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6章 意外不到的人

    “奇怪?”江琬表示不能理解,“怎么个奇怪法?”

    众人面面相觑,似是在斟酌着该如何开口才好,然而,正是此时,就听得方献似是不解地低声道:“是挺奇怪的,就这么几个小时,居然就漂到了公海上?”

    众所周知,洪城是座三面环海的城,旅游业和渔业就是这座城的主要经济产业,现在濒临十月,正是渔民出海捕捞的季节,可就算如此,从洪城到公海,是短短两个小时能够做到的吗?

    方献忍不住朝第三警局内一位对海洋地理知识尤其了解的人员看去。(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那人想了想,却是道:“其实也不是没可能,洋流盛行,如果当时正好刮的是四级以上的东南风,那么,在两个小时内抵达公海,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这样的巧合非常少有,而且,这样的天气,渔民一般不会冒险出海,不过,那毕竟是绑匪,总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考量,再者,“我刚才查了一下今天的风向,很不巧,就刮的是东南风。”

    方献秒懂,“这么说来,还真不一定是绑匪使的障眼法?”

    不少人若有所思,解救人质确实迫在眉睫,但怕就怕定位有假,是绑匪在对他们使调虎离山之计。

    不过,话说回来,确定是绑匪吗?可绑匪为什么到现在都没联系盛诀和江瑜的亲人呢?又或者说,绑匪压根就是奔着撕票去的?

    这么一想,不少人面色都多了几分沉重,江琬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但她会看眼色,当即道:“我了解我的妹妹,她绝不是那种会坐以待毙的人,所以,还是拜托大家到定位那里走一趟吧。”

    “这是自然,”一位说话较有分量的警官开口了,“但凡有一丝的可能性,我们都要在最大限度内进行确认。”关键时候,当以人的生命安全为重,他们赌不起,也不敢赌。

    ……

    另一端,经巅峰系统确认定位已发出,江瑜就决定稍微放点心了,不过,让她很是奇怪的是,“绑匪为什么到现在都没露面?是想跟我打心理战吗?”

    当一个人被禁锢到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而且极度缺乏与人的交流,长久以往,那可是很容易出现精神层面的问题的。

    可江瑜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就在她对面的另一个房间内,盛诀见到了一个很意想不到的人。

    “金琇莹?”盛诀想不明白,“是你雇人绑了我和江瑜?”

    金琇莹浅浅一笑,坦然承认道:“是我。”

    盛诀眉头顿时拧起,“你想干什么?”

    金琇莹盯着他,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可紧接着,一个大大的笑脸忽然显露,只听得她幽幽地道:“我想见盛泓。”

    盛诀:“……”

    “我见不到他,那么,我只好想办法让他不得不来见我了。”

    盛诀沉默了一瞬,不禁道:“你们先前不是见过一面了?当时盛泓没跟你把话都说清楚?”

    就这事,当时还上过热搜的,而在他的操作之下,还在当地的热搜榜上挂了好几天,盛诀以为,以盛泓当时那种毫不留情的态度,金琇莹若是有点自羞耻心的话,就该自动避而远之才对。

    谁晓得,金琇莹不仅不愿意及时改过,而且越行越错,再瞧她这如今的态度,“你不觉得自己有错?”

    金琇莹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摸着自己微微拱起的小腹,委屈地道:“我就是想给肚子里的孩子**。”

    “……你想给孩子找爸爸,那你找盛泓干什么?”盛诀觉得她这找冤大头的行为着实过分了,“盛泓碰没碰过你,你心里没点数吗?”

    金琇莹并不在乎这一点,她就是想让盛泓给孩子当爹,说来,若不是盛泓防她如洪水,她是很有把握让盛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这个冤大头的。

    毕竟这些年,她在盛泓心目中一向柔弱,加上百用不厌的以退为进,那么,不出意外,盛泓绝对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可谁知道,她自认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却偏偏在最为关键的一环,屡算计,屡失败。

    这就让金琇莹很有挫败感了,但此刻,她浅笑着看向盛诀,幽幽地问道:“现在,你才是砧板的鱼肉,你确定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吗?”

    再退一步说,“就算你不怕,那你女朋友呢?”

    盛诀听得心猛然一沉,他冷冷地朝金琇莹看去,却见金琇莹笑得愈发肆无忌惮了,“我就要求盛泓公开发表声明,承认我是他的未婚妻,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不然,我就撕票。”

    盛诀一双薄唇抿得紧紧的,“你知道自己是在犯法吗?”

    这么降智的行为,居然是金琇莹干出来的?

    “盛泓发表了声明又如何,事实莫过于雄辩。”盛诀觉得自己有点想不通,他打量着金琇莹的眉眼,总觉得这个女人隐隐显出了几分癫狂,所以,真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吗?

    金琇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问题,“盛泓发表了声明,公开承认了我的身份,那么,我跟你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嘛,那我请你和你的女朋友到船上做客,有什么问题?”

    盛诀:“……”

    他深深看了这女人一眼,兴许金琇莹对他骨子里的记仇还是没有太深刻的体会,一家人又如何,且不说金琇莹本身就是把盛泓当冤大头,就说以这种方式强请了他和江瑜,就是罪该万死。

    盛诀想,等他重获自由了,不把这女人告得怀疑人生,他就不姓盛!

    不过,倒是江瑜蛮让他担心的,也不知道金琇莹会不会虐待她……

    种种思绪涌上心头,盛诀只觉得心更慌了,金琇莹不知他心里所想,直言道:“现在,按照我的意见,录个视频给盛泓,没问题吧?”

    盛诀冷冷看了她一眼,这是有没有问题的问题吗?就他当下这个处境,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不过,想来,就算盛泓反应再迟钝,也该发现他和江瑜失踪了吧?再不济,还有江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