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五章:谁又捡走谁?

    丁绽凑近这三具尸体的孩子,望着曾望轩,眼底晦涩不明的闪着暗光,眼底汹涌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原来人类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秦熙园始终无法接受眼前的惨景:“到底是谁,做了这么残忍的事。”

    连小孩子都下得去手,这种人简直就是人渣,败类。

    在一片哭泣声中,没有头的曾望轩的手指动了。

    丁绽敏锐的目光随即转到了他的手上。

    再次动了一下。

    她没看错。

    她用精神力探测过去,发现没了头的曾望轩仍有生命体征。

    这让丁绽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很快她就调整了过来,让苏也带着地上的三具尸体离开了胡同。

    带着尸体回到小洋楼后,丁绽就让苏也把曾望轩带进客厅。

    苏也疑问道:“就只有他吗?”

    见丁绽点头,苏也把另外两个孩子的尸体放到了外面。

    秦熙园找了两块白布,把两个小孩的身体盖起来,其他的孩子情绪都不太稳定,秦熙园现在要做的就是安抚他们。

    “姐姐,哥哥们是不是死了,我们就离开了一会儿,哥哥他们……”

    秦熙园看着他们伤心难过的样子,出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有了哥哥,你们还有我,我会像哥哥一样照顾你们的。”

    这里面年纪最小的小孩难过的已经说不上来话了,一个劲儿的哭闹,对秦熙园拳打脚踢:“我要哥哥,我要哥哥……呜呜呜……”

    年纪稍大的孩子已经能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像是一夕之间长大了一样,肩负起了哥哥们的责任,抱着最小的孩子,像无数次夜里哥哥们哄他们睡觉的场景,唱着摇篮曲:“小宝宝,快睡觉,蓝蓝的天空静悄悄,小小船儿轻轻摇,小鸟不飞也不叫,你要做个好宝宝,轻轻上床去睡觉。”

    秦熙园看着眼前的场景,饶是她见证了无数人的死亡,看着此时此景,眼泪夺眶而出。

    更多的是不忍心。

    “小宝宝,快睡觉,蓝蓝的天空静悄悄,小小船儿轻轻摇,小鸟不飞也不叫,你要做个好宝宝,轻轻上床去睡觉。”

    在小洋楼的上空,持续飘荡着这首歌谣。

    屋里,曾望轩的情况不容乐观。

    虽然有生命体征,但身体发生的变化也让丁绽吃了一惊。

    苏也用树藤把曾望轩死死的固定在床上。然而曾望轩身体里有一股能量在和他搏斗,持续的撞击让苏也缠绕在他身上的树藤一根一根的崩断,苏也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不是这股邪恶力量的对手。

    丁绽坐在旁边用精神力一点一点的去蚕食曾望轩外溢出来的恐怖力量,越是吞噬,想要消灭这股不知名的力量,受到的反噬越大。

    曾望轩身上的这股力量越少,生命体征越弱。

    察觉到这一点的丁绽及时收手,而被她吞噬的力量如数又回到了他的体内。

    苏也因为这一次力量对冲,最后几根树藤也折断了,当即吐出了一口心头血,被他用手接住了。

    这个这股力量护住了曾望轩的身体,让他身上的身体机能得以继续运转。

    没有了外界对曾望轩生命的胁迫,这个力量安静的待在他的体内,伺机而动。

    苏也把手上的血液攥在在手里,背到身后,问:“接下来该怎么做,看样子……他像是还活着。”

    苏也视线转到了曾望轩的身上:“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我们说话。”

    曾望轩的身体随之抽动了一下。

    苏也诧异道:“曾望轩?”

    曾望轩的身体再次抽动了一下。

    丁绽说:“看来他还有意识。”

    丁绽记得以前自己说过,曾望轩给她做事,她让他不要害怕,她会护着他。

    结果现在却让他成了这副模样。

    丁绽一时说不清自己内心复杂的感情,她给了他们食物,却没有给他们真正活着的能力。

    或许是她把末世想的过于简单了,以为只靠着手上的积分就能让这样的孩子脱离吃人的世界,却忘记了他们一直在吃人的世界里挣扎,连同她也是这样。

    丁绽耳边是门外孩子们的歌谣,抬眼是屋外云层,低头是曾望轩残缺的身体。

    最终苏也从屋里面走了出来,单手把门带上。

    秦熙园目光看向门边:“曾望轩他是怎么回事?”

    苏也说:“还活着。”

    一直待在门外的丁菁丁熠视线也投向了苏也身上。

    秦熙园吃惊到合不上嘴:“怎么会……”

    所有人都看见了,曾望轩的头已经没有了,苏也却说他还活着,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小孩儿的哭声,嘈杂声,歌声……所有声音都沉寂了。

    全都紧张的凝望着着那一扇被紧闭的门。

    丁菁低头去看盆种子里的幼苗,上面滴落着苏也手上的几滴血,凡是沾染血液的幼苗,以极快的速度迅速枯萎。

    丁菁把目光凝聚到了苏也的手上,神情莫名。

    蔡志逃跑时,身体已经复原了。

    可惜就在他跑到公路上没多久,使用力量过度后的空虚缺乏让他还是倒在了地上。

    在意识彻底消失之前,他看到有远及近的一辆桑塔车,改装的齿轮没有将他身体转卷进去,而是停在了离他头颅一厘米的位置。

    车上下来一条米黄色的狼狗和几个人,狼狗伸出嘴里倒刺的舌头舔了舔他身上的血迹,一个女人则把脸凑到他跟前,说了一句:“你身上……”

    后面的话是什么蔡志没听到,因为他头一歪,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

    曾望轩活了下来。

    他的头部被一个木桶罩住,坐在屋里一动也不动。

    几个小孩子把头伸进门里面,谁都不敢跨出那一步。

    最小的那个孩子隔着门喊了一句:“哥哥。”

    曾望轩这才有意识的回头,不论他怎么转,身体的哪一面都是木桶。

    “哥哥,你还活着吗?”

    有个小孩大气也不敢出,试探的问。

    曾望轩从屋里站起来,声音从木桶里传出来,带着木桶的回音,他轻嗯了一声:“我这样,你们是不是害怕了,如果害怕就不要待在门口了。”

    外面的小孩儿都没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