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六章 老祖出山

    洛堂宇登时心跳如鼓,还是被他们知道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花香莲咯咯笑道:“苏奚辰啊苏奚辰,你也有今天!”

    张寿柏大步向前一迈,轻蔑的翘起嘴角道:“洛堂宇,让路吧!乖乖献出天衍宗,没准我们还能大发慈悲,饶你一命!”

    “哼,翡苓秘境之事乃是洛堂宇与苏奚辰二人指使门下弟子所为,我身为玄意宗的掌门,就算他跪下朝我磕头认罪,我也绝不饶他!”邓景耀淡淡的瞥过张寿柏,对着洛堂宇阴狠狠的说道。

    周光晖哈哈大笑,“张掌门,若是你门下弟子被如此屠杀,你还活原谅他吗?”

    “就是,张掌门站着说话不腰疼!”花香莲捂嘴嘲笑。

    张寿柏脸色涨红,“我方才只是在哄骗洛堂宇罢了!此等阴险狡诈之徒,我怎么可能将他留于人世?!”

    “没错,我们不能放过他们一人!”霍华鸿面容带着肃杀之色,将太虚圣主,史家家主,三大宗派掌门一一扫过。

    “洛掌门……”元正清与一众弟子站在洛堂宇身侧,听着几人毫不掩饰的杀意,手足无措的唤了一声洛堂宇。

    洛堂宇神情紧绷,道:“你们可是想清楚了?我天衍宗苏峰主就算是进入孽狱殿一趟,那又怎样呢?你们谁看见他真的受伤了吗?”

    他的嗓音震耳欲聋,有着毫不畏惧的底气。

    楚宫明眉头微皱,瞥过邓景耀道:“邓掌门,你确定苏奚辰的境界掉落了吗?”

    邓景耀心中不屑于他的胆小谨慎,嘴角一勾,朗声回应道:“自孽狱殿一行之后,苏奚辰再也没有出过手,确实没人能确定他的境界掉落了……但是,在两天前,苏奚辰却急急的想逼我们离开,这反倒证实了一件事。”

    “他的修为再也比不上当初了!”

    邓景耀有条不紊,掷地有声的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楚宫明几人半信半疑的神情,倏忽在这瞬间有了明确的判断。

    “洛掌门,苏奚辰若是无事,就让他出来面对我们啊!”花香莲双眸闪烁亮光,挑衅的盯着洛堂宇,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神情变化。

    洛堂宇藏于袖袍中的双手握拳,汗水浸湿了里衫,强作镇定道:“花掌门,这才两日不见,你就想他,想到这种地步了吗?深更半夜跑到本门来找他!”

    花香莲神情一怒,“你在胡说什么!我半夜跑来天衍宗,是着急来看他是怎么死的!”

    “本座何时要死了?”一袭白衣,在夜幕里极为刺眼。

    邓景耀双眸一眯,看着他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元正清倏忽抖了抖身体,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这个邓掌门,看起来真邪门!

    苏奚辰淡然的凌立空中,掠过扫过花香莲一眼,对上了邓景耀噬人的目光。

    “邓掌门,你真当我天衍宗无人了吗?”

    邓景耀低沉的笑了几声,“天衍宗老祖被你请出来了吧?褚谷老祖,既然已经出山,不如就正大光明的相见一面吧!”

    苏奚辰面色平静。

    洛堂宇如坠冰窖。

    不是因为苏奚辰太冷,而是因为邓景耀什么都预料到了。

    天衍宗还未飞升的太上长老,如今仅剩褚谷一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好狂傲的玄意宗小辈!倪乾松小人,别藏在后面了,本尊早就看见你了!”山石崩塌,一人从中飞出。

    褚谷仙气飘飘,抚着胡须笑看着众人。

    “天衍宗的太上长老褚谷!”张寿柏惊讶一声,直愣愣的注视着他。

    褚谷一出,花香莲,楚宫明,史长立与周光晖几人,神情都有些凝重。

    随着褚谷的嗓音传出,邓景耀面色微变,在玄意宗带领的一大堆弟子当中,一人横飞而出。

    倪乾松面色难看的呵斥道:“褚老谷,事到如今,你还不赶紧认降吗?”

    苏奚辰静静地凌立空中,对二人的出现仿佛视若无睹,

    洛堂宇暗道邓景耀虽然猜的**不离十,但褚谷乃是他专程去请出的,苏奚辰并不知晓此事。

    说实话,同门这么多年,他仍旧摸不透苏奚辰到底在想什么。

    明明宗门都到了生死关头,他这几天却依旧冷漠淡然,丝毫没有向褚谷老祖求救的意思,导致他内心焦灼,终于在今天早上忍不住越过苏奚辰,独自拜访了褚谷闭关的密室。

    “认降?”褚谷极为鄙视的瞥了一眼倪乾松,高声道:“我天衍宗,几万年来,都是穹境大陆的第一宗门,就算是到了今天,也没有丝毫例外!”

    “万年老二玄意宗,虚伪小人倪乾松,你们今日过来,都是来送死的吗?”

    褚谷笑盈盈的扫过众人,周身虽无杀意泄露,但目光所及之处,无一不让人感到后背发凉。

    “这就是化神后期的力量吗?”花香莲在心中暗暗想道,眸光极快的掠过苏奚辰,轻咬着下唇,有些不甘之色闪过。

    玄意宗必定有所准备!

    花香莲把视线转移到倪乾松和邓景耀二人身上。

    倪乾松嘲讽的勾唇一笑,“褚谷老家伙,你闭关多年闭傻了吧?真以为我们找这么多人过来,是来给你们天衍宗送菜的吗?”

    “哈哈哈……”邓景耀在听见褚谷说出万年老二时,眸光闪过寒芒,此时冷笑盯着褚谷。

    洛堂宇眉心狂跳不止,总感觉有不好的事在发生。

    琉婪国的君王为何还没有赶到此地?

    “褚老祖,洛堂宇,苏峰主,若是你们的帮手琉婪国选择支持玄意宗,导致天衍宗孤苦伶仃,没有任何助力,该怎么办呢?”

    邓景耀含笑说出这句话,

    洛堂宇眼皮子动了一下,心中的不安倏忽有了解释。

    “荒唐,池羽书乃是苏峰主座下的大徒弟,琉婪国怎么会选择帮助你们玄意宗?”

    即便洛堂宇心底已经相信了他的话,但面对围绕在天衍宗山门处众多弟子的期冀目光,他只能坚定的反驳这些话。

    邓景耀嘴角上扬,眉梢眼角都带着狂傲不羁的笑意,“池羽书是他的大徒弟没错,但池羽书现在在哪里呢?他难道不是被你们设计陷害关在翡苓秘境里了吗?”

    褚谷抚着胡须的右手微微一滞,双眸泛着冷光道:“邓景耀小儿,是你把羽书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