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0章 我怎么补?

    “咳咳!”杨暄大声咳了两下,又垂下头开始看书,语气里都是不耐烦,“我不缺衣物,母亲若是没有旁的事就回去吧。(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李氏见他这油盐不进的样子,便朝何玉棋使了个眼色。

    “王爷,您不在上京的时候,妾身闲得无聊,就给您做了些亵衣亵裤,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何玉棋话未说完,就见正在喝茶的赵霜喷了一口水,正好喷在杨暄在看的书卷上。

    “王……王爷,妾身不是有意的。”赵霜一边拿出帕子来给他的书擦水渍,一边朝他吐了吐舌头。

    本来还以为何玉棋不过是做了些鞋袜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她竟然给杨暄做了亵衣亵裤……

    赵霜悄悄拿眼神上下打量对面的男子,就见他的脸阴沉得比锅底还黑,朝那白衣女子斥道,“本王不缺衣物,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别拐弯抹角,无事献殷勤!”

    何玉棋被他拿话一噎,捧着包袱的手又开始哆嗦颤抖起来。

    “暄儿!你看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李氏连忙扶住她的手,打圆场道,“玉棋她也没什么坏心,她就是想……”

    赵霜静静地端详着李氏,又端详着何玉棋,想听听她们到底能说出什么幺蛾子来。

    “她就是想……”李氏缓了一口气,忽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讪讪地说道,“想补一个纳妾礼。”

    “荒谬!”杨暄一拍桌案,吓得那白衣女子身形一颤,“她都进门一年了补什么纳妾礼?若是何小姐不满意,那便是去年的礼不成,让她自去好了!本王日理万机,哪儿有闲工夫给她补什么礼?!”

    李氏见他动怒,也急忙摆摆手道,“不用不用!暄儿你公务繁忙,母亲是知道的。玉棋她也没说让你给她补纳妾礼,她就是说……让霜儿给她补一个……”

    “啊我?”赵霜嘴里含的一口茶差点又喷出来,端着茶盏的手哆哆嗦嗦,茶盏“叮叮当当”响,“我……我怎么补?”

    她就是想替代杨暄与何玉棋怎么样翻云覆雨,她也没那先天条件啊。

    “霜儿,”李氏笑眯眯地朝她解释道,“这一般纳妾呢,咱们作为正室,要接受妾室敬茶,还要训导妾室,喝了茶,给了红封,才算是礼成呢。”

    “原来是这样。”赵霜心想,纳个妾还这么多门道,真是麻烦,“可既然何小姐已经进府一年了,就不用拘泥什么礼了吧?不如就免了。”

    “王妃莫不是还在生妾身的气,所以不肯喝妾身敬的茶?”何玉棋说着,抬起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王妃莫不是还怪妾身那一晚……”

    “砰!”正在看书的玄衣男子脸比衣服还黑,直接将书卷掷在桌案上。

    这女人到现在还想混淆视听,挑拨离间!她这话是又当着李氏的面提醒赵霜,在国公爷大寿那一晚,她是伺候了自己的。

    杨暄刚要开口,就见李氏上前拉住了赵霜的手,左手拉着赵霜,右手拉着何玉棋。

    “霜儿,你看……玉棋与暄儿的事,木已成舟,”李氏慈爱地看向赵霜道,“母亲年纪大了,就希望看到你们年轻人化干戈为玉帛,和和美美的。”

    赵霜看了一眼杨暄,后者抿着唇没说话。

    想到李氏年纪大了,杨暄本已经暴怒的心又忍了下来。

    “如此,那何小姐打算什么时候行礼?”赵霜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趣地打量那白衣女子。

    既然李氏都将话说到了这份上,再不同意就显得自己不近人情了,反正不过是走个过场,就答应了下来。

    “王妃请容妾身回去准备一番,过几日派人来请王妃。”何玉棋羞涩地一捋刘海,看着赵霜的眼神中有几分意味不明的兴奋。

    待送走了李氏和何玉棋,赵霜松了口气,斜躺在美人榻上,又是给自己捶背,又是伸懒腰,“王爷!王爷传饭吧!妾身饿了。”

    杨暄见她这样子,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忍不住倏然一笑,走到她身边揉着她的头发道,“长公主好久都没这般肆意放松、卖萌撒娇了呢。”

    自从她恢复了朝华公主的记忆,总好像心事重重似的,人前人后都端着架子,拒人千里之外。

    “我想通了啊,觉得还是……像从前那样活着,比较开心。”赵霜咧嘴一笑,忽然从美人榻上拿过一个包袱,打开包袱翻了翻,“让我看看,何玉棋做的……合不合你的身……”

    杨暄顿时面颊绯红,斥道,“还留着干什么?你这不是自找不痛快?”

    “人家做的那么辛苦,丢了多可惜,王爷不如试一试?”赵霜从包袱里取出一件白色的小衣,在他眼前比划了一下大小,“没准还挺合身……”

    “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怕有人心里膈应,”男子捉住她的手,调侃地挑了挑眉,“到时候又要来寻我的不是,倒霉的还是我!”

    杨暄算是摸透了她的性子,嘴上爱开玩笑,心里又开不起玩笑,没说几句就要拿自己开刀,非逼得自己认错不可。

    赵霜闻言,果然沉下脸来,将包袱丢到地上,像个刺猬似的蜷起身子,“你无所谓?那你就拿去穿好了!”

    “你看看你,我是逗你开心的,怎么又生气?”杨暄干脆也爬上榻来,挤着她躺下,“别的女人做的衣服,我怎么可能穿?”

    赵霜抬起头,小脸早已是委屈巴巴,眼泪汪汪,“以后我给你做。”

    杨暄“噗嗤”一笑,捏着她的小脸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身上的小衣,都交给你做。”

    “这有何难?”赵霜得意地撇撇嘴道,“从前在山上的时候我也自己做衣服,后来还给陈扬也……”

    话刚说到一半,她自己也意识到说错了,后悔地一咬唇。

    “你给陈扬做过亵衣亵裤?”杨暄觉得自己气得嘴都要歪了,话都快说不出来。

    “做……做过,”赵霜老实地点头,“那时候他身受重伤,我自然要……给他洗衣做饭,照顾他……”

    “明天你就给本王做一身,不不!今晚就做,”杨暄眸中冒火,揪着她的手使劲摇了摇,“本王明天就要穿着去上朝!”

    这……岂不是要她连夜赶工?

    “你这也太心血来潮,为难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