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0章 笑话

    最早时期的司稼寺之主官为九卿之一,权利地位自是不用说。(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官职上的改制等,如今的司农稼虽不至于如两年前的屯田司那般是个虚职,但其权利和地位也被削减和改制许多。

    只是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一般情况下司稼寺设卿一人为主官,少卿一人为副官。

    司稼寺之主官和副官也皆在,永兴帝却突然这般任命那位林大郎。

    “圣上这是何意?”

    “你还不知?圣旨上不是都说了吗?命那位林大郎主农事,育良种,修田器。”

    “我自是知晓这些,我是说圣上这般做的目的到底是何意!”

    “也是这位林大郎于农事上天赋过人,圣上这般任命,倒也能理解......若要我说,其实这般也好。”

    所以如今的林立文这个官,依旧是属于原本的官员编制里多出来的那一位。也是永兴帝特意这般去任命的,为的便是能让林立文在他所擅长的领域里,更好的发挥出他农事上的才能。

    *

    “大郎你没事吧?圣上没有责怪你吧?”待到林立文从宫中归来,林老头便赶忙问道问道。

    林家众人也一脸紧张的看了过来。

    早些时候,知晓圣上要传召林立文时,可把林家众人吓坏了。大家都很是后悔,不该随着林立文一道住到这庄子上来的。

    毕竟林立文是个做官的,哪有当官的不在衙门里坐班,天天蹲地里的啊!

    “爷,我没事。”林立文咧嘴笑道:“圣上传召我并不是要处罚我,只是给我重新换了个官做。”

    林老头追问:“换了个啥官啊?”

    “司稼少卿,就是一个农官。”林立文笑着回答。

    见着林家众人好像没怎么听明白,林立文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就是专门在地里干活的官。”

    林老二震惊:“竟然还有这样的官!”

    “有的。”林立文高兴道:“往后我便是日日待着田庄里种地,也断不会有人再因此事而参奏我了。”要知道林立文如今可是得了永兴帝特意下达的旨意,让他主农事,育良种,修田器的司稼少卿。

    这下子,林家众人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然后这一回,京中的那些官大人们可不再是听说,而是亲眼见着那位林大人携带着他那一家子的人,选了个日头极好的天气,欢欢喜喜的搬家去了京郊。

    *

    田庄这边,原本那些官使们居住的房子如今也被修缮了一遍。其实这些屋子之前修缮的就挺不错的,因为那些个官使们也是拖家带口的居住在这里的。因此这些房屋也修建的够大够多,且卧室和正厅等房间里,还都装置着火炕和火地。

    如仓房杂屋等也一应俱全。

    因此林家需要动的地方不多,只是大致的检修了一遍,然后在房屋外还修建了一堵较高的土墙,将整个屋子围了起来。

    作为京郊附近的官庄,在太平日子下,这地方的治安基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林立文修建围墙只是用来防备一些山野动物,毕竟田庄可是紧挨着一片山地。

    但林家居住的房屋虽动工不多,可是养殖区却得大规模修建。庄子里的那些个佃户还要忙林立文交代下来的春耕事宜,因此他只能花钱去别处招人。

    林立文将养殖区的地点确定好,又将养殖房的设计图画了出来,便把这事交给林老大去负责了。这些养殖房的设计其实跟当初在林家村时所修建的差不多,只规模大了些,因此林立文也不用担心林老大会看不懂图纸。

    这几日温度也越发的高了,面对这一千三百多亩的地的种植规划,林立文也有了一丝紧迫感。

    庄子上缺的东西还不少,如一些林立文需要的本地果木,还有时下种田必不可少的农家肥,腐殖土等等……

    庄子上的佃户们虽多,但是春耕要忙的的事情也多。

    因而林立文还是决定花钱去购置。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林大郎正花钱大肆收购粪水呢!”

    “真的假的?”

    “自是真的!给的价钱还不低呢!”

    “嘿,倒还真是那个林大郎能干出来的事!”

    “要我说,他这个官其实也不好做。瞧瞧他这几年,北地,西州的跑……好好的一美男子,竟晒成了黑大壮。”

    “若不然他一白身又如何能做到今日这般高官!”

    “倒也是这个理……”

    京中的官大人们其实一直都有在注意林立文的动静,毕竟这位不仅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永兴帝为其破例改制,也是短短时日就在农事上屡创奇迹者。

    好些官大人们其实也都有在猜测,林立文这一次在官田里又会创造何种奇迹出来。

    而除开这些官大人们对林立文最近的一连串动静私下讨论了些许,京中的百姓们更是议论纷纷。

    “粪水当真能卖这般好的价钱?”

    “这可是那位林大郎说的,哪还有假!”

    “我听闻那位林大郎还要收一些果木苗?”

    “收啊!只是要的量好像不大,便都被他那庄子里的那些佃户家的小儿们包了……还有那什么腐殖土,使得那些个小儿们近日挣来了不少银钱呢!”

    “啧,不是传言那位林大郎极为抠门么?怎的这一回他竟这般大方了!”

    “这我便不知晓了,不过这位林大郎确实是真金白银的掏了钱出来……”

    因着这年头带娱乐性质的东西就不多,又难得林立文还是那么一位知名度极高的官大人。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京城到处都能听到讨论林立文花钱购买粪水等事宜。

    前些日子出发去参加同窗好友婚事至今日才归京的林立泽,在进城排队时便听闻了这些传言。惊得他连忙对队伍里谈论这事的两个路人询问道:“敢问一下,两位刚刚言语中的林大郎,可是那位屯田司林员外郎?他可是归京了?”

    “确是那位林大郎,不过小兄弟你这消息也太滞后了。那位林大郎如今可不在屯田司任职了,他已然升官至司稼少卿了!”对方回道。

    林立泽又惊又喜,便又继续询问:“我刚还听闻你们言他收什么粪水……不知可否与我详细说一下。”

    如今大家可喜欢聊林大郎的那些个事情了,主要林立文这官做的也很是特立独行。别的那些官大人们总感觉离他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很遥远,可是这位林大郎却不同。所以这话要是用现代的词语来说的话,也可以叫很接地气。

    那两位被林立泽拉着询问的路人,便眉飞色舞的与他说起了林立文最近做的那些个事情。

    当他们讲到林立文这次大概花了多少钱买粪水的时候,还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言那一向来以抠门出名的林大郎,竟靠着买粪水一事洗掉了身上不少抠门的名声。

    这也是最近京中百姓们最喜欢的一个笑话了,反正听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这两位路人讲得也很是带劲,也等着林立泽如他们一般哈哈大笑时,却见着林立泽脸上笑是笑了,但是这笑容好像不大对啊!

    他们是当乐子来笑的,这位却是高兴中好似还带着几分激动?

    林立泽这时确实又高兴又激动,于是他便对两位路人拱手行上一礼:“多谢两位告知我这些事。”

    然后在两位诧异的表情下,眼见着就要排到了的林立泽,却从队伍里退了出来,转身便走了!

    “哎,小兄弟,你不进城了么?”路人喊道。

    只听见林立泽欢快而又响亮的声音传来:“今日不进城了,我要去城外寻我大兄!”

    “他大兄是谁啊?”

    “我怎知?不过他这人倒是好生奇怪。”

    “是挺奇怪的,听了林大郎的那些个事,他居然都不笑……”

    *

    如传言说的那般,林立文最近确实花了不少的钱。

    粪水,腐殖土还有果木等,其实花费并不是最多的。大头是在农具订做和家畜等购买上。

    早些时候林立文便让吴六去到京中各铁匠铺子里,分批下了农具订做。如此一来,农具制作的速度也跟着提升了许多。

    眼下第一批农具也已经送到了庄子上来,让那些佃户们使用上了。

    这些佃户们本就是耕种的老手,因而一些常见的农作物种植只需要林立文简单的交代下去便可以了。真正需要林立文教授大家的,是他从西州带回来的那些果木和种子。

    考虑到京中的气候,林立文开始准备带大家给甜瓜和寒瓜在提前育肥好的苗床地里进行播种育苗。

    不过播种前,还需准备另外一件事。

    “大人,您看看这些种子够了没?”这日,一佃户递给了林立文一大包种子。

    这种子是时下一种瓠瓜的种子,属葫芦科。这种瓠瓜嫩的时候能做菜食用,细腻柔软带微甜,还可以切成细丝晒干留待冬日食用。等到它老了以后又可以拿它做各种容器使用,因此特别受这时候老百姓的喜爱。

    老百姓们可以不种植任何水果,但凡是能种植瓠瓜的地区,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植许多。

    因此林立文一说需要购买一些瓠瓜种子时,庄子里的那些个佃户便言道他们家有,还问林立文需要多少,大有一副管够的架势。

    如眼前的这位佃户给林立文送来了这一大包瓠瓜种子,那语气那神态仿佛也在告诉林立文,若是不够他立刻还能寻来更多。

    林立文顿时哭笑不得,连连表示:“够了,这些够多了!”

    而林立文要这些个瓠瓜种子,并不是如时下百姓们那般种来食用,而是拿来与寒瓜嫁接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