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四章 相撞

    “鲛人族公主,属于地轩叁号包厢的客人!”

    他立时宣布敖芊的归属,暗自运转灵力,把声音传到了四面八方。(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权罄眸光暗沉,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地轩叁号包厢。

    钱暮简微微仰着脑袋,嘲笑的对着权罄道:“权老儿,你不是说鲛人公主非你莫属吗,怎么现在成了别人的?”

    权罄眼皮子向上一抬,斜眼扫过他,“价高者得,这位仙子既然有极品灵石在手,我权家,自然是抢不过了。”

    夏满侯眼睛一眯,暗自瞥了权罄一眼,眸光精芒闪烁。

    这个老家伙,突然低头认输,是在打极品灵石的算盘吧?

    还有钱暮简,这两人绝对不会放过这头肥羊!

    “权老儿主动认输,出乎我的意料啊!”钱暮简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身随意坐到了大厅的某个座位上。

    权罄没有回话,大手一挥,坐在了大厅座位上,“夏少主,该竞拍下一个妖兽了吧!”

    “权家、钱家的老祖居然把鲛人公主让给这个不知名的仙子了!”众人低头低声议论。

    权罄、钱暮简高坐大厅之上,泰然自若。

    夏满侯抬眸掠过趴在地上发抖的拍卖会主持,轻轻挥手命人把他带了下去,自己走上会台中央道:“下一件拍卖物品,是诸位期待已久的——鲛人族海皇!”

    “鲛人族海皇终于要出来了!”

    “哈哈哈,妖兽就是妖兽,就算是一族之长,也逃不过被捕捉的命运!”

    “啧啧啧,海皇全身都是宝啊!不知道这次竞拍会有多么激烈!”

    在众人热火朝天的议论声中,鲛人族海皇被隆重的带了上来。

    巨型水缸从天而降,响起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鳞片绚烂的鲛人族海皇双手被缚,鱼尾缠着道道银锁,激烈的用头撞击透明屏障,喊出撕心裂肺的狂叫声。

    “父王!!!”敖芊挣扎的不愿离去,纵然双目失明,依旧能感受到鲛人族海皇的位置。

    “闭嘴,不许叫!”抓着敖芊的男修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立时令她的左脸红肿,嗓音模糊不清。

    曲依秋见到这一幕,差点从包厢破门而出,“那是我的东西,不是你能随意触碰的!”

    她努力克制即将爆发的情绪,厉声喝住了想要再次教训敖芊的男修。

    男修被这道声音唬的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夏家少主。

    夏满侯缓缓摇头。

    男修收回了手。

    敖芊拼命的想要摆脱束缚,跑到鲛人海皇身边。

    她的两臂被勒出道道血痕,声音逐渐沙哑,却仍旧朝着鲛人族海皇的方向奋力挣扎。

    “女儿!我的公主!”鲛人族海皇双目欲裂,望着失去眼睛的敖芊,不管不顾地疯狂撞向透明屏障。

    砰!砰!砰!

    他的每一次撞击,都会引起巨大的水花,水花与他一同冲击透明屏障,仿佛下一刻就能把水缸撞破,杀到众人面前一般。

    “他、他不会跑出来吧?”有人害怕的向后退缩。

    夏满侯轻蔑笑道:“诸位放心,这位鲛人族海皇已经失去了千年修为,现在之所以能翻出水花,不过是我允许他为大家表演一番罢了。”

    “什么?原来这是夏少主特地让他准备的表演啊?”

    “哈哈哈,这个表演太滑稽了,鲛人族海皇还以为自己很厉害呢!”

    “还是夏少主厉害,真是令我等佩服的五体投地!”

    拍卖会场一阵哄笑。

    曲依秋眸光冰冷,“过一会儿,你们就笑不出来了。”

    她缓慢扫过大厅里的所有人,看着他们脸上肆意狂欢的笑容,周身杀意蓬发,灵力流转。

    “父王、父王……”敖芊瘫坐在地,美丽的脸庞上面流淌着泪珠,双手匍匐着想要爬向海皇。

    “哈哈哈,你们快看这位公主,她竟然在流泪啊!”

    有人指着敖芊脸上的泪痕哈哈大笑。

    “哟,鲛人公主流泪啦,千年难得一见啊!”

    “这场拍卖会果然来对了,不枉此行啊!”

    “哈哈哈,不仅有鲛人公主的眼泪,还有鲛人族海皇的血液啊!”

    众人开怀大笑。

    鲛人族海皇疯狂的撞击屏障,他的脸庞已经浸满了鲜血,根本听不见外面的人在说些什么。

    夏满侯见着场内气氛高涨,邪笑着道:“诸位别急,还有一位王后没出来呢。”

    他优雅的拍了拍手。

    一团红芒突然被扔进水里,引得鲛人族海皇转头看去。

    “王后!”海皇猛地奔着她的位置冲去。

    砰!

    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反弹到屏障之上。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鲛人族海皇也太傻了吧!”

    “王后身上贴了圣溟符箓,就算是金丹真人,也别想破开这个符箓!”

    “愚蠢的鲛人族海皇,活该失去族人!”

    一串串的嘲笑声传到敖芊耳畔,传到曲依秋耳中。

    “不到最后,你们看不清谁才是真正的蠢人!”曲依秋双眸一沉,手指轻轻的向上一扬。

    “时候差不多了,这个氛围太适合迎接本尊的出场了。”霍棠生懒洋洋的站起身,眉梢轻佻,立息消失不见。

    夏满侯自负一笑,掌控全场道:“诸位安静,现在竞拍马上……”

    轰!

    惊天动地的一团异光怦然在大厅中炸开。

    权罄和钱暮简瞬间飞回天蕴包厢。

    夏满侯神情诧异,蓦然放出强烈的威能,对着周围厉声喊道:“是谁胆敢在我夏家的地盘上动手?”

    “主人,是你做的吗?”小阎吃惊的看着曲依秋。

    曲依秋不解的摇摇头:“不是我,但下一次,是我。”

    夏满侯话音刚落,接连不断的再次响起轰鸣声。

    眨眼间的工夫,偌大的拍卖会场就被炸了个四分五裂。

    霍棠生黑着脸拂去周身尘土,嘴角翘起的得意笑容立息消逝。

    “是谁在抢本尊的风头?”

    强大的神识立息包围四面八方。

    曲依秋汗毛倒竖,警惕的环顾四周,“是天蕴1号包厢的人!”

    她极快地锁定目标。

    与她争夺敖芊的桑家之子,是最有可能动手抢夺鲛人海皇的存在。

    而这道陌生的强势威压,绝不是来自钱权两家。

    显然,此刻不止她发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