武受贿三千两银子,步军统领托合齐受贿二千四百两,兵部尚书耿额受贿一千两,这算什么?

    不知道多少妇人几支发钗就上千两!

    还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俗语,以他们的官职,或许都不把这个放在心上……这在贪污大案中只是微不足道的数字,只因他们是**党,皇上又对太子忌惮,处罚从重,全都被判绞监候,秋后处决!

    毫无疑问,太子一党被重重打击了,其他依附太子的人都惶惶不安。

    他们感觉不妙,这不妙的预感成真了,在九月底康熙巡视塞外回京,就向诸位皇子宣布:“皇太子胤礽自复立以来,狂疾未除,大失人心,祖宗弘业断不可托付此人。朕已奏闻皇太后,著将胤礽拘执看守。”

    太子又被拘禁了,天,又变了。

    诸位大臣看着上面皇上的淡淡表情,一时之间,都没有人敢说话。

    还不等**党其余诸人想办法,第二日,御笔朱书向诸王、贝勒、大臣等宣谕重新废黜二阿哥的理由。

    康熙:“各当绝念,倾心向主,共享太平。后若有奏请皇太子已经改过从善、应当释放者,朕即诛之。”

    他这话并不只是说说,凡是给废太子求情的、重新立储的,都没有个好下场。

    有一就有二,有了先前废太子的事在,这一次废太子,大家已经不意外了,这是第二次废太子,那么会有第二次的复立吗?

    大家都不敢保证。

    但更多的人都不想出现第二次的复立了,包括林如海。

    这一次**党损失惨重,有不少还是林如海弹劾的,他不得不弹劾,这是他的职责所在,这也是皇上的意思。

    这样一来,如果有朝一日太子重新回到了原位,登基,他,以及林家都讨不了好。

    许多大臣也累了,很多人不想投靠谁,但在那种局势下,不得不蹚浑水,站队来站队去,只得了一场空,还没了名声。

    再来几次,命都要没了。

    大家不想,二阿哥也没有就此死心,他本身也是抱有期望,借着太医为太子妃看诊的时候,用矾水写信与外界联系,又被发觉,加深了康熙对太子的戒备。

    他已经被拘禁了,他还想做什么?

    剩下那些还活跃的**党就倒了大霉,要么被处死,要么进了大牢。

    相比起上一次废太子时候对**党的处罚,这一次太子损失惨重,多年积累,几乎付诸一炬。

    京城风起云涌,但这个时候云舒瑶已经看不见这些风云了,因为她出远门了,她去西北看儿子了。

    就她一个人去。

    唐婉欣倒是也想去,但元哥儿还小,而且奔波劳累,等琛玉任期满了就会调走了,他们母子千里迢迢过去不值得。

    云舒瑶就不一样了,首先,她身体好,其次,她不用管家,说出门就能出门。

    这一回出门,她去的地方就多了,林府众位护卫都无语了,她这是故意绕路的吧?

    绝对是故意的吧?

    虽然是提前说了会绕些路,但他们也没想到她会绕这么远啊!

    好吧,也不是不行,主家自己都没问题,他们走的轻松,还有赏银,走这一趟,不亏。

    云舒瑶绕了好些地方去看《百物图》上面的天材地宝,有一次扑空了,虽然那一僧一道在那里留下了遮掩的手段,但还是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云舒瑶去到的时候,悬崖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一个地方灵植还没有成熟,看情况还要一两年,不过那遮掩的阵法是好的,云舒瑶在这里停留了好一段时日,学习这个遮掩的阵法。

    那阵法是用玉石来催动的,带有灵气的玉石,放到外面就是极品玉石,价值连城,云舒瑶看的眼馋,这样的好东西对灵镜的恢复也有用,但这样的东西她没有替换的,一旦拿走,这里的灵植也保不住了。

    最后一个被她成功拿到手,那是一棵古树,一棵可能活了上千年的古树,在那空树心里长了两朵蘑菇,一大一小,大的有拳头大,小的只有小指大小。

    这是一种能恢复修为的灵药,不到年份的没有用处。

    云舒瑶取走了大的那朵。

    她这一路走走停停,折磨了琛玉。

    每隔一段时间,他就算一下路程,姨娘应该到了吧?

    没到,收到信一看,姨娘拐弯去游山玩水了。

    行,去散散心也好,现在回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还是没到,姨娘走着走着,又去访名山古迹了。

    难得出门一次,也没耽搁太长时间,现在到哪了?

    还没到……

    三番四次,琛玉佛了。

    怪不得姨娘信上说不着急呢,这是提前给他透话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啊。

    做儿子的,能怎么样呢?

    只是他有好消息想要告诉姨娘,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啊!

    等真的接到了姨娘的马车,琛玉一声长叹:“姨娘,你总算到了!”

    云舒瑶一下马车,看到的就是儿子那幽怨的目光,咳咳:“是啊,我来了。”

    理不直,气也要壮。

    “什么好消息,你不是说了好几回了吗,说吧。”

    说到这个,琛玉就收起那番只会在姨娘面前偶尔才会出现的不稳重姿态,压抑着自己的喜悦,进了屋子,打发走其他人,才开口:“姨娘,你去年给我的种子,一整片都丰收了!同一块地,同样伺候,收成却多了足足两成!”

    种了几年了,每一年的表现都比前一年更优秀,今年是最好的!

    云舒瑶很淡定:“是啊,我知道,在南方肥沃的地方,能多三成。”

    琛玉:“!!!”姨娘你怎么能这么冷静,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同样的土地,收成能多三成,能养活更多人,让更多的人不会饿肚子!

    虽然红薯、土豆、玉米等作物产量不错,但也有问题,一个是推广,一个是这些东西只能粗陋果腹,朝廷收税是不认的,价格也低廉,吃多了人也不适应,比如红薯,吃多了烧心。

    主粮,才是大家真正认可的“粮食”!

    云舒瑶:“我知道。”若是不知道,她辛苦折腾这么久难道是为了好玩?只不过……产量增加三成看上去确实是很不错,但这小麦原产量一亩才多少?

    良

    田才一百多斤!下等田亩产数十斤而已!

    就算增加三成,很多地方也达不到亩产两百斤。

    所以她高兴不假,这能给她带来名声、地位、功绩,却也高兴的有限,因为把视线看的更远一些,普通老百姓的日子还是很苦,许多人辛苦一辈子,为的就是吃饱穿暖这几个字。

    哪怕云舒瑶并没有那份“天下衣食无忧”的豪情,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心里也不太好受。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