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88章 弟弟寻回

    江瑜尴尬地看了眼盛诀,盛诀嘴角含笑,提议道:“先去吃个饭?”

    说着,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浮现了各种美食套餐,不过,江瑜拒绝了,她可没忘记自己到洪城是为了什么,只听得她声音激动地道:“先去第三警局看看那个孩子。(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算下时间,姐姐已经也到洪城了吧,也不知道最终的dna检测结果出来没,如果那真是弟弟,那该多好。

    ……

    洪城第三警局。

    江琬看着面前那个骨瘦如柴的孩子,心不由一揪,她看了眼陪同的女警官,在对方鼓励的眼神下,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只见她慢慢蹲下,试图让自己的视线与之齐平。

    浅浅地,江琬的眼眶红了,她咽了咽口水,半晌,才声音更咽地道出一句,“弟弟,我是大姐。”

    那声音轻微,似微风细雨,说着,她就要伸手去触碰弟弟的头,可是,弟弟躲开了,他双手抱腿,脸埋在膝盖上,一个劲地后移,那周身萦绕着的惊惧,让江琬的心猛然一颤。

    陪同的女警官看了也觉得难过,她告诉江琬,“这孩子很抗拒和别人的身体接触。”

    而且,“从被安排在这里,他就一直保持这种警惕的状态,也不说话,我们没办法进行有效的交流,只能从他为数不多的肢体语言里,去尽可能地揣摩他的意思。”

    江琬更咽着说了一句:“你们费心了。”

    女警官摇头,那不是费不费心的问题,这本就是他们的分内事,而且,这孩子也确实蛮让人心疼的。

    之后,在单独与江琬谈话时,她再次语重心长地提道:“这孩子过去肯定吃了不少苦头,你们当家长的,回去之后要多关爱他,对他多一些耐心。

    毕竟,你也知道他现在确实跟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样。”

    “我知道,”江琬红着眼,声音依旧更咽,可语气中的坚定,却让女警官稍稍放了心,也对,南城江氏,家大业大的,再怎么着都不至于亏待孩子。

    不过,怕就怕这种豪门家庭会差别对待,要知道,一个孩子能否健康成长,光有物质那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还得是精神层面的富足。

    正是此时,两人的谈话才告一段落,江瑜带着她的男朋友来了。

    在一位热心警官的指引下,江瑜很快就见到了那个疑似她亲弟弟的孩子。

    只一眼,哪怕连正脸都没见到,江瑜内心就迸发了一种纯天然的触动,那仿佛是血缘上妙不可言的一种牵系。

    她绷紧了心弦,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那个头发枯燥得都发黄的脑袋。

    许是她的视线过于逼人,那个懵懂的脑袋迟疑地抬起朝江瑜看去,一双如小鹿般清澈的眸子撞入她的眼帘。

    江瑜从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们在对视,时间仿佛停驻留在那一刻了。

    许久之后,只见江瑜率先展露出美好的笑容,她在轻声呢喃,也在向陌生的小弟介绍自己,但不同于对待江琬时的躲闪与传达出来的害怕,小弟居然呆愣住了。

    半晌,他学着江瑜的发音,慢慢张嘴,姑且有些费力地吐露出两个字:“二、姐?”

    看得出来,他依旧是疑惑的,但江瑜很开心,“没错,二——姐——”

    这姐弟俩其乐融融的画面正好被江琬看在眼里,被医生初步诊断是半自闭的弟弟终于愿意吐露心扉、与人交谈,她作为姐姐当然是高兴的,不过,就是有些吃味。

    她也是姐姐啊,为什么刚才就跟她没互动?

    想着,江琬就忍不住走了过去,她也听弟弟喊大姐,不过,让她很纳闷的是,她才走过去,原本稍稍打开了一点心扉的弟弟顿时又似个乌龟般缩回了他的龟壳。

    江琬:“……”

    她不可思议地朝江瑜看去,那瞪圆的双眼,仿佛是在无声地质问。

    对此,江瑜就煞有介事地解释道:“可能是我上辈子跟他的关系比较好吧。”

    这回答,那还不如不回答呢,江琬一言难尽地看着她,江瑜回望,露了个大大方方的笑,气氛一时和谐,然而,正是此时,也不知是谁的肚子又咕咕地叫起来了。

    旁观的盛诀第一时间朝江瑜看去,江瑜不由得有些脸红,但这回真不是她,不过,看破不说破还是好姐弟。

    于是,下一秒,便听得她一本正经地道:“办完手续先去吃饭吧,大家应该都饿了。”

    弟弟懵懂不知人间事,但“饿”这个说法,他是懂的,他摸着自己的肚子,眨着清澈的眼睛,呆呆地点头,“饿!吃!”

    “对,我们现在就要去吃东西啦。”江瑜笑眯眯地与他对话,声音轻快,像是满载着对美食的期待,甚至,于无形中,弟弟也被这种欢快感染了,他如鹦鹉学舌地道:“吃——东——西——”

    江琬不自觉地再次红了眼眶,她忍不住想,如果此时此刻,爸妈都在就好了,哪怕弟弟如今依旧似个无知的孩童,可能找回弟弟,爸妈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过,这样的话她只在心里想了想,到底没煞风景地说出口。

    办完手续,一行人直奔附近的餐馆,是盛诀订的餐,家常菜口味,用当地人的话说,那是很有家的味道。

    喜庆的原木红桌上,弟弟似乎尤其激动,他的眼睛如繁星般亮闪闪的,且随着每上一道菜,他的眼神就会直勾勾地停落在那道菜肴上,每当此时,两个姐姐就很是热心地会给他夹菜。

    而他每尝一口,眼神中都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惊奇。

    那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让在场的人心里都不禁一酸,他们可都听警方说了,这孩子被卖以前是生活在猪圈里的,没被正儿八经地当成“人”对待过,甚至,还可能没吃过一顿真正的饱饭。

    思及此,众人心里总会涌起一股无法克制的怒意,就在饭桌上,一边投喂弟弟,江瑜就忍不住一边问了,“姐姐,有说当初弟弟是怎么流落到那里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