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7阴魂不散的女人

    “秋甜甜,你就没有弱点吗?”说得急了,岑悦溪竟然这么问。(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是你傻还是我傻,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秋甜甜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她。

    这岑悦溪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居然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咦,悦溪怎么站起来了?”郑馨适时地从厨房里出来。

    刚才秋逸轩就告诉郑馨,秋甜甜和岑悦溪两人都站了起来,两人还伸手了。

    她一点都不相信两人是要站起来友好地握手。虽然两人都一直笑着,但是这其中的不对劲,她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的。

    她也非常清楚岑悦溪的心思,可秋甜甜这个媳妇她很满意,没准备让宫城换个老婆。所以,就算知道岑悦溪的心思,她也不会有所表示。

    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不是自己的,怎么也强求不来,跟认识的时间长短没有任何关系。

    “哦!伯母,我是准备要去去上个厕所。”她脸上有一丝尴尬。

    因为秋甜甜坐过来之前,她才去上的厕所,这会儿又要去,这中间她并没有动过桌的水,明显是不太可能。

    “这样啊,那你去吧!”郑馨脸上的笑意依然温柔。

    只是,岑悦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觉得,郑馨去了厨房之后,这态度,并不似脸上这般亲柔。

    带着疑惑,她装着样子去往卫生间。

    她走后,郑馨的笑容隐了下来。

    借着陪秋逸轩去厨房的这个空当,她问了刚才秋逸轩没说完的飞机上的事。她相信,秋逸轩并没有说谎。

    所以,结合宾海的所有事情,很明显,岑悦溪是从她这里套出秋甜甜他们是去哪里度蜜月之后,特意定了去宾海的机票。

    也不知道岑悦溪是怎么做的,竟然能够不惊动宫城那么多天,都和他们偶遇。

    “甜甜,你和悦溪她……”

    “妈,我们没事,相处得很好,你就不用担心了。”她知道郑馨想要说什么,但是不想让她说出来。

    有些东西,她装作不知道才能不让郑馨为难。毕竟是世交,若是宫家不想和岑家发生冲突,那他们的处事方法自然要有所不同。

    “好了,妈,宫城就就快要回来了,快看看可以吃饭了没有,我都饿坏了。”她真的是饿了,最近食量又变大了,总觉得才吃完,就又饿了。

    “好!”秋甜甜食量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郑馨是一点都不奇怪。

    饭菜刚上桌摆放好,宫城就从门外进来。

    秋甜甜一看到宫城,就奔上去跳到他身上,环住他的脖子:“下午还要去吗?”

    临近过年,虽然公司很忙,但一般都是财务部比较忙。核算一整年的财务,给员工核算工资奖金。

    嗯!策划部应该也挺忙,因为要准备公司年会。

    “下午全公司放假,所以不用去了。”搂紧了身上的小女人,生怕她掉下去。

    “那吃完午饭陪我出去一趟,去找师父他们。”结了婚之后,直接就去度蜜月了,到现在也没有见过他们。

    “好!”也不说让人下来,宫城直接抱着秋甜甜往饭厅走。

    “行了,你们俩就别腻歪了,快点洗手吃饭。”郑馨笑意盈盈地看着两人,满眼的揶揄神色。

    “小两口恩爱,你就随他们去,反正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外面,不会丢脸的。”宫廷乐呵呵的。

    他就喜欢两人恩恩爱爱的,给宫家开枝散叶。

    “好,爸!”郑馨拉长了声音,那意味,不用说就还是在打趣。

    “甜甜羞羞,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抱。”秋逸轩在一旁拍着小手做鬼脸。

    “我乐意,小家伙你管不着。”她老公,不留着抱她,难不成还让他留着力气抱别人。

    宫城的神色更加柔和,在秋甜甜的唇上啄了一口,直接把人抱进洗漱间,踢上门。

    岑悦溪在一旁站着,努力保持着笑容,两只手在身后握得死紧。

    自宫城进来,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估计是连她在这里都不知道。

    秋甜甜真是有能耐,竟然把宫城勾得神魂颠倒,大庭广众之下就做出这种不要脸面的行为。

    其实她还真就是想多了,人家夫妻两人在家里恩爱,跟她个外人还真没多大关系。人家宫城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根本就没注意到家里还有其他人。

    是的,岑家三人中午就在宫家吃饭。

    岑永旷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在人家家里有些丢脸,虽然是世交,也不该如此。但是,谁让自己的女儿喜欢宫城,急于在宫城面前多多出现,以此来达到目的。

    他做父亲的,自然要帮女儿达成心愿。

    “永旷,巩参,悦溪快来坐下,他们还要过一会儿才出来呢,我们先吃。”郑馨赶忙招呼着他们坐下,然后去厨房看新煮的饭好了没有。

    原本家里阿姨煮的饭是够他们吃了,只是没想到岑家会过来,所以刚才去厨房,她又顺便煮了点。

    “好,好,悦溪,快过来。”岑永旷见岑悦溪还在看着洗漱间的门,立刻出声提醒。

    “是,爸!”即使再不甘心,岑悦溪也只能收拾了心情,再次挂上笑容,走到餐桌前坐下。

    宫城出来他们出来时,已经是十几分之后的事了。

    秋甜甜唇瓣艳红,满面春光,一看就知道刚才在洗漱间里发生了什么。

    宫家人早已见怪不怪,赶紧叫他们坐下。

    岑悦溪放在桌下的手,再次握紧,眼里的嫉妒快要满溢出来。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立刻低下头,装作整理衣服。

    秋甜甜就坐在岑悦溪的旁边,自然能感受到岑悦溪的情绪。没有再说什么话来刺激岑悦溪,只是笑笑,往宫城的碗里夹菜。

    想起刚才在洗漱间里,宫城对岑悦溪的形容,她就觉得特别的贴切。

    其实他们在洗漱间里什么都没做,顶多就是宫城在她唇上又啄了一口。

    然后宫城就一直跟她在里面说话,直到听到宫城问她“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怎么又来了”,她直接就笑喷了。

    怕被外面的人听见,所以就使劲忍住,这才满脸通红的出来。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顿饭是安然无恙地吃完了。以后要是这女人还来,她就找机会出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