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80章 说重点

    怀里的人儿抬起头来,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我问你,和……魔族,怎么样了?”

    少年这才哦了一声,道:“你是不是听说了一些?”

    萧程盈身在凡尘,并不知晓魔族之事,若不是萧东昨日提及,萧程盈连魔族与天族战败也一无所知。(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只知道一点,你不准隐瞒,说清楚。”

    少年点点头,道:“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打仗嘛,又不是头一次打仗了,你知道的自古以来,魔族和天族就敌对的。”

    萧程盈皱了皱眉,心道这小子的概括能力是谁教的,这么简略?

    萧程盈压制着不耐烦,继续问道:“从头说,包括你当年为何欺瞒我的事,一并交代清楚。”

    凌韵乐咬了咬嘴唇,道:“你怎么还……翻旧账啊?”

    他还敢有怨言,真是反了天了!

    萧程盈气得在他额头拍了一巴掌,“叫你说,你就说,别说废话!”

    凌韵乐不情不愿地看她一眼,强调:“那我们先说好了,你不准生气,也不准打我。”

    “看情况!”

    这是萧程盈最大的容忍了。

    凌韵乐道:“当年的事也没什么,就……”

    他还没说下去,萧程盈瞪他一眼,道:“再敢言简意赅,我打断你腿。”

    少年立刻撇了撇嘴儿,道:“知道了,八年前,魔族和天族交战,有人写了一封信给我,对方声称知晓我父亲的死因,约我前去。然后我就去了,到了约定的地点,还没见到人,就感觉到一股很可怕的气息,特别吓人,我当时真的吓坏了……”

    萧程盈无奈,“你给我说重点。”

    凌韵乐不满:“你让我细说的。”

    萧程盈抬眸瞪了他一眼,那少年立刻灰溜溜的点头,“好好好,我说重点,重点就是,我被吓到了,然后就被人偷袭了,都没看清楚是谁。不过,好在我有所反应,迅速逃跑,那人没追上我。我用尽了全身的修为,好容易逃到凡间,然后就晕倒了。再之后,就被你捡到了。”

    萧程盈沉默了片刻,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别人用仅仅一封信,就把你骗去了,还重伤了你?”

    凌韵乐思索了片刻,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这人到底有没有一点智慧?

    这么轻而易举就上当了?

    好歹也是魔尊,就他这点子智商,到底是怎么当上魔尊的?

    萧程盈心里有些感慨,难怪当年她完全察觉不到凌韵乐是魔族,也不怪萧程盈的察觉能力太差,只怪这小子实在是太蠢了,蠢得叫人怀疑不起来。

    眼见着萧程盈冲他翻了个白眼,凌韵乐皱了皱眉,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萧程盈无奈,斜了他一眼,道:“什么表情你不清楚?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当上魔尊的,你们魔族的人,选个王都没要求的吗?”

    凌韵乐努了努唇,不高兴道:“我怎么了?我不够优秀吗?”

    这小子还真是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定位啊。

    优秀?优秀俩字用在他身上,他也不觉得羞耻。

    分明就是个草包花瓶美人,竟还要担当什么职责。

    萧程盈顿时觉得,魔族打不赢天族,那是有理由的。

    她道:“你爹就没有别的儿子吗?”

    这话萧程盈很久以前就问过了。

    类似于凌韵乐有没有兄弟之类的。

    当时萧程盈怀疑黑衣人可能和凌韵乐有关,因而曾认真的询问过他。

    凌韵乐坚定道:“我爹就我一个儿子,我可是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

    萧程盈地笑了一声,道:“是啊,看得出,不然也不会把你宠的这么废物。”

    凌韵乐皱眉:“我不是废物。”

    萧程盈笑了笑,“你若不是,天底下怕是没有废物了。当年在灵云峰上,天族仙者前来查询魔尊下落,种种迹象表明是你,但我仍旧心存疑惑。我真是难以相信,你这样的都能做魔尊,你们魔族这么地低的要求,那是不是,我也能做魔尊?”

    凌韵乐气得撅起了嘴儿,“我哪有那么糟糕,再说了,这魔尊之位是世袭的,你没戏了。”

    他还挺认真的。

    萧程盈无奈,“罢了罢了,我懒得跟你争辩这个,我问你,你方才说你父亲的死因,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个,凌韵乐立刻染上了一丝难过。

    他道:“我父亲是被人杀害的,那时候我还小,修为不高,资质也不够。父亲身死的时候,我就躲在父亲的床底下,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倒在我面前。但是我没看到杀人的是谁,我之感觉到了一股很可怕的气息,像是怨恨和痛苦凝聚起来的阴气。虽然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才能明白,但是……我就是从小有这种能力,能感觉到一个人身上的气息。那个人的气息,很可怕,我当时怕极了,所以连看都没敢看那人一眼。”

    萧程盈追问道:“那你说的那个人的气息和后来偷袭你的那个人气息,是一样的吗?”

    凌韵乐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又摇摇头,“事情都过去两百多年了,我很难记得清楚那个人身上的气息到底是不是这样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偷袭我的人身上也是怨气。其实,即便是同一个人,随着年岁的不同,以及深处的环境更迭,身上的气息总是会改变的。就像你,你现在和以前,很不一样。”

    这话倒是引起了萧程盈的兴趣,她问道:“哦?我身上是什么气息?”

    凌韵乐想了想,回答道:“刚见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的味道,像雪,又冷又傲,挺不让人喜欢的。后来,自从我伤口愈合之后,你瞧见我的阵容,你身上的味道就像荷花,虽然还是带着清冷的味儿,但是已经飘香了。所以,我一下子就知道,你喜欢我。”

    萧程盈听到这里,不由得笑了起来,“原来你看得出我喜欢你?”

    少年不屑的扬了扬下巴,道:“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我都知道。”

    没想到这世间竟还有人,有这样的能力。

    萧程盈心里越发的觉得有趣,继续道:“然后呢?然后我又变味道了?”

    凌韵乐点头,“我说不好,你身上的味道变来变去的,有的时候冷,有的时候甜,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你每次跟萧墨金在一起的时候,都很甜。所以我讨厌他。”

    萧程盈怔了怔,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她对阿金总是特别的。

    那并不是对阿金的特别,而是透过阿金,对曾经的自己。

    萧程盈可怜萧墨金,同情萧墨金,想把最好的都给萧墨金,让他忘记痛苦,不要像她一样,总是在母亲的噩梦里醒来。

    萧程盈解释道:“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凌韵乐撇了撇嘴儿,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反正,我只知道我和你认识以来,你只打过我两次耳光,都是为了他打我。”

    这小子还真是记仇。

    萧程盈无奈,“我那不是为了他,我是太生气了。”

    凌韵乐咬牙,“气也是因为他生气,哼!”

    萧程盈无语,她叹了口气,“我不想跟你吵架,继续原来的话题吧。”

    她甚至都不想知道她什么味儿了。

    但凌韵乐却道:“你现在,对我就只有一点香味,不甜也不酸,说不上来的味道,反正,我就是觉得,你不如以前喜欢我了。可能还有一点点喜欢,但是及不过萧墨金。你现在对他,还是甜的。”

    萧程盈:“……”

    这小子还真是没完没了。

    萧程盈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的胳膊,“我什么都闻不到,你该不会是胡说八道的故意挑衅我吧?”

    凌韵乐道:“我才没有呢,你少贼喊捉贼。”

    萧程盈无奈,“不说这个,你继续说你父亲那件事。”

    越说越远了,萧程盈要是在不把话题引回来,等会怕是还要引火烧身。

    凌韵乐也不是看不出她的心思,但毕竟心里还有愧疚,也就不再继续追究。

    只要萧程盈还是喜欢他的,哪怕只有一点点香味,也是好的。

    凌韵乐道:“就是这样啊,因为一个人身上的气息是会变的,所以,我并不很能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只是,偷袭我的人,身上的怨气也很重,所以我害怕。还有,还有之前在江北的时候,那个夜里出现,要杀我的人,也是那个气息,很相似。”

    这萧程盈倒是还记得,当年她外出巡视,回来的时候,发现了黑衣人正在对凌韵乐下手,那时候萧程盈很想追出去,可凌韵乐像是发了疯一样,哭个不停。

    原来是因为这个!

    萧程盈道:“你怀疑,那个人就是杀死你父亲的人?”

    凌韵乐点点头,“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但是我这个人,实在是太胆小了,又或许是年幼的时候亲眼见识了那样的场面,导致我心里一直对那个人有所畏惧。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旁人都是行方设法的为父报仇什么的,只有我,软弱不堪,即便是杀父仇人可能在眼前,我仍旧是吓得瑟瑟发抖,不敢与之正面交锋。”

    萧程盈不知道该如何评判这件事。

    毕竟自己没有身处于凌韵乐的位置上,她无法用凌韵乐的想法去判断一件事。

    但可以肯定的是,萧程盈和凌韵乐之间对于事物的处理方式不同。

    萧程盈也曾亲眼见到母亲死去,她苦心修行,知晓杀母仇人或许就在身边,她会拼尽全力去抓住对方。

    只是,萧程盈自己是这么想的,却不能要求世间所有的人都和她一样。

    萧程盈轻轻的拍了拍凌韵乐的肩膀,安慰道:“你别难过了,你也不过是性子使然,其实也没什么的。”

    凌韵乐紧紧的搂住萧程盈的肩膀,道:“但是,我害怕,如果有一天,你也遭受危险的话,我能不能克服恐惧,保护你。”

    萧程盈低声道:“没关系,你不保护我,我也不会生你的气。如果我被人杀死了,你不用替我报仇。”

    一听这话,凌韵乐顿时松开了她,他垂眸看着萧程盈,道:“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好?你都不知道,我这五年有多担心你或许早就已经死了。”

    萧程盈苦笑,“我看起来跟你一样弱不禁风?”

    凌韵乐摇摇头,他知道萧程盈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很坚强。

    可毕竟,她没有了修为,她一辈子都高傲惯了,却因为他失去了一身的修为,甚至被挖去了金丹。

    可他倒好,就只记得当年的那点小仇小怨,不由分说地就给了萧程盈一脚。

    那一脚,险些要了萧程盈的性命。

    凌韵乐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下,道:“比起害怕杀害我父亲的人,我更害怕你死掉。在魔族,我重伤了你,我守在你身边几天几夜都没合眼,我那时候真的好怕你挺不过来。”

    萧程盈浅笑了下,问道:“如果我真的没挺过来,你能怎么样?”

    凌韵乐咬着嘴唇,道:“我都做好准备给你陪葬了。”

    这话引得萧程盈扑哧一声笑出来,她打趣儿道:“就你?一身怕死的劲儿,还能给我陪葬,我可不指望。”

    凌韵乐不满道:“我跟你说认真的呢,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恨不得打死自己,怎么能做出那么混蛋的行为。我真的挺怕死的,可是,一想到你就这么因为我死了,我心里难过的比死了还难受。”

    萧程盈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阵儿。

    不知为何,明明知道这个少年很怕死很软弱,可他这些话,萧程盈却相信了。

    萧程盈扬起下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

    她道:“如果我死了,我也不想你给我陪葬,我想你好好活着,凌韵乐,我只想你活得开心。哪怕是日后,你重新娶妻生子,我也能接受。”

    这些话原本都是萧程盈发自肺腑的言论,可被凌韵乐听进去,却觉得很是难过,他紧紧的抱住萧程盈,道:“你休想,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还想把我丢给旁人,你想都不要想。”

    萧程盈:“……”