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8章 开窍2

    “我去帮你准备个东西,一会儿就回来。(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因为心虚,唐耀灵扔下这句话,就快步离开她的闺房。

    等出了小院,唐耀灵脚下的步子就一顿,不对呀,他喜欢巧姐儿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他心虚啥?

    而且他不是应该让巧姐儿知道他的心思,他逃什么呀?

    反应过来,唐耀灵后悔死了,不过出都出来了,况且巧姐儿的那个情况,也需要先处理好,他便快步去了药房。

    先熬上红糖老姜茶,然后取了药柜里用药熏过消毒的软纸及未拆封的月事带,重新回到小院。

    陈徽音看着去而复返好的唐耀灵,还没开口问,就见他将一个红色的布条,及一沓卫生纸递过来:“这个是月事袋,这些软纸世叔用药薰过消过毒,你将软纸拆叠成月事袋一般的宽度与长度,从月事袋的封口塞进去,这绳子是系在腰间固定用的。”

    陈徽音惊奇的看着一本正经教她怎么用月事袋的某人,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等他出去后,便快速的收拾好自己。

    等她再拉开门,就见唐耀灵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是一个白瓷炖盅,她将唐耀灵让进屋里,才指着托盘上的炖盅问他:“这是什么?”

    “红糖姜茶,你们小娘子来月事时,多少都会不舒服,这个茶可以让你好受一些。”唐耀灵揭开炖盅的盖,将炖盅放到她面前,一边回他的话。

    陈徽音却并没有任何的不适,但也没拒绝唐耀灵的好意,等将红糖姜茶喝了,身体因此变的暖暖的,陈徽音便双手撑着下巴,含笑看着他,打趣道:“你懂的这么多,又这么温柔体贴,将来也不知道会便宜那个小娘子,能得了你做夫君去。”

    之前错失过一次机会,有了心理准备,唐耀灵这次心不慌了,也不心虚了,他抬头,目光明亮带着热烈的爱慕之情看着她道:“我的温柔、体贴只对你。”

    本来唐耀灵的目光突然变的很有热度,陈徽音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会儿听了他的话,她的脑子里轰然一炸,整个思绪都乱了,就那么怔怔的看着他。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炸飞的思绪终于回拢,她才恢复思考能力,然后下意识的躲避唐耀灵的目光,同时双颊不受控制的烧起来,很快就漫延到耳朵,所以唐耀灵刚才是在跟她表白?

    唐耀灵含蓄的表白之后,就紧张的盯着她,见她整个人呆住,很快脸和耳朵都红了,并且羞涩的躲开他的目光,他通过这些,猜测巧姐儿这是开窍了,并且应该也是喜欢他的。

    他立刻趁热打铁,大胆的伸手,捧住她的小脸,迫使她看向他,他神情慎重,目光真挚的盯着她的双眼,开口道:“巧姐儿,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你喜欢我吗?”

    看着神情认真跟自己告白的少年,陈徽音脸上才消下去的热度,再次上涌,她心中因为他的话,很是欢喜,与此同时,以往被她忽略,关于他待她温柔、细致的点滴,还有偶尔的无理取闹,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闪过。

    她看着他,问道:“所以你是从去年六七月时喜欢上我的?”

    唐耀灵摇头:“你生辰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对你动了情,要说真正对你动了男女之情,应该是前年咱们去大青镇互市的路上,你给我上药包扎时,我是在那一刻对你动了情。”

    这会儿陈徽音也顾不上早恋不早恋的问题,因为她心中因为他的话而欢喜是事实,而她果决的性格,也做不来吊着人家的举动来,因此确定自己内心,也是喜欢他的,她便如实跟他道:“你的话,我听了很欢喜,我也确定自己喜欢你,但是……”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才接着道:“咱们现在正是读书学知识的好时候,我希望我们还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学习上,所以我们两情相悦的事情,暂时是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秘密好不好,等我们再大些,再让长辈们知道,好不好?”

    陈徽音提出这样的要求,主要还是受前世的大环境影响,毕竟有的情侣谈恋爱好几年,最后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分手的不在少数,现在她与唐耀灵只是确定恋爱关系,如果以后两人的性格难以相合,或者别的原因,闹掰了。

    两人的事情在没公开的情况下,也能好聚好散,毕竟在这古代,名声非常重要,她得提前把所有的不利因素都考虑进去。

    唐耀灵高兴于两人定下了终身,虽然对于隐瞒长辈这事心里是反对的,但又不想因此与她起争执,最终选择让步:“好,听你的。”

    正事说完,陈徽音和唐耀灵同时发现,两人的姿式过于亲密,此刻陈徽音坐在凳子上,唐耀灵则是站着,却弯着腰身,双手捧着她的小脸,两人的距离近的呼吸可闻,一时之间,两人的心里都涌动起一股说不清由头的渴望。

    唐耀灵还没弄清楚自己在渴望什么,陈徽音则弄清楚了,正纠结要不要主动亲他,这时唐耀灵突然放开他的脸,直起身体,并且还一连退了好几步。

    陈徽音被他的反应弄的一脸懵,正想问他怎么了,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卫晨大大咧咧的声音:“大郎、巧姐儿,你俩磨蹭什么呢,鹿肉都烤上了,就等你俩过去开吃。”

    唐耀灵扫了一眼巧姐儿换下来,染了经血的衣服,忙快步跨出屋子,将卫晨拦在门外道:“巧姐儿还有点事情处理,咱们先过去,她很快也会过去。”

    屋里,陈徽音回过神来,忙应了一声:“大郎说的对,你们先过去,不必等我,我这里事情收了尾,自会过去。”

    卫晨性子大大咧咧的,再加上唐耀灵神情上也没什么不妥,他也就没多想,叮嘱了陈徽音一声,就跟着唐耀灵离开。

    而陈徽音等他们走了,便抱起被经血弄脏的衣服,去了隔避的耳房,将衣服上沾染的经血洗干净,才将衣服交给家里的婆子浆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